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七十五章初窺陣道

第二百七十五章初窺陣道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在那小周天星河大陣中有所感悟,才會對陣法略有了解。

雖然他還無法徹底堪破那些陣法的虛實,可是相比之前已經有了明顯的進步。

旋即,蕭雲隨著姜殿主回到了核心殿。

「這是進入核心殿元氣靈池的法牌,你若要想進去修鍊,可以憑此隨時出入。」在回到核心殿後姜殿主取出一個法牌遞給了蕭雲,「若是這裡的元氣不夠你修鍊也可以前往主峰,到時候只要找我便可。」

「恩。」蕭雲接過腰牌,心中微喜,到了現在他再也不用為修鍊資源擔心了。

「南疆戰域將在一個多月後開啟,你得把握好修鍊時間。」姜殿主在囑咐一句後便就此離去。

蕭雲拿著那腰牌,並沒有立即前往核心殿那個元氣靈池修鍊,反而前往了新秀峰的居所。

如今既然得到了那陣道真解,他自然得先去看個明白了。

旋即,蕭雲祭出了那赤翼飛舟。

這赤翼飛舟是由元丹九重圓滿境的禽鳥骨骼融合一種赤精鐵石煉製而成,蕭雲將之祭出,身前光影閃爍,簡直如同一隻禽鳥和飛舟的結合體,憑空出現在前散發出晦澀的波動。

這飛舟雖然是偽靈器,卻也不凡,不僅是質地,還是能力都遠超一般的法器。

催動法器其一靠真元!

只有真元渾厚,注入當中激活了裡面的陣紋才可以催動法器。

其二便是靠心神,也就是靈魂力。

若是靈魂力強,可以將那些符篆的威力完全激發而出。

在相同的真元下,若是有著強大的靈魂力配合,法器的威力往往能得到更好的激活。

蕭雲將心神注入當中。那陣紋光芒閃爍,當中烙印的氣息立即被激發。

這是煉製法器著自身留下的一種能量,氣勢。

這種力量很玄妙。非常人可理解。

「這偽靈器就是不凡!」感受著這陣紋散發出來的氣勢,蕭雲不由暗暗贊道。

當陣紋被激活後。那飛舟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變大。

只是一眨眼就在蕭雲眼前浮現出了一個丈許長的飛舟,上面那岩翼鋒利如刀閃爍著赤光。

在激發了陣紋後,蕭雲掌心一動,濃郁的紫色火元注入當中。

在當火元注入裡面後,這飛舟的氣息變得渾厚了起來。

蕭雲身形一動,漫步而上,頓時落在了那飛舟當中。

「走!」蕭雲輕喝一聲,那飛舟一動。當即就化為一道赤虹向著前方的新秀峰遁去。

有著心神的聯繫,蕭雲幾乎只要一個意念就可以控制這飛舟往任意反向遁去。

不大一會,他便是出現在了新秀峰。

「蕭雲師兄好!」

「蕭雲師兄!」蕭雲落地在收起赤翼飛舟後,新秀苑一些路過的師兄弟紛紛上前問好。

如今蕭雲儼然成為了天元宗的風雲人物。

特別是在蕭雲連敗陳劍與陸元後,他無疑成為了核心殿名副其實的天之驕子。

蕭雲和眾人打了招呼了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路上他並沒有遇到顏真顏漠等人。

自從南海劍派來此挑釁後,眾人都知道了自己的不足,皆在努力潛修。

還有一些人則是有所感悟也陷入了閉關當中。

另外一些人則是想努力提升修為,還在門中脫穎而出,去爭取其它的機會。

如參加五大宗派的南疆戰域小會。

還有便是玄元戰場。

只要獲得了真元圓滿境就有機會參加玄元戰場。

雖然這有可能是去當炮灰,可是依舊有人抱著無限的遐想也要去那裡一探究竟。

因為那裡有所有修者的夢想。

蕭雲回到院子後在和那小紅及小蓮聊一會。又泡了一個熱水澡,便開始琢磨陣法了。

蕭雲取出那烙印有著陣道真解內容的玉簡,心神方一觸及玉簡他就只覺自己似進入了一個虛幻空間。旋即眼前一晃,一排排文字就出現在了視線當中,整個人的心神也似與那文字相融。

陣法之道,以虛惑人,以實滅敵,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虛實實,實實虛虛……

蕭雲的心神中莫名多了一段古文。裡面內容晦澀,就算記錄了下來也很難讀懂看透。

可是蕭雲卻完全沉浸在當中。心中在默讀著這篇陣道總綱時不斷與自己所得驗證。

隨著不斷驗證,蕭雲感覺似乎那繚繞在自己頭頂的雲霧在逐漸的被撥開。他對陣法之道越發清晰了。

陣法之道,不僅以虛實困敵,還可牽引天地之勢,藉助乾坤奧義,布下逆天之陣,以一人之力滅敵千萬……陣道若大成,亦可通天,無勢不可用,無物不可成陣。

陣道至尊,舉手投足皆可成陣,當傲立於絕顛之上。

「這陣道也可攀上巔峰?」讀到最後,蕭雲心神一震。

「大道萬千,皆可成尊!」驀地,蕭雲似想起了這麼一句話,心中有著一種莫名的明悟,「天下奧義,本不分高低,有的只是對這奧義的強弱,這陣道也是當中的一種。」

至此,蕭雲感覺自己的眼界變得更加開闊了,對天地奧義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以前他雖然對天地奧義,不分高低有所了解,可是心中還沒有真正的徹底感悟。

所以對於陣法一道他只是想以此成為自己一個底盤,並沒有要以陣成尊的決心。

說到底,他對陣道還是有些不以為然,只是當成了一種底牌。

一種應付危機的手段罷了。

可現在他卻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牽引天地之勢,藉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