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四十一章生門!死門?

第二百四十一章生門!死門?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41章生門!死門?

曾峰主帶著眾人與火元峰的一些強者來到了後山。

在後山中,有著一片赤崖,崖下火光閃爍,烈焰滔天,整個山淵皆為一片火海。

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也是從那山崖下席捲而出。

站在赤崖向著前方看去,那裡霧氣朦朧,如同一片赤『色』的霞光,又如火霧朦朧。

這裡算是火元峰的禁地,也是傳承所在。

赤崖邊有這一片闊地,建有樓台亭宇,蕭雲等人便落在一處亭宇前。

前方一座長橋如同雲梯一般直入前方的火霞當中,簡直如同通往仙闕中的天梯。

「這便是火元峰的傳承之地?」蕭雲向著前方感應而去,心中微微一動。首發不死武尊241

前方火光綻放,在那霞光當中有著一股晦澀的波動在不斷的擴散開來。

「這傳承之地為我天元宗開宗立派時便有,如今已經有近千年了,在裡面有著火道傳承,但是必須通過重重關卡,能否走到最後就要看你們的運氣以及天賦了。」曾峰主遙望前方火淵,表情略顯肅然,在感應了一翻前方的氣息波動後他法訣引動,掐動了一個法印。

嗡!

曾峰主手訣移動,那法印震『盪』虛空,當即便是向著前方的那片霞光當中注入。

這法印很玄妙,繁複無比,簡直就如一個符篆,當注入前方的霞光中后里面頓時泛起了一陣漣漪,一股古老的氣息波動也如同那噴涌的火流從前方迸發而出。

前方山淵中的霧海一顫,綻放出耀眼的光芒,旋即霧氣潰散,『露』出了下方的火海。

呼呼!

在山淵中真的是一個火海,裡面火焰滔天在不斷的翻滾,火光耀眼,如同烘爐。

「莫非傳承就在這火海當中?」蕭雲眸光一凝向著下方那山淵不斷翻滾的火海瞅去。

果然在下方的火海中他感覺到一股古老的氣息湧出,那波動如同塵封萬載後開啟,竟然有著一種讓人驚心動魄的感覺,不過當那火流撲鼻而來後他識海內的武魂卻是莫名的一動。

只是眨眼間,下方的火海一動,如同有著一個氣旋在扭轉,最後化為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衝天而起,浮現在了火淵的上方,正好在那雲梯之上,簡直就好像是一個登天之口。

「這便是通往傳承禁地的入口,你們速速進入裡面。」曾峰主眸光一凝,說道,「你們只要掐動這火印,溝通傳承之地特定的符文便可出來,記住,有些陣紋不可碰觸,不然十分危險……」

眾人都仔細的聆聽著曾峰主的叮囑。

「好了,你們快動身吧。」隨後,曾峰主說道。

「是!」眾人眸光一凝,當即便踏上雲梯要進入那個氣旋當中。首發不死武尊241

此時那邱衷卻是大有深意的瞅了一眼邱雨楓。

邱雨楓嘴角掀起一絲獰笑,微微點頭示意,隨後便是踏上雲梯。

蕭雲身子一動,也進入了那氣旋當中。

「好濃郁的火元,呵呵,天爺此次一定要好好的補一補。」當蕭雲沒入那氣旋當中後吞天雀那興奮的叫喚聲就傳入了心神,讓得他不由連翻白眼,這傢伙總是那麼一驚一乍的。

怎麼看,這隻鳥都沒有一點上古聖禽應該有的氣質。

不過對於這火元峰的傳承蕭雲心中也頗為期許。

憑藉裡面的火之精元足以讓他的紫炎武魂在進一步了。

身子進入氣旋內後蕭雲只覺得自己被一股古老的氣息包裹,旋即整個人身子一晃,似乎被牽引入了一個神秘的地方,他全身的細胞張開,濃郁的火之元氣瘋狂湧入裡面。

也是蕭雲身具火之武魂,當這些火元氣湧入體內後立即就全部吸收,不然單憑這些火元就可以讓普通的修者化為灰飛,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火元的不凡之處。

這絕對比天炎遺府的火元要精純。

下一刻,蕭雲的身子一輕,腳掌漂浮便出現在了一片空間內。

「到了?」蕭雲感覺眼前光芒閃爍。

他雙眸一動,便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莫名的空間內。

蕭雲的身子飄然落地,處於一塊實地上,此時身邊人影閃爍另外幾人也陸續落地。

「這就是傳承之地嗎?」火元峰的幾位弟子眸『露』期許,首先向著四周掃視而去。

當中的陸炎風眸光閃爍,在略帶敵意的瞅了一眼蕭雲後便向前看去。

邱雨楓也是落地,隨後便與陸炎風站立在一起。

不過另外四個弟子卻是分別站立在一側,掃視著前方,顯然和邱雨楓關係並沒有那麼親密。

「這些是什麼?石印?」蕭雲眸光向前掃視而去,驀地一怔。

卻見得在前方,有著一個個好像腳印一般的石印。

這些石印密密麻麻,排列在前方那片寬闊的空地上,仔細看去可以發現上面刻有明顯的符篆,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很顯然這些石印很不一般,或許有著禁制存在。

如此一幕讓蕭雲感到錯愕。

在仔細看去,這些腳印的盡頭是一個鎖鏈搭成的長橋,下面則是一片火海。

長橋的盡頭是一扇巨大的殿門,上頭刻有火元殿二字!

這裡距離前方的鎖橋足有千米之遠,除非你擁有法器,不然根本無法騰飛過去。

很顯然,要進入這火元殿中就必須從這些石印上踏過去。

「可以藉助吞天雀的力量否?」蕭雲暗自沉『吟』,旋即釋放出一縷靈識繼續探測。

嗡!

哪知他的靈識才釋放出來,那片虛空便是一顫,泛起了一陣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