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九十一章彪悍的伊伊

第二百九十一章彪悍的伊伊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咿呀!」聽蕭雲這麼一說,伊伊這才完全鬆了口氣,眸子微微眯著露出滿臉笑意。

「這小傢伙涅槃成功後果然厲害了許多啊!」吞天雀浮現在空,雖然氣勢不在,可是有伊伊在它也沒有什麼顧忌,同時那雙眸子轉動,不停的在伊伊那身上掃視了起來。

「不錯,果然是在涅槃。」吞天雀點了點頭道。

「咿呀?」小傢伙卻是眨動著眸子露出滿臉疑惑,似乎並不知道涅槃是什麼東西。

它只知道自己睡了好長的覺,醒來後就變得精神十足了。

「什麼是涅槃以後你就知道了。」吞天雀哈哈一笑,也不多言。

在蕭雲和伊伊閑聊的時候,外面的邱衷卻是一臉煞白,完全愣在了原地。

「玄嶸死了,玄嶸竟然死了?」邱衷那蒼白的臉上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

剛才他們裡應外合,配合得如此好,明明已經要得手了,他甚至已經看到了邱玄嶸那刀芒所綻放出來的光芒已經將蕭雲給籠罩,可怎麼在這最後的關頭又被扭轉了局勢了?

邱衷露出滿臉不甘。

這次他可是耗了三次精血,整個人都似老了一二十歲,將近油盡燈枯了。

就是如此,他依舊未能將蕭雲抹殺。

邱衷眸子光芒閃爍,憑藉著對陣法的感應,愣愣的看著那氣息逐漸平靜的陣法空間。

「玄嶸死了,那小獸竟然達到了元丹境,它是什麼來頭?怎麼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邱衷眸露迷茫,實在難以想像,一頭這麼看似人畜無害的雪白小獸竟然會那麼強悍。

特別是當邱衷的眸光落在伊伊脖子上掛著的那尊小鼎時,他的眼瞳不由一縮。

這小鼎就如同飾物一般掛著。隨著雪白小獸不斷搖晃。

這哪像是一件靈器,就如裝飾品啊!

可剛才就是這件小鼎,卻展現出了蓋世之威。將一個元丹境強者生生碾壓而亡。

「現在怎麼辦?」邱衷眸光轉動,心中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已經耗竭了大量的精血。若在出手,不死也得半殘。

可若就此離去,等蕭雲回到了天元宗將此事稟告宗主,他一樣難逃一死。

公然扼殺門中天才,如此大罪,誰都保不了他。

也就在邱衷不知所措的時候,在陣法空間內,蕭雲的眸光一挑。向著四方瞅去。

「剛才這老傢伙耗竭精血牽引陣法一戰,此刻想必已經很虛弱了。」吞天雀眸光上揚,話語中帶著幾分冷意,剛才這一戰它也損耗了許多的本源之火,此刻恨不得將那邱衷挫骨揚灰。

「陣法?」蕭雲眸光轉動,掃視四方,在尋找陣法的陣眼所在。

只要破了陣眼,他就可以毫不費力的脫困而出。

如此一來,抹殺那邱衷也就易如反掌了。

心神釋放出去,蕭雲仔細感應著陣法的布局。

「九靈縛天陣。由九面陣旗以及陣盤組成。」蕭雲心中一動,不大一會就感應道了陣旗的所在,「既然是破陣。那麼就破你陣盤。」隨後,他眸光一動鎖定了前方一處方向。

「那裡就是陣眼所在?」吞天雀眸光一閃,順著蕭雲的眸光瞅去。

「恩。」蕭雲點了點頭,在學習了陣法一道後,對於破陣一道他已經有了心得。

「伊伊,將那陣盤破了。」蕭雲瞅向了肩膀上的伊伊,笑道。

「咿呀!」小傢伙聽後,頗為興奮的一躍而起,那雙眸子中閃爍著暴力的因子。

瞧這小傢伙那興奮的模樣。怎麼看也不是溫柔的范,明顯就是一個暴力份子呀!

嗖!

伊伊身形一動。就向著那處虛空瞅去。

「不好,那是陣盤所在。」見伊伊掠來。外面的袁衷眸光一沉,連忙引導法訣催動陣法,以防止陣盤被破壞,若是陣盤被破壞,陣法也就無法運行,將不攻自破。

若陣法沒有人主持,此時伊伊破陣將暢通無阻。

不過在有人主持的情況下,卻有些麻煩了。

這就是陣法有人主持和無人主持的差別。

刷!

陣法光芒閃爍,九道元氣迸發而出,化為一條元氣巨蟒向著伊伊呼嘯而來。

如今邱衷沒有以精血催動陣法,也只能演化出這種簡單的攻擊了。

咿呀!

當那九道攻擊呼嘯而來之際伊伊睫毛一顫,眸光閃爍,瞅向四方,旋即它那小爪子取出脖子上的小鼎,當即便是向著虛空擲去,只見得那小鼎光芒閃爍立即化為十丈大小。

嗡!

一片光芒綻放開來,如同絢麗的煙花爆發,一股蘊含著玄妙符文的波紋向著四方震蕩而去,旋即便是將那九道攻擊淹沒,在那光紋的分解下,那九道攻擊徹底化為了虛無。

很顯然,伊伊這小鼎也是一件至寶,甚至還擁有著與它類似的神通。

這種神通就是化解人的攻擊,然後以絕對的力量將之擊潰。

如此一來,它完全可以越級而戰了。

「就這麼被擊潰了?」見九道攻擊潰散,那邱衷眉頭緊鎖,整顆心都沉入了谷底。

刷!

下一刻,伊伊小爪揮舞,一道爪芒閃爍便是向著下方的一處實地擊下。

嗡!

當爪芒落下時,一片光紋騰升而起,化為光幕進行抵擋。

這是陣盤的自我反擊,任何陣法都有。

只是在伊伊那一爪之下這光紋氣勢銳減,旋即一道道裂紋浮現,最後嗡的一聲就此崩裂,那爪芒則是以不可抵擋的氣勢落在了下方,那裡有著一個磨盤大小的陣盤。

砰!

一爪落下,這陣盤上面符文暗淡,如同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