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六十九章當竭力培養

第二百六十九章當竭力培養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好,你有此心便可。」見蕭雲態度堅定,歐陽塵也不多說,他知道這青年已經逐漸有了自己的道心,認定的事情絕不會輕易更改,真正擁有強者之心的人不會退縮,只會想著如何解決困難。

「多謝宗主諒解。」蕭雲心中釋然,略感輕鬆,若是真讓他留在南疆他還不知如何是好,畢竟才受到這歐陽宗主的庇護,若自己就冷硬拒絕,也太顯得薄情寡義了。

「呵呵,你是真正的天之驕子,自當翱翔九天,相對而言南疆這片天的確還小了。」歐陽塵一笑,隨後瞅向旁邊的姜殿主,道,「從今後務必竭力培養蕭雲,不管他需要什麼資源,只要有,皆可提出,我們天元宗也許久沒有人在百宗****中脫穎而出了啊!」

說到最後,歐陽塵眸子露出幾分遺憾。

百宗****,莫說在裡面脫穎而出,能走到那裡的弟子已經算是不錯了。

想要脫穎而出,取得個好名次那簡直就是難如登天。

在那裡可是彙集了各大疆域的天才,當中許多疆域遠比南疆強大,那些弟子的整體底蘊也不是南疆可比,不難想像,想在那些天才彙集之地脫穎而出將會是何等的困難。

蕭雲雖然不知道那玄元戰場是什麼情況,他也知道想在百宗當中脫穎而出肯定很難。

只是就算在難,他也一定會全力以赴,爭取能夠脫穎而出,以此順利進入天都域。

隨後,歐陽塵在詢問了一些蕭雲修鍊上的事情。

當提及蕭雲的武魂時,他只是一語帶過,並沒有多說。

曾經風皇有言。不讓他透露那本源武魂的事情,不然將帶來大禍。

如今他也明白了當中的一些情況。

因為自己的武魂為生命武魂,為上古武魂排行第十。

這樣的武魂一旦被傳了出去。肯定會引起驚天波瀾,難保不會出現什麼事情。

那戰武魂也是一樣。蕭雲言稱自己領悟了一絲戰意,才會越戰越勇。

這可是上古排行第七的武魂,說出去引來的波瀾不會比生命武魂小多少。

再者,給自己多留下底牌總是不錯的,太過耀眼了只會引來無盡的麻煩。

見蕭雲不願意多言,歐陽塵也沒有多問。

是人就難免有自己的秘密,作為長者他也沒有必要追根究底。

「如此,你便退下吧。」在叮囑了姜殿主幾句後。歐陽塵擺了擺手道。

「是!」姜殿主一笑,領著蕭雲就此離開,前往了核心殿。

「呵呵,今天你可真是給核心殿長了臉啊!」遁離主峰,姜殿主一臉笑容難以掩飾住心中的喜悅,忍不住在路上說道,今天李天淮來此咄咄逼人,兩個弟子就橫掃了整個核心殿。

這讓姜殿主顏面無存。

可是蕭雲卻力敗陳劍與陸元,挽回了天元宗的顏面。

此戰的情況一旦傳出去,無疑還將會給他核心殿長臉。

「這次若不是在火元峰的傳承殿有所收穫。只怕想勝還沒有那麼容易。」蕭雲笑道。

「恩。」姜殿主點了點了頭道,「抵擋那陸元一劍所動用的是火元殿的天炎神鎧訣吧?」

「不錯。」蕭雲點頭道,「若不是這天炎神鎧訣。那一劍只怕還真難抵擋。」

其實蕭雲還有秘術沒有施展,那便是靈魂秘術,魂海滔天以及滅神之矛。

只是這秘術對付人也得選擇對象。

這陸元天賦異稟,凝聚了劍意種子,心智很堅定,想要以靈魂力震懾他效果將達到降低,一旦不能將之震懾,反而被他以無上劍意破除了靈魂力,殺了過來可就更危險了。

所以蕭雲沒有以此出手。而是選擇了天炎神鎧訣。

畢竟靈魂力這個秘術還可以留為底牌,一旦暴露了可就不靈了。

「天炎神鎧訣的確不凡。不過需要天炎極多,我看你此戰也損耗了許多。稍後我讓曾峰主開啟他們峰中的火元靈泉,讓你進入裡面修鍊,以補給這次所消耗的火元。」姜殿主說道,「再者,你需要什麼法器及丹藥都可以說,如今宗主已經發話,你也不用客氣了。」

「丹藥倒是不需要。」蕭雲眸露沉吟,隨後說道,「不過法器我現在倒是缺一件飛行法器,再者我這天炎戟有些破損,需要修復,卻不知宗內可有強者能修復上面的陣紋?」

說時他取出了天炎戟。

「這裡還有一件寶境。」那逆元天鏡也被蕭雲取出。

如今他已經得到了歐陽宗主的認可,這些東西取出也沒有什麼可顧忌的了。

一旦這些靈器得以修復,他的戰力定然將再度飆升,就算前往玄元戰場也將多幾分底蘊了。

「你這天炎戟不凡,應該是一件靈器。」姜殿主接過這兩件法器打量了起來說道,「這寶鏡也不錯,只是這天炎戟有殘缺,不僅需要修復陣紋,還需要重新熔煉修復戟身及戟刃,這有些麻煩,這寶境倒是還好,只是陣紋有缺,我們宗內器殿的殿主應該可以將之修復。」

「器殿?」蕭雲眸露欣喜。

這器殿和丹殿都是天元宗特殊的存在。

一個專門煉器,一個專門煉丹,可惜因為這種人才太稀少了,導致這兩殿弟子凋零。

「你先去穩固修為,過些天我再帶你去找那幾個老傢伙。」姜殿主笑道。

「那麻煩殿主了。」蕭雲說道。

「呵呵,我天元宗能有你這等天才,是宗門的福氣,還談什麼麻煩?」姜殿主一笑,這樣的天才若是放在南疆各派面前,只怕任誰都會爭著要將之收入門下吧?

這樣的弟子放在任何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