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五十三章劍勢無敵?

第二百五十三章劍勢無敵?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呵呵,這陳劍只是老夫門下最年輕的弟子,在劍道上的造詣也不過是堪堪入門而已。」李天淮眸子微眯,瞅向身邊的歐陽宗主,笑道,「可惜貴宗的弟子太不堪了,竟然還沒有一個像樣的天才能與之一戰,我看也不用我這四弟子陸元出手了。」

「憑藉他一人,足以橫掃貴宗精英!」

說到後面時,這李天淮身上有著一股無比強大的自信瀰漫而出。

這話語顯得頗為狂霸,讓人不悅,可卻讓人無話可說。

因為天元宗的弟子的確敗了,還敗得如此乾脆。

「陳劍的確不凡,不過也非無敵。」歐陽宗主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言。

這陳劍領悟了一絲劍意,天賦驚人,可是這樣的弟子,他門下也有。

只是他作為宗主,那李天淮只是一個峰的劍主,若是他派自己的弟子出場也就無形中拉低了天元宗的身份,所以他並沒有多說,只是淡淡一笑,眺望著前方比賽台。

旁邊的姜殿主等人卻是有些掛不住了。

感覺自己讓宗門丟臉。

「呵呵,天元宗精英不過如此。」在比賽台上,陳劍嘴角掀起一抹冷意,掃視四方道,「你們可還有誰敢出來一戰,嘿嘿,最好來幾個真正的天才,要是來些阿貓阿狗,簡直就是浪費表情,給你們天元宗丟臉。」這少年年紀不大,可這話語卻張狂無比。

李天淮眸子微眯,對此沒有一絲不滿。

相反他還教導自己門下的弟子當隨性而為,目空一切。

當有著一種斬盡一切,唯我獨尊的氣勢!

也是如此,那李劍嵩才會如此張狂,可他門下的弟子個個在南海劍派是拔尖的存在。

聽得這陳劍囂張的話語。附近那些弟子一個個體內火氣湧現,恨不得將之踩下。

「少囂張,我來戰你。」一個青年掠向比賽台應戰。

這是一個半步元丹境強者。來自躍龍峰,已經有十八歲了。

本來這陳劍才十六歲。雙方一戰,有失公平,這些人也不屑出戰。

可現在對方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還如此挑釁,躍龍峰這些天才也不得不出戰了。

躍龍峰,劉武鳴!

這青年出場,自報姓名,隨後便是使出一件頂級法器。為一桿長槍,殺向了陳劍。

半步元丹境已經無限接近元丹境修者了,不管是修為還是氣勢都不是真元後期圓滿境修者可比,可是在這種強度的氣勢下,那陳劍卻一臉淡然,就如一柄長劍屹立於那爆風雨中,我自巍然不倒。

「對付你,二十招足以!」前方槍影閃爍,氣勢凌人,只是瞬間就有著十幾道槍芒殺向了陳劍。如同一道道驚虹,威勢驚人,可是陳劍的身子紋絲不動。那眸光一閃,淡淡開口。

對付你,二十招足以!

陳劍這話語顯得很狂妄,讓人反感!

可是當他手中那柄碧紋長劍出鞘後,沒有人會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

劍曜天下!

陳劍長劍一動,光華耀眼,如有著萬千劍芒綻放開來。

那萬千劍光綻放開來,將前方道道槍芒擊潰!

一劍震潰對方凌厲的攻勢,陳劍雙眸一冷。身子一動,腳步向前邁出。氣勢如劍,凌厲無比。竟然無視那半步元丹的氣勢壓迫,長劍舞動,當即便是殺向了那半步元丹境的劉武鳴。

一劍凌天!

劍破九天!

這陳劍每一劍斬出,都如可斬裂虛空,那劍芒凌厲,氣勢凌人,在當中可以感到一股劍意瀰漫,這股劍意,似可破盡一切,斬去仇敵,如此氣勢,當中是勢不可擋。

劍者,鋒也,為萬兵之王!

劍道,寧折不彎,擁有著一往無前,斬盡一切的氣勢!

兩者結合,一旦有所領悟,那氣勢當中是萬夫莫敵。

兩人交鋒,陳劍步步緊逼,竟然佔據了上風,那無上劍勢,讓得身為半步元丹境的劉武鳴也是感到心悸,不敢攝其鋒芒,那劍勢太強了,不可以常理度之,超越了一般攻擊。

見到這兩人交鋒,天元宗的長者眉頭緊緊一皺,憑藉他們過人的洞察力,不難看出局勢,只要片刻,那劉武鳴便真的要敗了,沒有領悟一絲奧義的他根本無法以境界取勝。

「那幾人還沒有出關?」曹老殿主眉頭微皺,向旁邊的姜殿主問道。

「已經通知了,那萬行山,羅九及邱雨寒這三人都在衝擊元丹境,只怕不能參戰。」姜殿主說道,「再者他們年紀已經有十八了,就算出手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看來同年紀中還真無人可與這陳劍匹敵了。」曹老殿主皺眉,雖然對南海劍派不喜,卻不得不承認對方的強大,如今還只是這陳劍出手罷了,若是那陸元出手誰可與之匹敵?

或許也只有宗主的那兩個關門弟子才可與之一戰吧?

只是宗主的弟子身份珍貴,豈能出戰?

刷!

就在幾位長者嘆息的時候,一道劍光落下,劉武鳴只覺自己的手臂一涼,便是被划出了一個口子,旋即身前人影閃爍,一柄碧紋長劍綻放出燦燦碧光,眨眼間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呼!

長劍一頓,抵在劉武鳴的脖頸上,劍鋒上有著無形的劍氣吞吐,讓得他肌膚生寒。

一股死亡的氣息驀地在劉武鳴心中湧現,他整個人莫名的驚懼,脊背上冷汗淋漓。

「你敗了!」陳劍語氣冰冷,嘴角一扯掀起一絲傲慢的弧度,淡淡的說道。

呼!

劉武鳴輕吐了口氣,那顆驚懼的心終於是舒緩了下來。

好在對方留手,不然他真的將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