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七十六章考驗

第二百七十六章考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如今裡面的元氣濃郁如同粘稠的液體,足夠蕭雲修鍊了。

蕭雲也沒有二話,立即盤膝在那陣台上開始運轉吞天訣,以此吸收附近的元氣。

呼呼!

粘稠的元氣如同河水一般向著蕭雲丹田演化出來的氣旋沒入。

蕭雲就如同喝不飽的大胃王,那源源不斷的元氣盡數被提煉,融入體內。

隨著時間流逝蕭雲的氣息也在慢慢的提升,他全身經脈不斷貫通,不時傳來一陣陣噼啪之聲,那是經脈被貫通,相互融合傳來的噼啪聲,也不知過了多久蕭雲身子猛的一顫。

「真元後期大成!」隨著蕭雲身子一震,他的氣勢也隨之飆升,體內似有奔流的河水在翻滾,如今他終於踏入了真元後期大成境,距離那圓滿境又靠近了幾步。

「這裡的元氣還夠我修鍊。」蕭雲眸子睜開,掃視四方,卻發現附近的元氣依舊濃郁,還可以助他繼續提升,欣喜下蕭雲也沒有客氣,繼續修鍊,爭取一舉踏入後期巔峰境。

真元大成與巔峰只有一線之隔,可是所需要的元氣也是一個極大的數目。

好在這裡元氣濃郁,蕭雲還不用為此擔心。

呼!

吞天訣運轉起來,那氣旋簡直就如同一個深淵,瘋狂的吸收著附近的元氣。

在前方那元氣靈池內,元氣翻滾,如同沸騰了一般,不斷的向著外面冒出。

在蕭雲的催動下,那聚元陣在瘋狂運轉,竭力牽引元池下方那元脈裡面的元氣。

因為這元氣靈池直通元脈,所以聚聚元氣的速度遠非在別處可比。

這簡直就好比在大海旁邊取水,有著源源不斷的資源供給。

幾天過後。蕭雲的氣勢達到了一個巔峰,很難在進一步了。

「這是真元後期巔峰境,想要圓滿卻得繼續感悟。」蕭雲停止了修鍊。喃喃道,「真元圓滿是對修鍊的一種感悟。對真元境的總結,不是一味吸收元氣就可以提升。」

「不過我已經感悟了諸多武道真意,對此有所了解,現在也不急著衝擊圓滿境,還是先穩固下真元巔峰境的修為在說。」蕭雲心中一臉明朗,也不急功近利,當下停止了修鍊。

只有根基穩才可以一路高歌猛進。

若是根基不穩,就算突破也會轟然倒塌。

這需要一個沉澱的過程。

「現在該出去了。」蕭雲眸光一轉。就此離開了這元氣靈池。

現在距離南疆戰域開啟也沒有多少時間了,若是他在繼續閉關下去錯過了這次機會可就得不償失了,對於蕭雲來說那天炎赤金儼然比踏入真元圓滿境還要重要。

境界可以隨時提升。

可是這天炎赤金卻不是隨意可得。

走出洞窟,蕭雲就以腰牌聯繫了姜殿主。

姜殿主在他法牌上留下了一個烙印,現在蕭雲已經可以直接聯繫他了。

這是以心神觸動腰牌上的陣紋,可以記錄下你所要表達的話語。

經過陣紋的傳遞,那些話語將呈現在對方的法牌上。

這是一種極為玄妙的腰牌,都出自器殿。

這些腰牌看似繁複,常人很難想像他是如何煉製而出。

可這種腰牌卻只要刻下了母牌其它的則完全複製,所以煉製起來並不怎麼費力。

蕭雲詢問南疆戰域的事情。立即得到了姜殿主的回復。

「還沒有開啟。」見得那回復,蕭雲心中微微鬆了口氣,自己總算沒有錯過時間。

不過。後面姜殿主又詢問蕭雲,是不是打算去器殿。

蕭雲回復,正有此打算。

很快,姜殿主回復,要陪蕭雲一起去器殿。

瞧這模樣,顯然是害怕那朱老會將蕭雲留下,拐走。

這讓得蕭雲不由莞爾一笑,有足夠的實力後,那所擁有的待遇還真是不一樣啊!

若是蕭雲沒有足夠的實力。天賦,誰會管他?

尊嚴!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爭取而來的!

只要你有足夠的能力。便將擁有一切!

自古以來,這都是名言至理!

才不過片刻,虛空中一道光影遁來,姜殿主衣袍迎風舞動,飄然落於這處山澗。

「你踏入了真元後期巔峰?」當感應到蕭雲身上的所內斂的氣息後姜殿主眉頭一挑,露出幾分詫異,這才多久,這蕭雲竟然從真元後期小成一舉踏入了真元後期巔峰?

如此修鍊速度,只怕擁有無暇天靈體的修者也不過如此吧?

這讓人驚訝。

「這速度還勉強可以。」蕭雲訕訕一笑,若是讓姜殿主知道他還是在琢磨了幾天陣法之道與器道後才來這裡修鍊的話,只怕會更加震驚吧?不過對此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天靈體再不凡,可那修鍊數度又豈能與吞天訣堪比?

「好,我們去器殿吧。」姜殿主瞅了一眼蕭雲,心中甚喜,後者有這修鍊速度他也沒有什麼好擔心了,既有天賦,修鍊速度也快,這樣的人物就算不想成為強者都難。

蕭雲聳了聳肩,隨姜殿主一起遁向了器殿。

來到器殿,當掐了一個法印後,前方光芒閃爍,元惺馬上就出來迎接。

「呵呵,蕭師弟,你可來了,師尊可是念叨你許久了啊!」元惺才一見到蕭雲就朗聲一笑,「來,姜殿主,裡面請。」隨後他帶著蕭雲和姜殿主前往了器殿等候。

進入器殿,蕭雲並沒有等候多久,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你這兔崽子總算捨得來看老夫了。」朱老身形略胖,此刻挺著肚子向著大殿邁步而來,當他瞧得那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後,眼皮一翻,吹鬍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