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二十章靈級鎧甲!

第三百二十章靈級鎧甲!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蕭雲獲勝,讓得全場的氣氛沸騰了到了極點。

那些來自各峰的弟子一個個振奮不已。

剛才那一戰太精彩了。

蕭雲宛若戰神,勢不可擋,攜帶著無盡火炎力破那重重寒元。

一個元丹境的天才卻敗了。

那種場景,想一想都讓人激動。

蕭雲走到待戰台,安靜落座於那排位第三的位置,旋即雙眸閉目凝神。

剛才這一戰他算是竭力出手,將紫炎武魂催動起來耗竭了大量的真火,此時略顯疲倦,不過紫炎武魂有所損耗,可是他識海內的戰武魂卻越發強大了起來,原本很模糊的虛影,如今終於是開始出現了一些輪廓,不在如以前一樣顯得那麼飄渺虛無了。

「這戰武魂果然只要不斷激發體內的本源戰意就可以得到提升,如今一來就還有著挖掘的潛力。」蕭雲內視了一眼識海內的戰武魂需要,心中暗忖,只要還能成長,就是好事。

若是止步於此,就算覺醒了這戰武魂也沒有太大的用處,很難助他踏上武道巔峰。

天地浩瀚,有著無數天才妖孽,就算蕭雲在這天元宗能稱雄一時,可是遇到了那些真正的天才妖孽很顯然這點底蘊是不夠的,所以那就得需要一個可以不斷成長的戰武魂。

蕭雲閉目開始仔細感應,融合那種戰意。

同時他也在仔細的琢磨,想要更加了解戰武魂。

他覺得這武魂不應該只是加持戰意才是。

若真的止步於此,那豈非只是一個戰鬥工具?

既然這戰武魂可以排行到上古十大武魂之七,那麼肯定還有著過人之處。

只是蕭雲仔細感應而去,很難發現什麼。

如今的戰武魂覺醒的力量還太稀少了,無法展現出種種奧義。

蕭雲端坐在待戰台。顯得風輕雲淡,沉浸在自己的感悟當中。

如此一幕,在高台上那些長者看來。皆是露出滿意之色。

力敗元丹,成為了萬眾矚目的存在。可是卻不驕不躁,並沒有失去自我,如此心性太難得了,這正是一個武者應該有的秉性,遇到強敵卻無所畏懼,可勝了又不驕不躁。

只有這樣的人才能一直明本心,認清自己的道路。

「這蕭雲若留在天元到的確是埋沒他了。」一些長老微微點頭,對蕭雲表現出來的天賦以及心性都頗為滿意。這樣的人就算前往了浩瀚的武道天地也一樣可以出人頭地。

邱玄機眉頭緊鎖,不由輕嘆了口氣。

經過這一戰,身為元嬰境的強者,他自然是明白邱雨寒和蕭雲之間的差距。

邱雨寒雖然天賦不錯,可終究還是不夠,此時也是藉助元丹境的修為才能與蕭雲力戰那麼久,一旦兩人的境界相同那情況必將一邊倒了,他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而他想要憑藉邱雨寒出氣的念頭也隨之夭折了。

「你們可還有誰要挑戰?」當蕭雲落座後,那裁判眸光掠動,掃向了待戰台另外幾個天才。這些人當中有一個赫然便是費葉卿,排位於第五,不過他此時雙眸緊閉。並沒有一絲要出手的意思。

在丹元台時他就見識了蕭雲的不凡,如今蕭雲力敗了邱雨寒更是徹底被折服了。

縱使蕭雲耗竭了不少真火,卻也不可小覷。

再者,這裡許多的人都是天才,自負甚高,也不願意乘虛而入。

當那名裁判的聲音落下數息時間後依舊沒有人開口。

那排位第一的萬行山與羅九隻是略帶讚賞的瞅了一眼蕭雲,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好,既然沒有人挑戰,那麼此次比賽就此結束。」見無人開口。那裁判沉聲道。

「終於結束了嗎?」附近圍觀的修者眸光轉動,此時那心中的震撼才被平復了下來。

剛才蕭雲和邱雨寒一戰驚天動地。在眾人腦海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這種震撼,只怕許久也難以消散。

「你們休息五天。屆時將來此彙集,前往玄元戰場。」那裁判沉聲道。

「五天後就將要前往玄元戰場嗎?」蕭雲眼皮挑動,眸中不由掠過一絲訝色。

玄元戰場,這是他拜入天元宗的目的。

只有進入玄元戰場才有機會踏入天都域。

而到了那時候他才可以尋到他父母,尋找到蕭靈兒以及尋找到曾經那讓他心動的女子。

凌兮!

呼!

想起當時凌兮離開時所言,蕭雲便是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氣。

如今他要證明,他蕭雲並不比別人弱,他一定可以達到那個高度。

那時候,她凌兮也就不會在為以他蕭云為恥了。

不僅是蕭雲,其它獲得了進入玄元戰場名額的人也是不甚唏噓。

「五天後就將直接動身嗎?」有人問道。

「恩。」那裁判開口道,「你們現在好好調息,至於你們的族人門中自會竭力照顧。」

「是!」聞言,那些人目光立即變得堅定了起來。

既然獲得了這個機會,現在要做的就是調整好狀態。

「可惜,我等卻不能一睹那玄元戰場的風采!」附近一些人眸露唏噓喃喃道。

玄元戰場,那是一個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地方。

在那裡有著無盡的機緣,如夢幻中的化鏡讓人嚮往。

與此同時那裡又危險無比,如無間煉獄,讓人談之色變。

遠處,顏真,顏漠等人都是滿臉感慨。

段靈兒眸光流轉,視線彙集在待戰台一動不動,旋即她輕輕的嘆息了一聲俏臉上,露出一臉憂愁,那眸子中更多的則是無奈,她知道,五天過後或許便再也見不到蕭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