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五十九章戰!戰!

第二百五十九章戰!戰!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好。」歐陽宗主點頭,對蕭雲此舉頗為讚賞,隨後說道,「不過這陸元有著半步元丹境,只怕不是你所能敵,若是你們一戰還是略失公平。」他意有所指的瞅向了李天淮。

「呵呵,對付他何須用半步元丹境的修為?」陸元朗聲一笑,一股強大的自信從體內迸發而出,「我若出戰,自會壓制修為與其一個境界,若是超出了他的境界,便算我輸。」

「不錯。」李天淮點頭,道,「我的弟子為當世奇才,自可斬一切同級的存在。」

「你可有意見?」歐陽宗主瞅向了蕭雲,道,「這陸元乃是李劍主的得意弟子,劍勢無敵,曾力敗領悟了風雷奧義的雷泰,非常人可比,你想要取勝可沒有那麼容易。」

「弟子沒有意見。」蕭雲一臉正色,說道,「承蒙宗主厚愛,在此時竟然還庇護弟子,弟子就算不敵也當誓死一戰為自己殺出一條生路,若是貪生怕死,也不配宗主庇護。」

「好!如此那就這麼決定了。」歐陽塵微微點頭,對蕭雲充滿了讚賞。

身為武者,就應該有著這種無所畏懼的信念。

只有不懼,才有機會殺出一條血路。

戰!

一時間,樓台上的氣氛略微緩解。

「爺爺。」李劍嵩也是一喜,不過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瞅向了他爺爺。

當初他曾經動用了禁器,卻被蕭雲擊敗,很顯然此人遠遠比表面要簡單。

李天淮眸子微眯,領會其意,瞅向蕭雲意有所指的說道,「一戰可以。不過得各憑自己的實力,不得藉助外人之力,否則也就沒有必要一戰了。所以你好自為之。」

「我自會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戰。」蕭雲眸露堅毅,說道。

「恩。」歐陽宗主點頭。道,「既然如此,本座也希望令弟子能以相同的境界一戰。」

「自然如此。」李天淮淡淡的說的。

這陸元為他得意的弟子,就算是壓制境界也足以橫掃同級的天才了。

所以在李天淮認為讓蕭雲與之一戰幾乎就是讓此人送死。

既然如此,他也沒有必要大動干戈了。

畢竟南海劍派縱使很強,卻也還沒有達到可以獨霸南疆的地步。

如今天元宗和海嵐宗走的可是很近,一旦雙方聯手對南海劍派而言也將壓迫巨大。

「那麼便一戰吧。」蕭雲眸光一凝,體內血液在翻滾。整個人戰意凜然。

這李天淮的威迫並沒有讓他產生畏懼,心中反而有著一股強大的戰意被激發。

如今他實力不夠,不能與元嬰境強者爭鋒,可是他卻可以和這李天淮的弟子一戰。

這一戰,他要一雪前恥,讓人知道他蕭雲並非隨意可捏殺的對象。

「呵呵,好!」陸元朗聲一笑,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

「對付他何必讓你出手?」陳劍邁步而出,說道,「不如先讓我與之一戰如何?」

「你?」陸元眉頭一彎。

「讓我先與之切磋一翻也沒有什麼不可。」陳劍眉頭挑動。眸光一閃,帶著幾分凌厲的氣勢瞅向蕭雲,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倒想看看這核心殿新秀有什麼能耐?」

「隨時奉陪!」蕭雲戰意凜然,長發無風自動,充滿了戰意。

「你們先切磋一翻也可。」歐陽宗主開口,他也想先看看這蕭雲的實力。

「請!」陳劍做出手勢。

蕭雲也不客氣,縱身一躍飄然落地,旋即幾個兔起鶻落便向著前方的一座比賽台掠去。

那陳劍緊隨而去。

如今日沉西山,殘陽照耀,揮灑下一片絢麗柔和的晚霞。

在比賽台上,兩個青年對立。雙眸中皆有著一股凌人的氣勢瀰漫開來。

陳劍才年方十六,卻已經有了真元圓滿境的修為。還領悟了一絲劍勢,為天之驕子。

蕭雲已過十七。可拜入天元宗不過半年,可以說起步很晚,如今修為為真元後期小成,可是卻早就名動天元,有著一戰真元圓滿的戰力,被公認為核心殿當代的奇才。

如今兩人對立,將要一戰,讓人期待。

「現在距離上次小比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也不知這蕭師兄實力提升到了什麼境界?」

「這陳劍天賦不錯,劍勢凌人,是個勁敵!」

「蕭師兄也不錯,應該可以與其爭鋒!」天元宗核心殿的弟子眸露期待,都希望蕭雲能贏。

剛才雖然雷泰取勝,可是畢竟他年紀略大,勝了也會讓人說勝之不武。

現在蕭雲是新入門弟子,若是能打敗陳劍就完全不是一個意義了。

到時候誰敢說天元宗無人?

「南海劍派,天劍峰,陳劍!修為真元後期圓滿。」陳劍嘴角開闔一字一句的說道。

「天元宗,核心殿,蕭雲!」蕭雲說道。

「你修為多少?似在真元後期小成?可要壓制在小成境?」陳劍瞥向蕭雲頗為自負的說道。

「不用,你全力出手便可,因為我,不僅僅是真元後期小成。」蕭雲一臉淡然,他心神一動,一股磅礴的氣勢便是從體內迸發而出,這是來自紫炎武魂的氣勢,有著真元後期巔峰之境。

「好炙熱的氣息?」陳劍眉頭一彎,「你擁有火靈體還是武魂?」

「武魂。」蕭雲也沒有什麼好隱瞞,要贏就要贏得對方心服口服。

「好,那我就見識見識你這核心天才的戰力。」陳劍眸光一閃,一股劍意不斷凝聚,他衣袍舞動,整個人突然變得凌厲無比了起來,在手心一柄碧紋長劍也是隨之浮現。

呼!

當這長劍出現的剎那,一股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