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五十章南海劍派來人

第二百五十章南海劍派來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火元峰的傳承當中,蕭雲完全忘記了時間沉浸在修鍊天炎神鎧訣當中。

隨著時間流逝,這套功法也被他修鍊得漸漸的步入了正軌。

若是仔細看去,可以發現此時的蕭雲全身都綻放出聖潔的火光,肌膚晶瑩泛著淡淡光華,甚至可以透過肌膚看到他那結實的肌肉當中那些筋骨也有著光華在流轉。

他的骨骼簡直就已經不算是凡骨了,如火如玉,晶瑩剔透。

在修鍊了天炎神鎧訣後,他真的在發生蛻變。

那些被引入體內的天炎隨著法訣的運轉化為了一個個火紋融入經脈骨骼當中。

不難想像,等這法訣有所小成後蕭雲將會有著什麼改變。

這讓人期待。

……

在傳承殿內,幾個青年盤膝在一面巨碑下,都在凝神靜氣,閉目參悟。

他們看似相距不遠,可是卻誰都看不到誰,各自被陣法牽引,如同進入一個獨立的空間,可是卻又明明是盤膝在同一個巨碑下,如此情況顯得既玄妙又讓人費解。

嗡!

此刻,當中一個青年身前泛起了一陣漣漪,他的身子一顫,那緊閉的眸子便是緩緩睜開。

「火道奧義博大精深,難以捉摸,此次參悟已然勝過十年苦修,總算不枉此行。」這青年起身,隨後眸光掃視四方,眉頭微微皺起,略帶著幾分遺憾,喃喃道,「也不知他們怎麼樣了?」

這青年赫然是梁君宇。

在進入封印內後,他就來到了火道傳承碑下,可是眸光所及,卻看不到其他人。

這是陣法故意如此。隔絕了眾人,免得有人打擾正在參悟的人。

「以蕭師弟的天賦想必能參悟火道中的奧義吧?」梁君宇眸子微眯,言及蕭雲時眸中露出幾分羨慕。雖然他此次有所領悟,卻還沒有達到那個境界。不能做到那種我為天炎的地步。

甩了甩頭,梁君宇從封印中走出,隨後找到出去的陣紋,就此離開了傳承殿。

在梁君宇走出後,另外幾個青年也陸續從參悟中退出,在略微停頓後各自離去。

經過此行,他們多少都有所領悟,對以後的修鍊將受益無窮。

火元峰傳承崖邊。曾峰主與諸位管事相聚一起,皆在默默的等候著那些青年的歸來。

這裡有幾位管事都是進入傳承中那些青年的族中長輩,所以對這些後輩此行充滿了期許,若是這些青年有所領悟,以後必可在武道一途上必別人要多邁出一步。

這一步足以讓他們這個氏族強大起來了。

邱衷也是一樣,對於邱雨楓他也充滿了期許。

「雨楓這孩子天賦不錯,靈體值也有百分之三十九,一旦在裡面得到那火髓花應該可以將靈體值提升到四十幾,若是在從火道碑中領悟出那麼一絲絲奧義也夠他受益一生了。」邱衷眸露精光,嘴角有著幾分笑意浮現。因為這邱雨楓是他的後人。

就在眾人皆眸露期許,默默等候時,雲梯前方那裡的虛空一顫。火霞一般的雲霧蠕動,一個氣旋驀地浮現而出,旋即梁君宇便是從裡面邁步而出,一步步的走向了那座赤崖。

「君宇,你此行收穫如何?」一個長者眸露慈笑迎上去笑道。

「還行。」梁君宇一臉朗笑道,「雖然沒有真正領悟火道奧義,卻也感觸頗多,受益匪淺。」不僅如此,他的靈體值以及修為都有所提升。如今已經達到了真元後期巔峰境。

若非怕根基不穩,他完全有機會衝擊真元圓滿境。

「不錯。真元後期巔峰,在穩固一下便可踏入圓滿境了。」旁邊的曾峰主微微點頭。這梁君宇本來就有著百分之四十六的靈體值,想必經過此行,應該提升了不少。

如此體質在核心殿中也算是中等偏上了。

梁君宇眸露笑意,隨後側身在旁,也在默默等候其他人出現。

兩天後,進入裡面的七人,便有著四個出現。

「就剩下蕭師弟了嗎?」梁君宇眸光凝視前方,露出滿臉期許。

旁邊另外三個青年也是如此。

當初在核心殿小比時他們也曾去觀戰,看到了蕭雲與趙政一戰的場景。

那時的蕭雲將天炎五式施展出來,簡直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當中還蘊含著某種意境,特別是當見到那一式我為天炎後,這幾個人心中皆是被一震,感覺到了此式的不凡。

「想必在見識了火道碑中的奧義,他應該能更進一步吧?」眾人心中充滿了期許。

曾峰主雙眸微眯,當中有著光芒閃爍,那絲期許不言而喻。

他比任何人都相信蕭雲能有所感悟。

因為當初這青年所帶來的意境太驚人了,那種意境完全不是真元境修者應有。

可以從此判斷出這蕭雲天賦是何等驚人。

既然有了以前的感悟為基礎,此次必可水到渠成,再進一步。

「怎麼雨楓還沒有出來?」旁邊的邱衷卻是眉頭緊鎖。

另外一個長者也是一臉愁容,隱約感到一絲不安。

此人是陸炎風的族中長者,在這個青年身上他可是下了很大的心血啊!

可是一等兩天,這陸炎風和邱雨楓還沒有出來。

「難道他們有所感悟,所以還在細細領會?」這兩位長者一臉沉吟。

可是在這種等待下,他們又感覺不對勁。

因為邱雨楓和陸炎風兩人雖然天賦不錯,可比起那梁君宇還差了一分。

既然梁君宇已經出來,他們兩人也應該出來才是!

「莫非他們人品好得到了傳承?」邱衷心中嘀咕,眸光不時向著前方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