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六十三章催動劍意種子!

第二百六十三章催動劍意種子!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蕭雲竭力出手,一式人炎合一驚動四方,讓得李天淮與歐陽塵這種大人物都為之動容。

旁邊大長老邱玄機,曹老殿主等人也是露出滿臉驚訝。

蕭雲的表現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呵呵,果真是天才啊!」姜殿主更是忍不住放聲大笑,「有蕭雲在,以後誰還敢說我核心殿無人?」這讓他感到振奮,心中的悶氣及不忿,完全在這一刻宣洩而出,煙消雲散。

刷!

也就是在這時,紫芒閃爍,如同一道驚鴻斬下。

那陸元也催動劍意種子的力量,竭力出手。

夕陽已落下,晚霞暗淡,夜幕降臨,可是在那比賽台上,兩人卻發出了驚世一擊。

砰!

兩者交鋒,綻放出絢麗的光芒,照耀得虛空絢麗多彩。

僅僅是一個交鋒,恐怖的波動震蕩開來似要淹沒一切。

可是這一次蕭雲和陸元只是略微被震退幾米,很快就穩住了身形,再次殺向了對方。

夜幕下,紫炎與金色的劍光不斷閃爍,耀眼奪目。

只是片刻,兩個人就交鋒數十次,一道道撞擊聲響徹天際,恐怖的波動讓人心悸。

「他們竟然還是不相上下?」眾人心中一怔,兩人竟然戰得難捨難分。

瞧這模樣,很顯然實力不相上下。

一個領悟了無上劍意,不可匹敵。

一個領悟了無上道韻,身若天炎,擁有著湮滅一切的氣勢。

兩者相遇,很難分出高低。

「陸師兄竟然拿不下他?」陳劍皺眉,這結果讓他難以接受。

「可惡,陸師兄幹麼不動用半步元丹境的修為?」李劍嵩感到了一絲不安。心中嘀咕,「若是有著半步元丹境的修為加持,他的戰力將更強。肯定能將那蕭雲碾壓。」

比賽台上,蕭雲越戰越勇。氣勢也越發強大的了起來。

陸元很強,劍意凌人,真的似可斬盡一切,若不是他在火道傳承中穩定了心中的感悟,對武道真意又多了幾分了解,不然他根本無法與之爭鋒,只有潰敗的下場。

可此時卻不一樣了,雙方勢均力敵。看似難分高下。

可是蕭雲體內血脈中潛藏的戰意卻被不斷激發,如同一個武狂,一股濃郁的戰意噴涌而出,整個人想的只是戰敗這個敵人,在這種戰意的感染下,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意念。

那就是戰!

戰!戰!

無所畏懼!一往無前的戰!

無形當中他識海中的那個戰武魂虛影也變得稍微凝實了那麼一絲。

在這種提升下,戰武魂中的戰意又使得蕭雲多了幾分氣勢。

不知不覺,蕭雲開始佔據上風,殺得陸元連連潰退。

「陸元,你可還有底牌。若是沒有那麼就結束這一戰吧!」蕭雲長發舞動,戰得幾乎痴狂,那雙眼眸當中如同有著火焰在燃燒。戰意之盛,連陸元都感到一陣心悸。

雖然沒有刻意催動戰武魂加持在身,可是無形中武魂的力量已經滲透入了蕭雲的體內。

這就是戰武魂的不凡之處。

蕭雲本來就和陸元戰力不相上下,如今戰武魂得以激發,一股強大的戰力加持在身,使得他氣勢更強了,那天炎戟舞動,就算是普通的一式烈焰破浪都似有著驚天之威。

「這傢伙怎麼越戰越勇了?」陸元皺眉,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按理說他境界高。就算兩人領悟的道不相上下,可也足以耗下去啊!

再者。劍道為各種武道中最為凌厲的一種,怎麼會不敵?

這讓陸元皺眉。第一次感到了無力。

他甚至想釋放壓制,以半步元丹境的修為碾壓蕭雲,以此重拾自己的信心。

可最終他忍住了。

一旦真的這麼做,那就代表著他認輸了。

作為一個劍道天才,豈能認輸?

劍者,當寧折不彎!

不然就失去了道心,境界會退轉。

「這蕭雲體內似乎有著一種神秘的力量被激發了出來。」樓台上,歐陽塵眸光緊緊的盯著前方,強大的感知釋放出去,不斷感應著蕭雲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波動。

「看來他的底子絕不止一個火炎武魂那麼簡單啊!」姜殿主和曹老殿主相視一眼都從各自眸中得到了一絲肯定之意,當初蕭雲與趙政一戰就曾經激發出了一股凜冽戰意,最後扭轉局勢,一舉擊潰了對方。

現在這情況何其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蕭雲那種戰意更強大了,那股一往無前,無所畏懼的意境也顯得更自然了。

「這是為何?」這讓姜殿主和曹老殿主有些錯愕。

「難道他們知道什麼?」歐陽塵眸光微動,發現了這兩人的情緒變化。

不過他也沒有細問,只是在觀看著前方的大戰。

「這樣下去,蕭雲必勝。」歐陽塵心中暗忖,眉頭也舒展了開來。

只要蕭雲取勝,那李天淮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若對方真要執意出手,他也只有撕破臉皮了。

「這樣下去情況不妙。」李天淮老眼閃爍,也是感到了一絲不妙。

「必須得讓元兒速戰速決才是。」李天淮眸光一閃,就打算暗自傳音。

就在這時那陸元儼然被蕭雲逼退,身形踉蹌,落在比賽台的邊緣。

「這蕭雲體質很奇怪,似乎有著一種強大的血脈,現在被激發了出來。」陸元落地後穩住身形,他一臉凝重的盯著前方,心中暗忖,「不行,若是在這樣下去,我必敗。」

陸元眸光一閃,緊緊的盯著蕭雲,旋即牙關一咬,似乎下定了決心。

「就算破釜沉舟也要獲勝,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