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零八章丹河灌頂

第三百零八章丹河灌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那多謝蕭師兄了。」聽此此言,楊海芸美眸眨動,笑靨如花,心中也是頗為歡喜。

此時的她已然改口稱蕭云為師兄,這是對強者的認可,也是尊重。

蕭雲擺了擺手,表示客氣。

「那小妹告辭了。」楊海芸展顏一笑,旋即就此告退。

在丹元台上也就只剩下蕭雲了。

此時決戰台已經消散,有的只是那濃郁的丹元之氣。

蕭雲慢慢的向著那丹元台中的冠位走去。

饒是以蕭雲的心性,視線落在那冠位上時依舊是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氣。

「冠位,丹元灌頂?」蕭雲眸子微眯,自己終於是憑藉著實力爭取到了想要的一切。

那種感覺頗為充實。

蕭雲一步步邁上那台階走到冠位邊。

冠位金光閃爍,很寬,如同一尊王位,顯得大氣磅礴。

在這冠位上刻有許多的符篆,似可溝通天地,此時一片光幕正將之給籠罩著。

想要開啟冠位,就必須在踏上冠台後等待片刻,在以腰牌開啟。

這是為了公平,公正。

只有這樣別的人才能在第一個進入冠台時立即出手挑戰,以此爭奪冠位。

不然一到此地就可開啟獲得丹元灌頂,也就不是冠位,只是在比速度了。

蕭雲瞅了一眼那冠位,旋即手掌一翻,那腰牌便是就此浮現,待得腰牌上光芒閃爍,一個符文便是沒入了那冠位上的光幕中,在那裡一股晦澀的波動開始瀰漫開來。

嗡!

冠位的光幕一顫,整個虛空都泛起了漣漪,似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連接了天地。

「冠位終於是開啟了啊!」

「沒有想到此次竟然會是天元宗獲得冠位。」見得那冠位的虛空泛起了一陣漣漪。各派的修者都不甚唏噓,不過眾人卻並沒有太多的意見,有的只是羨慕罷了。

在楊海芸與蕭雲一戰後。眾人已經完全被後者所折服。

很顯然,無論是力戰薛爍。還是李子龍,蕭雲都是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勝。

不然豈會有那麼好的運氣連勝三人?

這三人還是各派這群弟子當中的佼佼者。

誰會輕易將冠位拱手讓人?

這可是一次難得的機緣,可助人踏入元丹境啊!

那天元宗的弟子卻是感覺無比的驕傲。

近幾次丹元山開啟,各派爭鋒所獲得冠位的都是南海劍派,讓得各派顏面無光,如今蕭雲無疑是為天元宗爭奪來了無上榮耀,身為天元宗的弟子一個個都感覺自己臉上有光。

嗡!

在數息過後,冠位上紋路流轉。旋即化為一道光柱衝天而起,出現在了那丹元山的上空,最後整片虛空都是為之一顫,這光柱沒入了那封印著戰域的光幕當中。

而當這光柱沒入戰域的封印光幕當中後,一股浩瀚的波動便是在整個戰域瀰漫開來。

這股波動驚動人所有還在戰域內的人。

旋即虛空中泛起了一片漣漪,一排大字便是就此浮現。

冠!

首先映入眾人眼裡的是一個大大的冠字。

「冠位已經決出了嗎?」在戰域內,一些並沒有及時趕來丹元山的青年皆是抬頭望天,也被這波動驚擾,此時皆帶著滿臉期許的眸光將那片泛著漣漪的虛空給盯著。

「這次肯定是我南海劍派的弟子獲得冠位。」

「應該是薛爍薛師兄!」一些南海劍派的弟子眸露精光,抬望虛空時眸中有著幾分傲慢浮現。似乎在他們看來這冠位非他們南海劍派莫屬,別的人根本不能與之爭鋒。

「會是薛師兄嗎?」在一處火脈當中,幾個青年抬望虛空喃喃道。

「他應該能與薛師兄一戰吧?」朱劍鳴抬望著虛空。口中喃喃道。

不知為何,他心中有著一種莫名的期許,腦海中浮現了一個青年的影子。

在那一戰後,他對蕭雲充滿了敬意。

這虛空泛起漣漪的時候,在戰域外的虛空也同樣的泛起了一陣漣漪。

一個冠字也是出現在了各派長者的視線當中。

這是昭告天下,讓整個南疆的人知道誰為冠。

「會是誰呢?」在外面的高台上,五大派的那些長者也是露出滿臉期許。

唯有南海劍派的長者卻是一臉傲然,那模樣似乎在說,誰獲得冠位還要說嗎?

顯然。他也認為這必將是南海劍派弟子的囊中之物。

在眾人一臉期許的盯著那虛空時,在那冠字下方又浮現了一排字幕。

天元宗弟子。蕭雲!

字跡很清晰,如同星辰一般懸浮在天空。閃爍耀眼。

只是當眾人發現這幾個字時,一個個都傻了眼,心都沒有差點跳了出來。

「蕭雲?這怎麼可能?」南海劍派的弟子一臉驚訝。

「這是怎麼回事,不應該是薛爍嗎?」南海劍派的那個鄒老眉頭緊鎖,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這個結果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擁有準元丹境還身具劍武魂的薛爍怎麼會敗?

「這結果肯定錯了。」另外幾個南海劍派的長者也是連連搖頭,同時也搓了搓眼睛。

可是在定睛一看,那虛空中的字跡清晰無比,再也真不了了。

「蕭雲?」在旁邊,海嵐宗以及天元宗的長者都是一愣發出一聲驚訝,顯然也是沒有料到會有這麼一個結果,要知道,蕭雲入戰域時才不過真元後期,豈能與那一堆准元丹境的天才爭鋒?

此時就連姜殿主也被那結果震了一震。

在入戰域時他對蕭雲也沒有報太多的希望,只是叮囑後者儘力而為,一切以天炎赤金為重,何曾想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