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七十章煉器殿

第二百七十章煉器殿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天元宗,蕭雲與陳劍及陸元一戰早就傳遍了整個宗門。

此時在天元宗,幾乎沒有人不知道蕭雲之名。

甚至躍龍峰那幾個最拔尖的天才也是為之動容,對這個新來的師弟高看了一眼。

為此有人想去挑戰蕭雲,可惜他一直在閉關,眾人也只得作罷。

蕭雲不在,這些人便將視線落在了雷泰身上。

因為雷泰曾經敗在陸元身上。

可是蕭雲卻勝了陸元只要自己能打敗雷泰便證明可以與蕭雲爭鋒。

只是那一戰後雷泰也開始閉關,足足半個月後才出關。

出關後的他整個人氣質驟變,隱約間身上似多了一種奧義。

在觀看了蕭雲與陸元一戰後雷泰有所感悟,如今終於是穩固了所得。

此時躍龍峰一個準元丹境的強者出手,挑戰雷泰,結果被雷泰所敗。

至於另外幾個天才,卻因為雷泰當時不在又繼續閉關,準備衝擊元丹境。

不知不覺,一個月便就此過去。

在火元峰那火元靈池內,蕭雲雙眸睜開,當中似有火光閃爍,整個人感覺神清氣爽。

「紫炎武魂終於踏入了真元後期圓滿境!」蕭雲深深吸了口氣,眸子浮現出一絲笑意,經過一個月的潛修他不僅恢復了真火之力,還使得紫炎武魂繼續提*到了真元圓滿境。

不僅如此,那天炎神鎧訣消耗的天炎也得以恢復。

不過想要在進一步卻太難了。

因為天炎神鎧訣所需要的火炎必須無暇,可是哪來的那麼多無暇火炎給蕭雲了?

相比天炎神鎧訣而言,這紫炎武魂提升境界所需要的天炎到還算是小了。

要知道,那天炎神鎧訣不知熔煉成了多少火紋,幾乎蕭雲每個骨骼經脈上都融合了火紋。細數下只怕有數以十萬個火紋,這當中所需要的天炎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

蕭雲舒展了一下筋骨,掃視了一眼這火元稀薄的大殿。他淡淡一笑就此起身離開。

走出大殿,火元峰一位管事便迎了上來。

「蕭師侄。你現在可要去核心殿?」這個管事年紀有五六十了,姓梁,是梁君宇的族人,特地被曾峰主安排在此等候蕭雲出關,好在第一時間給予安排,服務。

若是讓這梁管事等候別人,他肯定不會心甘情願,可是這蕭雲不同。

蕭云為天元宗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在此等候,他也是心甘情願。

這樣的人物以後可是想見一面都難啊!

這不,等了一個月的梁管事見蕭雲出來,馬上就迎了上去,還一臉笑容。

「恩,那去核心殿吧。」蕭雲見這梁管事走來,隨後點了點頭。

當初此人是陪曾峰主一起來此,是信得過的人,所以蕭雲也沒有什麼顧忌。

「恩。」梁管事一笑,祭出一件法器。便送著蕭雲向核心殿遁去。

「看來這次的確得去煉器殿選一件飛行法器了。」在路上,蕭雲心中暗忖。

蕭雲只有真元境,沒有法器就無法遁飛而行。出行很不方便,現在也該去領取件法器了。

雖然吞天雀會飛行,不過在宗門內駕馭著一頭火鳥飛行也不像話。

畢竟吞天雀也是極好面子的鳥,把它當坐騎也未免委屈了它。

在蕭雲心中暗忖之際,他身子一沉便是落在了地方。

此地正是核心殿所在的山峰,為核心殿的校場所在。

「呵呵,核心殿到了,小老兒告辭了。」那梁管事訕訕一笑,便是就此告辭。

而這時旁邊的虛空人影閃爍。一個俊朗的青年飄然而來。

張天龍出現在此。

「呵呵,原來是蕭師弟來了。」張天龍一笑。見到蕭雲出現後道,「我這就去通知殿主。」

說完。他取出腰牌,凝聚了一個法印,便是以此聯繫姜殿主。

這腰牌頗為神奇,只要腰牌烙印下他人的靈魂印記,便可催動腰牌上的陣紋以此聯繫。

一般來說,那些管事都可以聯繫普通的弟子,可是一般的弟子卻不一定能聯繫管事。

那些殿主,峰主更不是一般人可以輕易聯繫了。

「呵呵,上次蕭師弟連敗南海劍派兩名高手,名震天元,可惜我正在閉關未曾一見,真是遺憾啊!」發出聯繫消息後張天龍打量著蕭雲,在感受到了對方的氣息不凡後他略露驚訝,隨後笑道,那次事件就連他這踏入了元丹境的強者聽後都頗為震撼。

「天元宗底蘊渾厚,我也是僥倖能在裡面有所收穫罷了。」蕭雲一笑,他能有現在的成就除了自己的天賦外和天元宗的底蘊也息息相關,若是沒有這些前人留下的傳承,想憑藉自己領悟這種武道真意,不知還要多少年,不知要走多少的彎路。

「你太謙虛了。」張天龍笑了笑,說道,「如你這樣的年紀,能有此成就簡直是鳳毛麟角,這樣的人物在天元宗數百年來也是屈指可數,你足以和那些驚才絕艷的前人別列了,聽說你準備進玄元戰場,不過在這期間,只怕你必須得踏入半步元丹境才行啊!」

「張師兄可對那玄元戰場有所了解?」蕭雲不禁問道。

這半年來但凡一聽人提及玄元戰場,那些人就是一臉凝重,這讓蕭雲心中頗為疑惑。

難道那真的是一個煉獄?

不然怎麼會讓人談之色變了?

「玄元戰場很危險,也有很大的機緣,那是一個上古留下的戰場,有許多的遺迹,若是有機緣便可以在裡面得到靈器及一些古老的傳承,憑此一飛衝天超越旁人。」張天龍說道,「可是相應的是危險,裡面不僅有上古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