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七十八章傳送陣

第二百七十八章傳送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經過兩天講解,此時朱老已經將陣法以及煉器一道上諸多經驗及難題告知了蕭雲。

「恩。」蕭雲點了點頭,默默記住朱老這兩天的指點。

雖然只朱老將的都是一些經驗以及道理,卻也可以讓蕭雲以後在陣法及煉器的路上少走許多的彎路,對於一個新人來說這已經是一比巨大的財富,只要自己好生琢磨就可以有所收穫。

也就在這時,那朱老那眉頭一挑,身上有著一面法牌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朱老瞅了一眼那法牌,隨後瞅向蕭雲道,「南疆戰域將要開啟,你也該動身了。」

「那弟子拜別師尊。」蕭雲起身,向著朱老施禮。

朱老點了點頭,旋即瞅向蕭雲,露出一臉正色,嘆息道,「可惜你不能留在天元。」

這讓他感到遺憾。

這數十年來朱老收了不少的弟子,可惜很少有人擁有蕭雲這悟性。

怎奈這片地域太狹小,不能讓這青年翱翔,朱老也只有徒生嘆息罷了。

「南疆天才無數,若是有緣,師尊總會遇到一個得心的弟子。」蕭雲笑道。

「罷了,罷了,你去吧。」朱老擺了擺手,說道,「等你從南疆戰域歸來後為師在教你些煉器要訣,以後你也就可以自行學習煉器,如此遇到殘缺的法器也不用假他人之手修復了。」

「恩。」蕭雲點頭,若自己會煉器的確也是一個強大的底蘊。

比如現在,若是他之前就能煉器將天炎戟修復,那戰力絕對飆升。

也是因為蕭雲不會煉器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這就是差別。

蕭雲告別,走出了這間大殿,隨後來到外面的一處校場內。

在那裡姜殿主和元惺正在默默等候。

見蕭雲出來姜殿主眉頭舒展。微微鬆了一口氣。

他可是害怕那朱老頭又玩什麼花招啊!

「見過殿主。」蕭雲走上前去向著姜殿主施禮。

「不必多禮。」姜殿主擺了擺手道,「現在各峰的弟子已經彙集完畢,就等你了。」

「哦。」蕭雲問道。「此次有多少人前去南疆戰域?」

「這次各峰中除了一些天才會前往南疆戰域外,但凡在二十歲以下有真元圓滿境都可以進入南疆戰域。那裡為南疆古域有著大機緣,所以許多真元圓滿境或者半步元丹境的修者都會進入裡面一探。」姜殿主說道,「此次我天元宗大概有兩百人將要前往南疆戰域。」

「兩百人?」蕭雲眉頭一彎,這陣勢到有些強大。

「另外幾宗也有兩百人。」姜殿主說道,「此次歷練不僅是對弟子的磨礪也是各派的一次交鋒,因為在南疆戰域內皆可相互出手,就算有著什麼廝殺宗門長者也不得事後算賬。」

「哦。」蕭雲眉頭微微一皺,看來這是一次血的歷練。很危險。

「這也算是各派對那些將要前往玄元戰場的弟子進行一次磨練。」姜殿主說道,「若是連南疆戰域都無法存活下來,那麼就算這些人進入了玄元戰場也將是一個炮灰,有了這次歷練,他們才會知道當中的兇險,能更好的抉擇是否要參加玄元戰場。」

蕭雲點了點頭,覺得此舉也有一定的道理。

南疆戰域歷練才是五個宗派而已,若在這裡都不能自保,如何能在玄元戰場安然歸來?

在玄元戰場可是有著百餘個宗派,而且當中一些宗派的底蘊遠遠不是南疆五大宗派可比。

「走吧。」姜殿主大手一拂。一片天地元氣捲動,如同祥雲載著蕭雲向著核心殿遁去。

此刻在核心殿的校場上,近兩百名弟子彙集在一起。這些人皆翹首以盼等著前往南疆戰域。

「據說這南疆戰域有著許多古宗派的遺迹,在裡面還遺留著天大的機緣,可助人突破。」在眾人聚集在一起等候出發的時候,一些青年帶著滿臉期許的眸光相互議論。

「是啊!」有人附和,眸中儘是火熱,說道,「據說上次南疆戰域開啟,有人發現了一處丹元池,憑此一舉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回來後繼續閉關馬上就邁入了元丹境,從此成為了一尊強者。」

「甚至還有人在裡面獲得武道傳承。實力飆升。」眾人低聲議論,越說越興奮。

在南疆戰域中有所收穫的天才。甚至有人憑此在玄元戰場繼續有所斬貨安然歸來。

但凡能在玄元戰場安然歸來的人無一不成為了一尊強者。

最差的也踏入了半步元嬰境。

所以在這些天才弟子看來,想在玄元戰場安然歸來,首先就得在南疆戰域有所收穫。

只有循序漸進,不斷積累實力才能脫穎而出。

對於他們來說現在每一步都至關重要。

這裡除了有核心殿新秀峰的弟子,還有躍龍峰的一些弟子。

這些人多數都抱著一絲希望,期盼自己能在南疆戰域有所收穫,而後憑此踏入玄元戰場。

當然,除此外還一些一直處於真元圓滿境遲遲未能突破的青年也想憑此獲得機緣。

就算不參加玄元戰場,能早點踏入元丹境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一旦踏入了元丹境那麼便算是一方強者了,在宗門也可以擔任一些職務。

「怎麼還不出發?」在等候了片刻,這些人開始有些焦急了起來。

如今眾人都一心想著在南疆戰域有所收穫,就算稍等片刻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煎熬。

「肅靜,肅靜。」在高台上,秦執事眸光掃視四方,低沉的聲音響徹開來,呵斥道,「在等片刻便可出發,如果你們在此喧嘩。抱怨,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