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天炎池

第二百九十四章天炎池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九九存生,原來如此。」蕭雲掃視了一眼前方,旋即眸露恍然。

「你知道了如何破陣?」吞天雀一臉狐疑,問道。

旁邊的梁君宇等人也是滿臉好奇。

當初蕭雲在傳承禁地還需要他帶路,難道現在就會破陣了?

不過在想起當初蕭雲在傳承殿時的表現後梁君宇心中的狐疑開始逐漸消散。

「嗯。」對於旁邊幾人那疑惑的表情蕭雲並沒有在意,他法訣引動,將赤翼飛舟收好,旋即身子一動,便向著下方的一處石坡落下,伊伊則是抱著小鼎趴在蕭雲肩膀上,那眸子不停眨動,露出一臉好奇之色,似乎它也想看看蕭雲如何破陣。

蕭雲落在一處石坡上,在前面就是擁有禁制的古山及殘脈了。

這殘脈是以前古山的一部分,如今被分割了出來,相互間隔著一條深邃的溝壑。

「給我顯!」蕭雲眸光一動,手間掐了一個法印,手掌一推這法印當即便向著前方落下。

卻見得這法印落下,前方的殘脈光芒閃爍,散發出一股晦澀的波動。

感覺到那股熟悉的波動,身後的梁君宇等人都是不自覺的退了兩步,似乎怕觸動禁制後被那禁制攻擊所波及,只是在下一刻,當前方浮現出了一個個陣紋後眾人那臉龐上轉而露出滿臉驚訝。

原本的殘脈上只是散亂的山石,很不平整,坑坑窪窪,可此刻在那些山石上出現了一個個陣紋,這些陣紋相互牽引,形成一道防線。不僅護持了這個殘脈,也隔絕了後面的古山。

「這就是陣紋嗎?」梁君宇等人眸露驚訝。

見那些陣紋浮現後,蕭雲眸光轉動。旋即腳掌一動,便向著前方踏去。

嗡!

在眾人的注視下。只見得蕭雲的腳掌踏在前方的一個陣紋之上。

呼!

陣紋光芒閃爍,完全將蕭雲的腳掌淹沒,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讓得梁君宇等人都是不由屏住呼吸,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裡,一個個顯得緊張不已,這可是禁制陣紋,一個不小心將引來大禍啊!

只是就在眾人心中提心弔膽的時候。在蕭雲的身前光紋閃爍,竟然化為了一條長橋,這長橋從殘脈直接橫跨到前方的古山,很顯然,陣紋被觸動了,可是並不是所謂的死門。

「這是通往古山的路?」梁君宇等人皆是一怔。

「呵呵,小雲子,你果然厲害。」吞天雀一喜,連忙遁到蕭雲身邊。

蕭雲淡淡一笑,腳步邁開。順著那光紋凝聚成的長橋踏步而去。

在他踏步而去的時候,也剛好路過了旁邊那紮根於石縫中的九葉天炎聚精花。

呼!

吞天雀手掌拂動,便將這靈萃攝入掌心。一口就吞了。

「這裡面好濃郁的火元之氣。」在後面,梁君宇等人緊隨著蕭雲進入那殘脈裡面。

方一進入當中,眾人就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火元氣。

這裡的火元氣都濃郁的快成為液體了,讓得這幾人體內的真火都悸動了起來。

蕭雲一步步走去,下方則是一條火河,附近可以看到許多的火屬性靈萃。

「呵呵,那麼多靈萃。」吞天雀心中狂喜,不斷掠出去採摘那些靈藥。

伊伊也是掠出,小爪子一動。將一顆顆靈萃攝來,然後當零食吃。

不大一會。蕭雲就踏過那長橋,來到了那古山上。

古山很高。火元繚繞,蕭雲順著一條赤石道向前不斷走去。

因為越是到前方,他所感覺到的火元去就越濃郁。

「在裡面或許有著天炎火脈存在。」吞天雀眸露火熱,說道。

蕭雲點了點頭,憑藉著靈識感知,他已經發現了在古山中有著一處火池存在。

「天炎池!」

走到一處山腰,在前方驀地出現了一座石碑,石碑被光紋所籠罩,散發出一股古老的氣息。

「這天炎池被禁制籠罩了。」蕭雲走到那石碑旁,眸光微動,感覺到了一股晦澀的波動,前方光芒閃爍,火元如同液體在虛空流淌,吸上一口都讓人感覺無比清爽。

「好濃郁的火元氣。」

「在這裡修鍊一定可以讓我踏入半步元丹境。」梁君宇等人在感應到這裡的氣息後,一個個興奮不已,這裡的火元氣之濃郁程度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像,是難得的修鍊之地。

「天炎池?」在略微驚喜後眾人將視線落在了那石碑上。

不過眾人也沒有敢多動,都在看著蕭雲。

到了現在,他們顯然已經是以蕭雲馬首是瞻了。

蕭雲瞅了一眼那光幕,旋即以心神觸動。

「嗡!」那光幕一動,泛著了一陣漣漪,有著一股莫名的阻礙力,使人難以接近。

「吞天進入吞天塔內。」蕭雲略微沉吟,旋即說道。

「進入塔內?」吞天雀微微一怔,眸光閃爍道,「好嘞。」

說完它立即化為一道火光沒入了吞天塔內。

蕭雲也讓伊伊進入了塔內。

我為天炎,人炎合一!

蕭雲凝神靜氣在瞅了一眼前方的光幕後,腳掌驀地一步踏出,便向著那片光幕走去。

嗡!

只見得那火霞閃爍的光幕一顫,旋即泛起了一陣漣漪,蕭雲如同穿透一片水幕進入了當中,很快就消散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如此一幕,讓得旁邊的梁君宇等人瞧得一愣一愣的。

「進去了?」梁君宇一愣,旋即略微沉吟也向著那光幕走去。

另外三個青年也跟隨而來。

嗡!

梁君宇一步邁出,卻見得那光幕泛起一陣漣漪,直接將之掀飛了出去。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