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四十七章火道傳承!

第二百四十七章火道傳承!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此時他的靈魂力完全釋放了出來,魂海濤天這秘術雖然沒有籠罩陸炎風可是距離此人極近,所以陸炎風完全陷入了獃滯,一點反應也沒有,蕭雲眸光一冷,又是當空一指。

嗡!

虛空一顫,一道紫芒閃爍,陸炎風也被一指洞穿了心脈。

如今蕭雲的紫炎武魂達到了真元後期大成,這火元指的威力也是倍增。

做完這一切後,蕭雲心神一動,那片魂海一閃沒入了識海內。

至此,這片空間的那種恐怖壓迫才得以逐漸緩解。

旁邊幾位青年心神微動,慢慢的從那種將要崩潰的邊緣緩解了下來。

等他們睜開眸子後,驀地發現旁邊已經不見了陸炎風以及邱雨楓的影子。

不過仔細看去,依舊可以在原地發現一些灰燼。

「被焚為虛無了?」眾人心頭一震,掀起了驚濤駭浪,眸光掠動,卻發現蕭雲安然無恙,他就這麼站立在原地,面無表情,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可這種平靜更讓人心驚。

強!

太強了!

火元峰的幾個青年心中震撼不已。

莫名間蕭雲給他們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都死了?」梁君宇也是一怔,眸光眨動間感覺有些發懵。

只是一瞬息罷了,兩個真元後期境的強者就殞落了。

最讓他感到震撼的是剛才他根本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

「剛才我靈魂戰慄,似乎陷入了無邊的黑暗當中。」梁君宇仔細的回憶著。

「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另外幾個青年也是一臉狐疑,瞅向蕭雲眸光略顯凝重。

與此同時,眾人瞅向蕭雲時充滿了忌憚。

要知道,那邱雨楓和陸炎風都是真元境後期的強者,卻被秒殺。他們豈有一戰之力?

「他會滅口嗎?」一個青年嘴角發乾,心中驚恐不已。

旁邊幾個青年也是滿臉緊張,腦海中思緒萬千。對於此事感到無奈不已。

為什麼讓自己看到這衝突了?

這真是無妄之災啊!

眾人心中苦澀不已。

滅殺同門是大罪,特別是邱家底蘊渾厚。一旦此事泄露出去對蕭雲極為不利。

火元峰這幾個青年心中此時害怕的是蕭雲會滅口。

「你們放心,我蕭雲是個恩怨分明的人。」見眾人一副驚恐,畏懼的模樣蕭雲只是淡淡一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將鐵手無情,所以你們不用擔心。」

呼!

聽得此言。旁邊幾個青年這才舒了一口氣,不然蕭雲要出手他們還真不知如何應付。

雖然他們可以隨時離開這傳承殿,卻也得找到相應的陣紋觸動才行。

可是以蕭雲的實力,豈會讓他們有時間找到那離開的陣紋?

「呵呵,蕭師兄,剛才我什麼也沒有看見。」一個青年眸露笑容,說道,「我們才剛剛踏足這裡,也沒有見過邱雨楓與陸炎風,所以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也沒有看見。」

說話時,此人眸光掠動,向著旁邊的兩個青年示意。

「對。我們什麼都沒有看見。」另外兩個青年也是心領神會,連忙笑道。

「諸位所言極是。」梁君宇也是連連點頭道,「我們才來到這傳承殿,呵呵,現在還是抓緊時間尋找通道,一起參悟先輩留下的傳承,如此才是正道,至於其它何必多想?」

「身為武者,就應該持有一顆武道之心。而不是想著勾心鬥角,謀害他人。只有自身強才是王道,不然一切外道終究枉然。不能踏入武道巔峰。」梁君宇一臉正色。

「恩。」眾人皆是點頭,心中對此也頗為認可。

他們本來就是火元峰的天才,自視甚高,自有著一顆強者之心。

同時這些人對邱雨楓他們也沒有好感。

「諸位,各自琢磨當中的奧義吧。」對此蕭雲卻不以為意。

不管有沒有此事,邱家一樣會對付他。

所以對於蕭雲而言,邱雨楓的死無關緊要。

如今雙方早就是仇深似海,根本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也是蕭雲實力不夠,不然他自會找邱家的那些長者報仇雪恨。

在解決了邱雨楓及陸炎風后蕭雲也算出了一口惡氣。

這兩人從當初在黑雲山脈時就處處刁難,想要對付蕭雲。

當初要不是顧及門規,蕭雲早就下了狠手。

不曾想這兩人不知悔改,還變本加厲,竟然敢公然偷襲,要襲殺他!

如此行徑,豈能再忍?

作為一個修者,就該念頭通達,不然心中存有惡氣,將影響以後的成就。

當然,蕭雲此舉也不是沒有經過考慮。

若是他實力不夠,肯定也會有所顧忌。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也不急於一時。

畢竟邱家有著強者在天元宗,不可以卵擊石。

可現在不同,如今蕭云為核心殿第一人,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整個宗門都知道他的存在,他倒要看看自己在解決了邱雨楓後,天元宗的長者會如何處置此事。

平復下心情後,蕭雲開始向著前方的封印看去。

那裡光芒閃爍,可以透過朦朧的光幕看到裡面有著一面巨碑。

這巨碑一片赤紅,好像一塊火石,上面刻有符文,還有一些武學招式痕迹。

仔細感應而去,那巨碑似乎泛起陣陣漣漪,如烈焰在翻滾。

隱約間有著一股火道奧義擴散開來。

「這火之武道碑不凡!」蕭雲心中微動,對這火之武道碑充滿了期許。

隨後蕭雲眸光移動將視線落在了身前的那條小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