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一十五章挑戰蕭雲?

第三百一十五章挑戰蕭雲?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咻咻!

當那聲音響徹的剎那,三百二十七人都向著那高台掠去,旋即開始抽籤。

隨著抽籤結束,眾人各自得到了出場的順序。

在抽籤台附近,有著十個寬闊的演武台環繞,十場比賽也是在抽籤結束後開始了。

十個比賽台,三百二十七人,足足比了三十二次才決出第一輪的結果。

在經過戰了一輪後,王磊,段靈兒實力都有所提升,憑藉著靈體倒是得以晉級。

他們當初在戰域內就差點要踏入半步元丹境了,加上回來後又服用了摩羅冥果,經過此次淬體,體質也得以提升,靈體值都提升了幾個百分點,段靈兒達到了四十七。

那王磊與周平達到了四十三及四十一。

這三人已經無限接近半步元丹境了。

至於顏真以及顏漠兄弟,他們並沒有參加此次比賽。

玄元戰場太殘酷了,不是誰都能去參加。

想去玄元戰場的人多半是想賭一把,許多人都是出自寒門,想憑此魚躍龍門。

往往來自寒門的天才心智堅毅,有著常人不可有的毅力。

當然,一些大氏族的天才子弟由於基礎好也一樣有人想再進一步。

比賽一場場的進行,可謂是精彩紛呈,讓人大開眼界。

在兩個時辰後,終於是決出了九十名。

這九十人都可以獲得進入玄元戰場的名額。

不過當中有幾人因為在戰鬥中受傷太重,也就自動放棄了這個機會。

最後,一共剩下八十五人。

在加上待戰台上端坐的十一人,便是九十六人。

當中王磊,李尊,趙政等人都有幸獲得了這個名額。

不過那周平與段靈兒運氣不好。遇到了一個實力不錯的天才就此落敗。

見段靈兒落敗,蕭雲卻是鬆了口氣。

玄元戰場太過危險,他並不贊成這個女孩進入那等地方。

相對而言這天元宗更適合她發展。

可是段靈兒卻是一臉沮喪。她知道至此後或許自己將那個青年成為兩個世界的人。

那些獲得名額的人心中皆高興不已。

他們不僅可以進入玄元戰場,還可以獲得一些賞賜。就連他們的族人也將得到優待。

從此後,連續五年他們的族人都可推薦一名族中子弟來天元宗。

當然,若是誰能挑戰待戰台上那十一人成功的話,將得到更豐厚的賞賜。

這是天元宗對進入玄元戰場那些弟子的獎勵,也算是撫恤。

因為進入裡面生死難料,若不給予足夠的支持,這些人也很難下定決心進入當中。

「接下來,便是挑戰賽。你們可以任由挑戰這裡的十一人,每個人只有三次機會。」在那演武場中間那個高台上,一個裁判模樣的中年男子眸光一凝在掃視了一眼那八十五個弟子,沉聲道。

「挑戰他們?」聞言,這八十五人眸光一轉,視線落在那待戰台時皆是不由抿了抿嘴。

感受著那些眸光,蕭雲嘴角掀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曾幾何時,他是挑戰別人的存在,如今卻換做別人來挑戰他。

這就是差距,也是這一年他所獲得的成就。

只有強者才有資格被人挑戰。

八十五名弟子眸光掠動。在待戰台上那十一名弟子身上一一掠過。

很多人的眸光都是一掃而過,眸中儘是敬畏,並沒有挑戰之意。

這十一人幾乎都有準元丹境。甚至有三人已經踏入了元丹境。

如此實力著實讓人忌憚,誰敢挑戰?

這八十五人中,李尊已經踏入了半步元丹境,趙政也達到了這個境界。

他們的體質也是最強者之一。

剩下還有十七人已經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可是這些人體質一般,甚至還有幾人是在丹元山汲取了丹元之氣才得以突破,年紀已經達到了十九,在這些弟子當中也算是大年青年了。

這些人都緊了緊手掌,雖然想獲得更高的獎勵。卻並沒有勇氣去挑戰。

因為能坐在那待戰台的人個個都是天之驕子,絕非常人可比。

李尊和趙政相視一眼。最後選擇了放棄。

他們天賦極強,甚至可以與准元丹境修者爭鋒。可現在卻不是一戰的時候。

到了玄元戰場,有的是機會讓他們大展拳腳沒有必要在此浪費元氣。

「沒有人要挑戰嗎?」見眾人遲遲不語,那裁判沉聲道。

「沒有。」眾人一起開口,沒有人進行挑戰。

「如此也好,你們來此登記下名字吧。」裁判微微點頭,對於眾人的選擇並沒有一絲看不起的樣子,甚至高台上的長者與附近那些圍觀的弟子都是默默的點頭,表示贊同。

既然已經經過幾次拼搏,走到了這一步,何必再去挑戰了?

若是在挑戰時受傷那麼一切都將成空。

不大一會,眾人都登記好了名字。

「你們若是有意可以相互挑戰,不知可有人要挑戰?」旋即那裁判視線一轉,落在了待戰台上那十一個端坐在闊椅上的青年,這些人除了蕭雲,剩下十人都是躍龍峰的弟子。

此時他們的排位是按照躍龍半年前一次比賽而排。

如今距離那次比賽已久,眾人也皆各自閉關有所收穫,實力肯定也將有所起伏。

特別是那雷泰,如今他排位第才第六,可自從他從雷之武道碑有所領悟後人實力不斷提升,戰力只怕已經可和那普通的元丹境修者一戰了,完全可以挑戰元丹以下的修者。

不過雷泰眸光轉動,淡淡的掃視了一眼旁邊的幾位師兄弟,並沒有要挑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