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章志在必得!

第三百章志在必得!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一個慢字如同驚雷一般在這丹元山巔炸響,讓得附近的空氣都躁動了起來。

待得音波滾滾,震蕩開來後,丹元山巔那些南海劍派的修者皆是眉頭一皺不由循聲望去。

在山巔那林蔭中,有著一條巨大的山梯直通山巔,那裡,此刻正有著一個青年向此邁步而來,那修長筆直的身子,穿過林蔭,旋即便是出現在了這處寬闊的丹元台下。

「蕭雲!」帶見到這個青年的身影后,南海劍派的弟子眉頭都是不由緊緊一皺,許多人眸子中有著濃郁的戰意湧現而出,似乎都對這個曾經打敗了陸元的青年充滿了挑釁之意。

「來的好!」當那聲音響徹在耳邊後,薛爍眉頭微挑,準備要騰飛上空的身形也是停了下來,他轉過頭盯著那個緩緩走來的青年,那嘴角間有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浮現。

這笑容似狂野又似不屑,只是當中那絲狂傲之意卻是不言而喻。

刷!

南海劍派的弟子一個個排列在一起,宛若陣隊,皆冷冷的將蕭雲給盯著。

蕭雲卻是無所畏懼,一步步向前走去。

「蕭師兄,等等我們。」不過當蕭雲出現在這山巔後,在那後方一聲呼聲也隨之傳出,然後眾人便是看到,一個個青年才俊如同蜂擁一般從下方的山階湧入了山巔。

只是片刻,就出現了數十個人,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楊海芸以及費葉卿等人皆是陸續趕來,奔掠到了蕭域身邊。

「這是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見得這源源不斷出現的青年男女後,千機門的修者一個個露出滿臉錯愕,「我們不是布下了陣法嗎?怎麼他們都來到了丹元山?」

「莫非是陣法失效了?」

「不應該啊!我們布下的陣法怎麼也得三天後才會失去元氣支持,就此消散啊!」千機門的弟子皆眸露迷茫。有些不可思議的向著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弟子掃視而去。

陣法一道,玄之又玄,門外漢根本就看不懂。更別說從裡面脫困而出了。

可望著那些陸續出現的青年,千機門的人徹底萎靡了。

這種感覺比他們被南海劍派的人擊敗還要無力。

「你們是怎麼離陣而出的?」望著那些從身邊走過的青年。千機門的一個弟子終於忍不住拉住一人問道,瞧他這模特,似乎不問個結果出來,心中鬱氣將難消啊!

「你拉住我幹嘛?」王磊憨厚一笑道,「你那陣法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們蕭師兄只是看了幾眼就帶著我們出來了。」說完,他依舊一甩,白了那個青年一眼就走向前方的蕭雲。

「蕭雲破的?」那個青年一怔。旋即愣愣的向著蕭雲瞅去。

「沒有想到這蕭雲還能破陣!」李凡眉頭一挑,也是露出幾分詫異。

「李師兄,怎麼辦?」旁邊一些千機門的弟子眸露詢問之意。

「既然我們敗了,此事就任由他們爭吧。」李凡眉頭微挑,雖然眸中有著幾分嘆息,卻依舊高傲如常,並沒有要繼續攙和此事的意思,身為千機門的弟子一個個皆身具傲氣。

「恩。」旁邊一個青年點頭道,「這次失去先機也沒有什麼,玄元戰場才是真正的爭鋒之地。在那裡有著無數機緣,我們只要尋到了那處古之遺迹得到了裡面的傳承一定可以縱橫一方。」

「我們就在這附近修鍊吧。」李凡微微點頭,旋即說道。「這裡的丹元之氣雖然稀薄了些卻也比沒有強。」

隨後他與千機門的弟子都在這山巔那巨木旁邊盤膝了下來。

這裡不屬於丹元台下,被禁制所隔阻,所溢出的丹元之氣明顯就稀薄很多。

而這時,海嵐宗與天元宗的幾百名弟子浩浩蕩蕩的登上了山巔,皆彙集在那丹元台之下,在他們的對面便是南海劍派的修者,雖然南海劍派的人一個個氣勢凌人,自視甚高,可是此時也是有人不由皺眉。

因為瞧海嵐宗和天元宗這模樣。很顯然是結成了聯盟。

如此一來南海劍派非但沒有了一絲優勢,反而佔據了下風。

「好。很好,你們這陣勢是結盟要對付我南海劍派了吧?」薛爍眉頭一挑雙眸中似有劍光閃爍。他凝視著蕭雲以及楊海芸等人,話語依舊冷厲,並沒有一絲畏懼的意思。

身為劍修,都有著一股傲氣,特別是這薛朔,他自視甚高,從不願意低頭。

「既是角逐丹元台,自當按照規矩來。」相比那薛爍的凌人氣勢,蕭雲卻一臉溫和,不冷不淡的開口,縱使那薛爍氣勢在凌人,似乎也難以影響到他的一絲情緒。

「這蕭雲倒是有幾分魄力。」有南海劍派的修者微微點頭。

要知道,薛爍身具劍武魂,還領悟了一絲劍意,那身上的氣勢迸發出來就如同萬劍將發,連他那眸光都帶著幾分攝人的氣勢,好像劍鋒落在人的身上讓人不寒而慄。

一般的修者根本不敢與之直視,更別說在這氣勢下如此淡定從容了。

「按照規矩來?」薛爍眉頭一挑,道,「你的意思是進入丹元台角逐?」

「不錯。」蕭雲說道,「勝者為王,只有力壓群雄的人才當享受丹元灌頂的待遇。」

「好。」薛爍嘴角一扯,浮現出一抹笑容,如此一來也省得發生大衝突了。

「可若是他們幾人聯手,那該如何?」南海劍派有弟子露出擔憂之色。

若是海嵐宗與天元宗先聯手戰敗南海劍派的弟子,在進行角逐,對於他們南海劍派來說太不公平了,一時間,許多人眉頭緊鎖,感到有些不忿,對於天元宗和海嵐宗更加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