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五十五章天元宗無人?

第二百五十五章天元宗無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劍光一閃,氣勢凌人!

陸元這一劍太強了,勢不可擋,還可以摧人心神!

雷泰感到由心的無力,脊背都有著冷汗冒出,因為對方太強了。

這陸元領悟了劍意,遠遠不是他這個領悟一絲風雷真意的人可以相比。

一切奧義,領悟一絲摸到皮毛,已經頗為難得,很明顯這陸元已經有了自己的道。

雙方間註定了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

長劍攜帶無上劍勢斬下,撕裂都似被撕裂了!

這一刻,雷泰陷入了險境,隨時有著殞落的跡象。

「雷師兄!」天元宗的弟子驚呼,都為雷泰捏了一把汗。

按照如此氣勢,雷泰根本沒有抵擋之力,連躲避都很難。

「切磋?這是切磋嗎?」天元宗幾位長者發怒,不由冷哼了一聲。

先前那李天淮還刻意讓陸元留手,可現在看來對方明顯沒有留情。

「劍者,修的是勢!修的是意境!講究的是氣勢如虹,一劍出,斬盡一切阻礙!」李天淮淡淡一笑說道,「只有一往無前,才能悟得劍道真意,成為一個真正的劍者。」

他這話語不知是回應天元宗的長者還是告誡身邊的陳劍及李劍嵩。

歐陽宗主一臉淡然,雙眸緊盯著前方,有著一種掌控一切的氣勢,似乎準備隨時出手。

劍勢滔天,不可抵擋,可雷泰只是略微心驚,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只見得他他手掌一動,光芒閃爍,出現了一個雷弧閃爍的雷盾。這盾牌驀地暴漲化為一個丈許高的盾牌橫在身前。

這盾牌符文閃爍,如同有雷弧在跳躍,化為了一個雷之氣旋。要淹沒天地。

呼!

雷網綻放開來,擋在雷泰身前。剛好將那凌厲的劍勢方才被抵擋下來。

破!

一聲冷哼聲落下,劍光一閃,幾乎是在那盾牌演化出來後,斬在了上面。

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

所有的修者都本住呼吸,因為這是決定勝敗的一擊!

卻見得長劍斬下,那盾牌一顫,那雷弧閃爍,想要將這長劍淹沒。可惜劍勢凌人,真的有著斬盡一切,一劍破萬法的氣勢,這一劍落下,那符文凝聚成的雷網氣旋當即潰散。

叮!

長劍趁勢而下,斬在了那盾牌上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驟然響起,悅耳動聽。

旋即,眾人便是看到那盾牌開始崩裂,符文被磨滅,暗淡了起來。

嗡!

一聲悶響傳出。那盾牌竟然生生的破裂開來,一股強大的劍勢緊隨著從那裂縫當中迸發而出,狠狠的衝擊在了雷泰的身上。他如同被無數利劍擊中,衣衫裂縫,留下一道道劍痕。

呼!

在這種衝擊力下,他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

在雷泰倒飛而出去的時候,那盾牌徹底崩裂,化為兩片被一股巨力震飛於空。

與此同時,一柄長劍,攜帶著斬盡一切的氣勢落下!

砰!

劍芒驚人,斬在前方。而後落在那比賽台上,強大的劍意不可抵擋。差點讓這比賽台崩裂,那上面光芒閃爍。浮現出了一片符文,綻放出一陣光圈,方才將那劍意化解。

這是強者布下的陣紋,為的就是防護這比賽台。

劍芒潰散,陸元手持長劍飄然而落,他雙眸淡漠,冷冷的盯著前方。

在那裡,雷泰被一股猛烈的餘波席捲,震飛落地。

咚!

地面一顫,發出一聲悶響,雷泰頗為狼狽的落在比賽台下!

這一戰,他敗了!

呼!

雷泰雖敗,可是天元宗的弟子卻皆是舒了口氣。

眾人都是知道,若非雷泰在關鍵時刻祭出了一件法器,緩解了那陸元的劍勢,只怕此刻他已經飲恨於此,所以相比而言,現在這結果已經算是很好了,至少他還活著。

「還好,若不是我領悟了一絲武道真意,心智堅毅,不然早就飲恨於這一劍之下了。」雷泰深深吸了口氣,也是感到心有餘悸,那陸元太強大了,真的領悟了劍意,雙方差距太大,難以逾越。

「不過也好,若沒有這一戰我還不能認清自己,對於武道真意還存在疑惑,此次之後只要我在繼續參悟,定會再進一步,到那時候,也未嘗不能與這陸元一戰。」雷泰起身,瞅了一眼身上那破爛的衣服,以及身上的劍痕,眸光卻變得越發堅毅了起來。

「我敗了!」雷泰抱拳,旋即就此離去,如今這副模樣怎麼也得換身衣服吧。

隨著雷泰的離去,演武場陷入了一片寂靜,天元宗的弟子露出滿臉苦澀。

連雷泰這樣的人物都敗了,他們何以一戰?

陸元淡淡的掃視了一眼四方,他也沒有多言,直接身形一動,掠回了那樓台側立於李天淮身邊。

似乎對於他而言整個天元宗都沒有人值得出手,若非李天淮吩咐,根本不屑一戰。

「呵呵,歐陽宗主,怎麼核心殿就只有這麼些弟子?」李天淮眯著眼睛一笑說道,「我聽聞宗主門下有幾個青年才俊,都天賦異稟,不如讓他們出來與我弟子切磋一翻如何?」

「讓宗主弟子出手?」聞言,姜殿主眼皮不由得一陣抽動。

宗主的弟子身份何等珍貴?

這是天元宗未來宗主的人選,不可冒犯。

可現在這李天淮竟然要讓門下的弟子與之切磋,這簡直就是對天元宗的輕蔑。

這李天淮為南海劍派天劍峰的劍主,也相當於核心殿的殿主。

一個劍主與宗主的身份本就有著天壤之別。

這兩人的弟子切磋,不是欺天元宗無人嗎?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