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一十八章靈器?

第三百一十八章靈器?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比賽台上,寒氣從邱雨寒體內奔涌而出,那等浩瀚程度讓人咂舌,此時這寒氣的濃郁程度也是非同小可,每一絲都是寒之丹元,隨時都要凝結成冰晶,使這天地都化為冰的世界。

「傳聞寒靈體若是修鍊到元丹境便有著機會轉化為冰靈體,達到那冰封天地的程度。」當這股氣息散發出來後核心殿的李尊等人也是為之露出凝重之色,盯著前方道,「看來這邱雨寒的體質已經很接近冰靈體了,如今他毫不保留的出手非常人可比啊!」

「這是一個勁敵,也不知蕭師兄可能應付?」趙政眸光一凝,也是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縱使他自己天賦不凡,可是境界終究還是低了一些,所以對邱雨寒此時展現出的戰力也不敢小覷。

不僅是趙政與李尊,幾乎全場的修者都露出滿臉緊張之色,與此同時那眸子中還帶著幾分興奮,這才是真正的對決,精彩的一戰即將開啟,再也不是剛才那種試探性的攻擊了。

在這種寒之丹元下,蕭雲也是感到了自己體內的丹元快要凝聚了,縱使是催動吞天訣也難以抵禦如此浩瀚凜冽的寒氣,這種寒元已經超出了一般的寒氣,可以稱為冰元之氣了。

「既然竭力出手,那麼我就奉陪到底,看看到底是你的寒元厲害,還是我的真火強悍。」蕭雲眸光一凝,也不在有所保留,那識海內紫色的武魂光芒一閃,在那雛形火丹內,一股浩瀚的火炎就如同火山噴薄一般從他的眉心席捲而出,那般氣勢絲毫不比邱雨寒弱多少。

浩瀚的火炎席捲而出,耀眼的紫光也是隨之綻放開來。那炙熱的氣息波動如同洪流一般肆虐開來,在這片虛空發出一陣呼嘯之聲,在比賽台的上空火流和寒流交鋒。形成一個氣旋。

嗡嗡!

這種對持下虛空都在顫抖,發出嗡嗡之聲。就差沒有閃爍出驚雷了。

遠遠看去,整個比賽台都被火元和寒元所繚繞,紫光閃爍,另外一般則是如白浪驚天在這兩種丹元之中分別站立著一個青年,在他們身上一股強大的氣勢也是不斷攀升著。

蕭雲全身都被紫色的火元所繚繞,他就如同一尊火神,霸氣十足又不失飄逸出塵。

在那火光的渲染下,他的眸子都成為了紫色。長發飛揚時也是紫光閃爍。

他衣袍舞動,火流在周身閃爍不停將虛空都燒得扭曲了起來,附近空氣中的水汽幾乎被焚為霧氣,不斷的蒸騰而上,化為了氤氳的霧氣,這種霧氣在紫光的照耀下又變成了紫色。

一時間,蕭雲所在的方位簡直如同一片天外化境,顯得飄逸出塵,不是人間可有。

「好濃郁的火元!」當那火炎瀰漫開來時,遠處的修者也是感到心驚肉跳。

這種火炎才炙熱完全超出了一般的火焰。已經達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

「這就是無暇之火嗎?」趙政眸子微眯,一絲壓力徒然湧上心來。

趙政曾經就與蕭雲有過一戰,那一敗讓他有些不甘。想有朝一日能一雪前恥。

可如今看來,自己在進步的同時這蕭雲也在進步,想要超越此人太難了。

「這實力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准元丹境修者啊!」在待戰台上,那幾位端坐在闊椅上的天之驕子眼角皆是一顫,他們距離前方的比賽台較近,只有幾百米的距離而已,那股強大的波動肆虐而來,讓他們感同身受,那種力量。讓幾位準元丹境修者都感到了一絲危機。

「這蕭雲的確不凡。」幾名准元丹境修者露出一臉凝重,眸中的傲氣皆以消散。

當初蕭雲與他們並列而坐的時候幾人還心存不悅。更多的是不服。

因為在心中他們難以接受一個後入門的師弟竟然可與他們爭鋒。

可現在看來後者的確有這個實力,甚至還可以威脅到他們。

雷泰則是眸露精光滿臉期待的將前方盯著。上次蕭雲與陸元一戰讓他感觸頗深,在閉關後對武道真意的感悟提升了不少,他現在還想在繼續觀看,希望能在這個天才身上找到新的道。

比賽台上,邱雨寒氣勢凌人,他白衣飄飄,一頭烏黑濃密的長髮也在隨風飛揚。

前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也是讓他略感驚詫。

「無暇武魂,如今他的武魂也接近准元丹境了吧?」邱雨寒眸光轉動,在仔細感應著蕭雲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波動,只有知己知彼,找到對方的弱點,破綻才可以將之一舉擊敗。

不僅如此,在一戰時信心也很重要。

唯有擁有足夠的信心,凝聚無上氣勢才能氣勢如虹。

所以許多人高手在大戰時都會先進行蓄勢。

當然,也只有遇到真正的對手時才會蓄勢,若是敵人太弱,幾乎是一招便可將之擊敗。

「火可焚盡一切,特別是水的剋星,只是水到極致,便是為冰,冰元一出可冰封天地。」邱雨寒雙眸冷厲,緊緊的盯著前方的蕭雲道,「今天,我便讓你看看我這寒元冰氣如何冰封烈焰。」

呼!

當邱雨寒的話語落下,他整個人也是隨之一動。

寒元化冰訣!

只見得邱雨寒雙手引動,附近的寒元之氣開始蠕動,整片天空的溫度驟降。

呼!

驀地,待得一個法印被凝聚而成後,前方虛空,驀地一顫,有著疾風在呼嘯雪花開始飄灑而下,邱雨寒腳步邁動,向著前方逼近,他整個人都似乎置身於元當中又如本身就是這寒元的一部分。

待得那雪花落下,前方的虛空也是要凝固,本來還頗為洶湧在與寒元糾纏的火炎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