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零五章所向披靡

第三百零五章所向披靡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薛爍的話語很淡然,嘴角還帶著幾分笑容,可以看出他這話是由心而發。

經過剛才的一戰,他的氣焰有所減弱,他對蕭雲的成見及不服也蕩然無存。

轉而的是一種敬畏!

對於強者的敬畏!

「道無止境,只要以謙卑之心不斷學習,一定可以超越前人。」蕭雲也是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說道,對於這薛爍他也是有著幾分好感,這絕對是一個可和陸元堪比的天才。

更讓人敬佩是薛爍的心性。

一個霸道,狂傲的人卻敢於言敗,足以說明此人的不凡。

最難能可貴的是薛爍並沒有如陸元那般非得要竭力出手拼個你死我活。

這就說明薛爍的心性比陸元還強,並不太固執,狂傲的心中始終有著一盞明燈。

不然換做一般人非得催動劍武魂,拼個你死我活不可。

「希望你我以後能夠在相互切磋。」薛爍淡淡一笑,抱拳道。

「應該有機會的。」蕭雲一笑道。

「好,我會找你。」

薛爍眸中有著火熱的光芒閃爍,他轉身欲走,旋即回頭問道,「你可會去玄元戰場?」

「會去。」蕭雲說道。

「如此最好,我也會去。」薛爍微微一笑,隨後轉身便走,取出腰牌一片光芒閃爍,帶著他從那個決戰台內走出,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丹元台上,旋即他眸子微眯瞅向了那冠位。

「冠位?」薛爍淡淡一笑,就此轉身離去,似要離開丹元台。

這次他雖然敗了無緣冠位,可這一戰給他帶來的感悟卻比踏入元丹境還難得。

之前薛爍早就感悟到了人劍合一的一絲意境。

可是他卻沒有將之領悟透,總覺得還差了一些什麼。

感覺這種意境和他那霸劍道的意境有些相差。陷入了一種迷惑魔障當中。

可是在見識到,親身感應了蕭雲所展現的那人炎合一的境界後,他終於是徹底明悟。

原來各種勢皆可融合。可以化為一種意境。

這種明悟勝過十年苦修,相比而言那丹河灌頂的資格之得失卻顯得無關緊要了。

「薛師兄!」在薛爍要離開的時候。另外一個決戰台內,光芒閃爍李子龍和黃江鶴紛紛出現,顯然他們也在此刻結束了戰鬥,當下李子龍連忙喊住薛爍眸露詢問之意。

剛才透過那決戰台李子龍也看到蕭雲和薛爍一戰的情況。

李子龍心中狐疑,不明白為何薛爍會如此輕易的言敗。

他明明還沒有竭力出手啊!

那黃江鶴也是一臉詫異,這應該不是薛爍的風格啊!

「呵呵,我敗了。」薛爍一笑,似乎知道李子龍心中想。

「可是……」李子龍皺眉。對薛爍的舉動有些難以理解。

「待會你與他一戰,那麼便會明白我所言了。」薛爍眸子微眯,笑道,「有時候雙方一戰並不一定要竭力出手,你便能知道誰強誰弱,既然如此又何必過多的執著了?」

「接下來的角逐,你們繼續。」薛爍展顏一笑,笑容如春風,轉身便就此離去。

呼!

在眾人狐疑的眸光注視下,薛爍離開了丹元台。

當薛爍出現在虛空的剎那。南海劍派幾位準元丹境,半步元丹境的天才便是彙集而來。

「薛師兄,你怎麼出來了?」見到薛爍出場。南海劍派的人心中充滿了錯愕。

按理說,應該是薛爍獲得第一才是啊!

怎麼會是他出來了?

從丹元台退出可是代表著失敗啊!

南海劍派的修者都滿臉頹廢,有些失落的盯著薛爍。

「我敗了,自然當出來。」薛爍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師兄弟,說道。

「敗了?」眾人一愣,旋即說道,「你連劍武魂都還沒有催動,怎麼就敗了?」

「是啊!」南海劍派的弟子紛紛附和道,「只要您催動劍武魂竭力一戰。那蕭雲必敗。」

「敗了便是敗了,如果連這個現實都接受不了如何能成為一個強者?」薛爍眉頭一挑。眸子帶著幾分凌厲掃視著身邊的那些師兄弟說道,「一個強者。當醉心於武道,這些虛名何必在意?」

「一時的成敗,不要緊,若是你在心境,境界上停滯不前,那才是真正的失敗。」後面的話語略帶嚴厲,使得南海劍派的弟子都陷入了沉吟,不敢在繼續多言。

一些天賦略強的人卻是在琢磨薛爍說的話語。

「看來薛師兄的心境真的不是我能堪比。」一個青年眸露迷濛,喃喃自語。

很難想像,一個備受矚目的天才在萬眾矚目下敗了還能保持這等心境。

這才是真正的天才。

體質的差距為天生,可是這心境上的差距卻代表著一個人修養與境界。

薛爍淡淡的道了一句後,他從那虛空飄然落地,獨自找了一個清靜的地方開始閉關。

在剛才一戰中他有所感悟,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之消化。

而在薛爍退出之際,那黃江鶴也退出了。

在與李子龍一戰中黃江鶴落敗。

另外一方楊海芸與費葉卿一戰也落下了帷幕,竟然是費葉卿落敗離開了丹元台。

此時在丹元台上只剩三人。

蕭雲,李子龍,楊海芸。

接下來也就是他們角逐冠位了。

只是此時的這結果卻讓楊海芸與李子龍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甚至這兩人心中很不是滋味。

因為他們都沒有把握在薛爍手中獲勝,可蕭雲卻贏了。

這代表著什麼?

這豈不是說蕭雲比薛爍還強!

這無形中給了他們一種莫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