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七十一章小周天星河陣

第二百七十一章小周天星河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在器殿那個青年的帶領下,蕭雲及姜殿主進入了前方的山峰當中。

進入山峰內,裡面霧氣朦朧,好像有著一個迷陣阻止著人前進。

「這山峰中布有陣法,一般人若是亂闖將陷入陣法當中。」那名為元惺的青年說道。

「陣法?」瞧得眼前那朦朧的霧海,蕭雲眸子微眯,不由多了幾分好奇之色。

「因為煉器一道與陣法相通,所以每個煉器師或多或少都會陣法一道。」姜殿主解釋道。

蕭雲微微點頭,他對陣法一道也很感興趣,只是卻一直沒有機會學習。

「陣法一道雖然奧義無窮,對修者助益不小,不過卻得花費許多的精力才能在上面略有小成,想要大成沒有幾十年幾乎不可能,現在距離玄元戰場開啟也只有五個多月時間了,你當務之急還是先將修為提升再說。」姜殿主似乎知道蕭雲所想,告誡道。

「恩。」蕭雲點了點頭,他也知道現在時間的緊迫。

只有五個月了,可是他卻還在真元後期小成,相比那些半步元丹以及元丹境的弟子來說修為的確還是差了一些,所以他必須儘快提升,畢竟只有提升了實力才能更好的感悟天地大道。

在元惺的帶領下,蕭雲和姜殿主穿過雲霧來到了一座大殿中。

在打殿很奇特,不相似樓台殿宇,反而相似一個烘爐。

器殿!

在大殿上面赫然有著這麼兩個大字。

大殿似乎為赤銅澆鑄而成,上面刻有玄妙的符文,散發出一股浩瀚古樸的氣息。

「這大殿上這些是符篆嗎?」蕭雲眸子微眯瞅向那大殿時不由眸露驚訝。

這些符文與法器上的符文相似,皆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只是這大殿上的符篆更加的深奧。

「這大殿本身就是一件法器。」吞天雀說道。

「這大殿本身就是一件法器?」聽得此言蕭雲不由一怔。

「恩。」吞天雀說道,「這煉器之道,巧奪天工。將器煉成殿宇有什麼可稀奇的?」

「你沒看見一枚戒子,也可是藏天納地嗎?」

「這倒是。」蕭雲點頭,便如那些儲物戒看似小巧可裡面的空間卻如同一個屋子大。

「請進!」來到器殿前。元惺伸手,頗有禮貌的說道。

姜殿主也不客氣。直接向著裡面邁步而去。

蕭雲也是緊隨而去。

裡面是一個寬闊的大殿,中間有著七根巨柱聳立在大殿中,上面皆刻有符篆。

很顯然,這些陣柱很玄妙,應該也是一個陣法。

在殿柱的旁邊則是兩排座位,皆是赤銅澆鑄而成,椅臂光滑,散發出燦燦光芒。蒼勁有力。

「姜殿主,請坐。」元惺帶著姜殿主和蕭雲進入了大殿當中道。

「朱老可有空?」姜殿主落座後問道。

「我師尊正在煉製一件靈器,也不知成功與否。」元惺說道,「我這就是看看。」

「那好。」姜殿主點頭。

「那您們請在此等候。」元惺就此退下。

「我們先在此靜候吧。」姜殿主向著旁邊的蕭雲道。

蕭雲點了點頭,靜靜的坐在旁邊。

不過蕭雲眸光掠動時視線卻不由向著大殿中的幾根殿柱瞅去。

不知為何,在火元傳承殿接觸了一些陣紋後蕭雲對陣法一道多些莫名的期待。

「這七根殿柱依序排列,可是落地卻頗有講究,相互間氣息相連似乎成為了一個大陣。」蕭雲掃視著四方不斷著琢磨著那七根殿柱,心中嘀咕著,「這是什麼陣了?」

「七根殿住。莫非是北斗七星陣?不對……」蕭雲很快就搖了搖頭。

他兒時也曾聽人說,有上古強者以天地星辰之勢排列為陣,這北斗七星陣赫然就是當中的頗有名氣的一個。可是這七根殿柱明顯不是按照北斗七星的順序排列的。

「那是什麼陣法?」蕭雲愕然,實在看不出當中的名堂。

不過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充滿了好奇。

不知不覺他將靈識擴散了開來,仔細的感應著大殿的氣息。

時間一久,蕭雲感覺這片虛空微顫,好像自己所看到的都發生了變化。

這大殿已變,化為了一個虛空,那七根殿柱光芒閃爍,如同七顆星辰在閃爍。

「真是陣法?」蕭雲微微一怔。心神完全沉浸在了當中。

嗡!

驀地,眼前光芒閃爍。星光綻放,似乎有著無數星辰閃爍而出。

這些星辰閃爍眨動。可是相互間散發出一股玄妙的波動,似化為了一個陣法。

不過那七顆星辰最為耀眼,似處在引導之勢,旁邊的那些星辰皆是陪襯。

「這是什麼陣法?」蕭雲頗為好奇。

只是下一刻,這星空一變,一股巨力吸來,蕭雲只覺自己被牽引入了那陣法當中。

七顆星辰,光芒閃爍,化為一個陣勢將他給圍困住。

「這是陣法,我陷入了陣法中?」蕭雲眸露訝異,心中略露驚懼,「這是怎麼回事?」

七顆耀眼的星辰,在虛空中彙集,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將蕭雲困在當中。

蕭雲身在裡面,感覺到如置身一個被封鎖的虛空。

嗡!

還不等蕭雲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那七顆星辰光芒閃爍,便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波動,向著他席捲而來,仔細看去,那是浩瀚的星紋,就如同那震蕩的波紋,可是當中卻有著一股恐怖的波動,那波動似乎可湮滅天地,讓得蕭雲靈魂都是感到發寒。

「這陣法還會攻擊?」蕭雲心頭一顫,連忙感應而去,想辦法避開這攻擊。

此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