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四十四章火中精蓮!

第二百四十四章火中精蓮!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第244章火中精蓮!

蕭雲行走在火海中根本沒有一絲擔憂,也沒有要準備防禦的意思。哈小說網

莫名間,他似乎『融』入了火中。

「這小子似乎真的領悟了一絲道?」吞天雀一怔,不過很快就沒入了吞天塔內。

不然一旦觸動了什麼禁制躲避不及可就麻煩了。

嗡!

蕭雲踏入火海,似乎身與道合,那些火炎根本沒有向他發動攻擊。

遠遠看去,蕭雲就似閑庭信步一般向前走去。

不僅如此,還有著絲絲精純的火元湧入他的體內,被武魂給吸收。首發不死武尊244

不知不覺蕭雲感覺自己的火之武魂不斷的提升,不過對於他而言,更加的享受那種意境。

這種意境讓他心中明悟,對武道多了幾分了解。

不難想像,以後他修鍊的速度肯定會超出常人所想像。

片刻後,蕭雲走出了火海,前方出現了一個實地。

那裡依舊有著炙熱的火流瀰漫開來,氣息更加的精純。

咕咕!

放眼望去,可以看見前方有著一個百十丈大小的火池,裡面有著濃郁的火元不斷翻滾,就好像是那沸騰的泉水,當中霧氣氤氳,繚繞四方,簡直就好像是一片人間仙境。

「好濃郁的火元!」蕭雲眸子微動,就連識海內的武魂也是嗡鳴了起來。

「那是什麼?」驀地,蕭雲眼睛一亮,發現在那個火池當中似乎有著一顆植物。

「呵呵,這是火之精元孕育出的靈淬!」吞天雀眸『露』火熱,一陣狂喜,「那是火中精蓮,嘿嘿,雖然只是雛形,還沒有完全孕育成形,不過也很難得,是無價的寶物。」

它欣喜不已,立即從吞天塔內遁出,鳥嘴中都要流出口水了。

呼!

吞天雀利爪一探,立即向著那火蓮抓去。

「我去你二大爺的。」見吞天雀如此快下手,蕭雲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當下也不客氣,一步踏出,便向著那火池邁步而去,不過還不等他接近那火池當中一陣光芒綻放而出。

嗡!首發不死武尊244

火池中光芒閃爍,一股晦澀的波動綻放開來,直接將吞天雀的身形給抵擋了下來。

「媽呀,這裡有禁制!」吞天雀撞擊在禁制之上,一股強大的波動席捲而來,差點沒有將之淹沒,那股衝擊力肆虐在身,差點沒有將它那本源真火都給潰散了開來。

「他娘的,這布置傳承禁地的人也太坑了吧。」

它被震飛數米,眼皮連翻,發出一陣怪叫。

明明留有寶物在此,卻還布下禁制,這不是玩人嗎?

不,應該是玩鳥!

這讓吞天雀感到一陣鬱悶。

「活該。」見吞天雀那模樣,蕭雲卻不由暗暗一笑,誰讓這傢伙一看到好東西就搶了?

「小雲子,快想想怎麼將這禁制破除。」吞天雀連翻白眼,隨後落在了蕭雲的肩膀上頗為火熱的說道,瞧那模樣,簡直是快要流口水了,顯然是對那火池當中的靈淬相當的嘴饞。

「你能有點出息嗎?」蕭雲一臉鄙夷,一副深怕吞天雀將口水流到自己肩膀上的模樣。

「你這是什麼眼『色』?」吞天雀連翻白眼,很是不滿。

蕭雲聳了聳肩,一副我鄙視你的模樣,隨後他眸光一動,瞅向了前方的火池。

對於這火池當中的靈淬他也是頗為期許。

紫炎武魂現在就需要大量的火元氣晉級。

而這些火之精粹很顯然是最好的補給之物了。

蕭雲瞅了一眼前方的禁制,略微沉『吟』,旋即步伐邁動,便要向前踏去。

「小子,你就這麼闖去?」吞天雀大急,連忙遁離蕭雲的肩膀,跟著過去不是找虐嗎?

剛才它可是已經領教了那禁制的威力啊!

哪知就在吞天雀遁離蕭雲肩膀的時候,後者腳步邁動竟然已經踏入了那火池當中。

那前方的禁制竟然沒有被觸動!

頓時,吞天雀傻眼了。

「這也行?」吞天雀鬱悶不已,蕭雲就是邁步而去,什麼也沒有做,這麼就順利度過了呢?難道那禁制失效了?這讓它感到一陣鬱悶,當下眸子轉動,略微遲疑也向前遁去。

因為前方蕭雲已經開始去採摘那火中精蓮。

這可是它眼饞的靈淬啊!

蕭雲向前走去,似乎融入了火元當中,就連那些禁制也沒有對他產生攻擊。

如此一幕,讓得吞天雀在旁邊可是嫉妒羨慕恨啊!

「這就是火元孕育出來的精蓮?」蕭雲來到那火池中心,眸子微眯緊緊盯著前方的那株火蓮,這火蓮不大,才巴掌大小,還是剛孕育成形,不過當中那股火元之氣卻讓人心動。

火蓮的蓮瓣完全是一片火紅,晶瑩剔透,就好像是美玉寶石,上面霧氣氤氳,嬌嫩得似乎可以滴出水珠,燦燦光華綻放開來,簡直好像是一株仙蓮在火中屹立,美麗得如一件藝術品。

「這是火之精粹,將之煉化我的紫炎武魂一定可以提升。」蕭雲心中一喜。

如今他的本人修為已經踏入了真元後期小成。

可是紫炎武魂卻還在真元後期,想要提升就得不斷的汲取火之精元才是。

「呵呵,既然被我得到了那麼就不客氣了。」蕭雲一笑,手掌一拂將那火蓮從火中捲起,旋即吞天訣運轉起來,一個氣旋浮現,直接將這株霧氣氤氳的火蓮吞噬。

「被吞了?小雲子,你不能這麼對我!」見蕭雲直接將火蓮煉化,吞天雀一陣焦急,連忙是哀嚎大叫,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我恨啊!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