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八十一章戰域開啟

第二百八十一章戰域開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百蠱門專門煉製蠱蟲,他們煉製的蠱蟲千奇百樣,有的為毒蠱,有的為戰蠱,讓人防不勝防,你們若是遇到必須多留一個心眼。」秦執事說道,「至於那千機門則是以陣法為主,一個個弟子學的是以天地之道擺陣克敵,逆轉天元之法,這個門派很低調,卻也很難纏,曾經就連南海劍派的天才也在這個門派的弟子中吃過虧。」

「陣道?」聽得秦執事此言,蕭雲眉頭一彎,眸子倒是露出幾分期許之色。

對於此道他也是頗感興趣啊!

呼!

百蠱門和千機門的長者率領著門下的弟子陸續落地。

毫無例外,兩個門派的領頭人都有著准元嬰境,至於另外一些長者則是元丹九重。

那些元嬰境的強者似乎並沒有興趣來此。

百蠱門的弟子身穿艷麗的衣衫,弟子中有男有女,有的女子顯得很奔放熱情眸中洋溢著火熱的光芒,有的則是冷艷異常讓人不敢貿然親近,不管是那些熱情的還是冷艷的弟子,都沒有人敢小覷。

蠱雖然是旁門左道,可是卻讓人防不勝防,若有著一絲輕蔑之意或許就將倒霉。

相比百蠱門的弟子,那千機門的弟子卻顯得高傲得多了。

千機門的弟子統一穿著白色的雲衫,一個個顯得風度翩翩,又高傲冷峻。

這些青年很英俊,有的長髮迎風舞動,有的束髮戴冠,皆氣質不凡,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在當中也有女弟子,這些女弟子同樣如雲如霧。似不可捉摸。

陣法一道學究天人,超脫一般的武道,所以這些人培養出了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

千機門和百蠱門的長者方一落地。姜殿主與楊殿主等人就迎了上去。

「如今我們五派弟子齊聚,該開啟南疆戰域了。」幾人相聚在一起。那南海劍派的鄒老眉頭一挑,頗為狂霸的說道,「呵呵,這次那丹元山的冠位必將屬於我南海劍派。」

每次南疆戰域開始,都是各派間的一次交鋒。

丹元山便是最后角逐的場所。

那裡不僅有著諸多機緣,還有著一個冠位,只要踏上冠位就可以獲得丹元灌頂使真元後期圓滿境的修者一舉踏入准元丹境,甚至是直接就踏入那元丹境。成為一尊強者。

除此外,誰獲得這個資格,也就代表著所在的宗門在此次歷練中脫穎而出。

雖然是一個虛名,可各派的長者也頗為看重。

畢竟這關乎面子。

可是最近幾次南疆戰域角逐那丹元冠位幾乎是被南海劍派的弟子所包攬了。

如此局面讓各派頹廢,導致對此事也少了幾分爭奪之意。

也是這樣,一些准元丹境的天才極少來參加這次歷練。

與其都扎堆進入南疆戰域爭奪那一個機會,不如把這些時間放在閉關修鍊上。

有了這時間或許他們已經可以一舉踏入元丹境。

見南海劍派的鄒老語氣狂霸,百蠱門和千機門的長者都是眉頭一挑,不過沒有理會他。

似乎眾人對南海劍派的狂霸早已經習以為常。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吩咐一下後輩子弟。然後開啟南疆戰域吧。」姜殿主說道。

那百蠱門和千機門的長者都是微微點頭。

隨後眾人各自回到弟子身邊,告知一些關於南疆戰域的事情。

同時每個進入裡面的弟子都得到了一塊玉簡。

在玉簡當中有著關於南疆戰域的地形以及古宗派遺迹的分布。

有了這玉簡就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機緣。

接過玉簡,蕭雲將心神沉入當中就將裡面的信息盡數收入心神。

「你進入南疆戰域便先去天炎山脈吧。」姜殿主向蕭雲說道。「至於那丹元山的冠位量力而為便可。」

蕭雲點了點頭,此次進入南疆戰域他的目標是天炎赤金,至於其它的事情得看機緣了。

得到玉簡,各派的弟子都顯得很興奮,眸露期許之色。

南疆戰域很大,在裡面有著各族遺迹,可供眾人去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

「好了,我等便開啟戰域吧!」隨後,幾位領頭人眸光一凝。相聚在一起開口道。

「動手!」

五個准元嬰境的強者,身形一動。掠向前方虛空,各自手掌一翻皆浮現了一枚印牌。

印牌出現。一股浩瀚的波動如同那漣漪一般在虛空震蕩開來,那氣息如來自遠古,充滿了道韻的味道,這是古修所留,為開啟南疆戰域的鑰匙,五大宗派各掌一面印牌。

當五印合一,便可開啟南疆戰域。

嗡!

五枚印牌浮現在空,如同耀眼的太陽一般綻放出絢麗的光芒,卻見得五名長者法訣引動,這五枚印牌各自散發出一道符文,一股玄妙的氣息瀰漫開來如同蜘網一般交織在一起。

當這些符文交織在一起的時候前方的虛空驀地一顫,遠處那南疆戰域的封印也泛起了一陣漣漪,似乎受到了牽引,緊隨著,在這五道印牌上各自閃爍出一道光柱衝天而起。

這光柱似貫穿了虛空,落在了遠處的封印上,隨後一個通道便是浮現而出。

五道光光,連接出了五個通道,相互間互不干涉。

這就是法印的玄妙之處,若是一個法印根本無法觸動南疆戰域的封印。

可是法印相聚,卻又能開啟五個通道,互不牽扯。

「通道已經開啟,你們速速動身。」當那通道開啟後,低沉的聲音也是響徹開啟。

「是!」

頓時,各派的弟子就如同那蝗蟲一般向著前方虛空那個相應的通道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