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一十四章邱雨寒

第三百一十四章邱雨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許多人就算進入了天都域,也只是去當外門弟子的份,想要被收為內門弟子難如登天。

饒是如此,這外門弟子的名額也夠人眼饞了,也眾人的目標。

如今在天元宗主峰中,那處寬闊浩大的演武上,已經彙集了各峰的弟子。

雖然有些人並不會參加比賽,卻也對此充滿了期許。

畢竟這可是天元宗年輕一代弟子中最激烈的爭鋒。

這一次那些真正的天才都將嶄露頭角,許多人都想見識一下這些天才的實力。

在演武場中,有著一處高台,那裡以歐陽塵為首的長者以此落座。

這次比賽可謂是天元宗的盛事,那些脫穎而出的弟子都關係著天元宗的未來。

所以就連歐陽宗主此次也是親自來此觀看。

那大長老,曹老殿主,邱玄機,等長老也出席。

在當中還有許多蕭雲未曾見過的長者,都有著准元嬰境的修為。

在這高台前,還有著一個略低的待戰台。

在這待戰台內所站立的皆是將要參加比賽的弟子。

不過,除了一些站立的弟子外,還有十人列外。

這十人都端坐在一張奢華的闊椅上,一個個氣息深沉,散發出一股不凡的氣勢。

虛空中各峰要參加比賽的弟子已經開始在偃演武場邊緣的一個高台進行登記。

這是為了防止有人冒名頂替,偽造年紀,等等。

天都域需要的年紀輕的天才,所以一旦發現有人隱瞞了年紀,必將重罰。

年紀可以隱瞞,可是天都域一些強者煉製『生命之輪』。可以判斷出人的確切年紀。

在這生命之輪下任由人都將無所遁形。

在進行登記後,這些人都落於那待戰台上。

咻!

蕭雲向著這片虛空遁來,對於附近的一切早就已經瞭然。

「那是蕭雲!」

「他也要參加玄元戰場的名額爭奪賽嗎?」當蕭雲出現的剎那。這演武場附近所彙集的數千道人影頓時向著他瞅來,眸子皆是露出一種敬畏。以及崇拜的光芒。

「蕭雲若是參戰,必可進入前十。」

「前十?我看他可以排入前三,他可是在戰域內擊敗了那准元丹境的薛爍啊!」在驚呼聲響徹開來後,一些議論聲也是隨之響起,在得知蕭雲擊敗了薛爍獲得冠位後,天元宗的弟子對他的崇拜儼然也更多了幾分,甚至都有人快要將之當成年輕一輩中的代表了。

「他就是蕭雲嗎?」在待戰台上,那些端坐在闊椅上的青年眸子驀地睜開抬頭望天。

當瞧得蕭雲後。眾人眸中都是露出一些怪異的光芒。

同為天才,如今光芒被遮,他們心中也是感到很不是滋味。

特別是當中有有人,那雙眸子當中有著凜冽的寒光閃爍。

這個人姓邱,名雨寒,為邱家的子弟,身具寒靈體,靈體值為六十七,為躍龍峰少有的天才之一,那名聲比起沒有領悟奧義之前的雷泰還強。最近一直在閉關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實力。

可是從他此刻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看,他的實力絕不是一般的准元丹境可比。

或許已經踏入了元丹境。

「蕭雲!」邱雨寒眉頭一彎,雙眸凝視著遠處虛空那驀然出現的青年。他那輕放在椅臂上的手掌,緊緊握起,那根根青筋凸起,一股濃郁的仇恨之意從他眸子中不斷攀爬而升。

近來邱雨寒一直在閉關衝擊元丹境,對於外界的事情並不知情,可就在他出關後卻得知了一個個噩耗,他那幾位兒時的玩伴竟然都已經殞落,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名叫蕭雲的傢伙。

對於事情的起因,邱雨寒並不感興趣。他只知道自己的族弟殞落了。

而他,必將手刃仇人!

當這邱雨寒的眸光落在蕭雲身上。後者立即便是感應出了當中那股殺意。

「我和他有仇?」蕭雲眉頭一彎,不由暗暗瞅了一眼那邱雨寒。

「竟然有著元丹境的修為。」當仔細感應而去。蕭雲眸露驚訝,從後者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渾厚的氣息波動。

那氣息赫然是元丹境的修者才有。

此人能在這個年紀便踏入此等緊緊,可以想像,他的天賦該何等強悍。

所以蕭雲對邱雨寒也多看了一眼。

不過也僅僅是如此。

如今的蕭雲可並不認為自己會比這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差。

除了邱雨寒外,別的人對蕭雲卻是充滿了好奇。

在高台上的長者也是發現了蕭雲到來,不過卻並沒有太多的表示。

「卻不知我需要登記不?」蕭雲也沒有理會那邱雨寒,他掃視了一眼四方旋即身形一頓,便向著前方的高台遁去,在到達那高台邊緣時,他身子一晃便飄落於那些長者面前。

既然來此怎麼也得先打個招呼。

「蕭雲拜見宗主,諸位長老,殿主……」蕭雲先是向歐陽宗主施禮。

旋即他又向著旁邊幾位長者示意,身為晚輩,對於這些基本的禮數,還是不能缺的。

「無需多禮。」歐陽塵手掌微都淡淡的道了一句,旋即便是打量了一翻蕭雲。

「還在准元丹境?」見得蕭雲的修為後,歐陽塵微微一怔,旋即暗道,「想來是他的體質非凡,沒有一條真正的丹元脈補給丹元之氣根本無法突破,如此也好,積累越多,等爆發起來必將驚世,那樣才能走得更遠。」

姜殿主等人瞅了一眼蕭雲,心中雖然訝異,不過也很快就釋然了。

達到了這般境界,他們視野開闊也知道許多道理。

有時候厚積薄發比起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