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二十五章豈能屈服?

第三百二十五章豈能屈服?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那略顯冷厲的話語從遠處虛空震蕩開來,讓得山崖附近那緊張的氣氛為之一變。

在這一剎那,天元宗與北玄宗的弟子都是不由循聲望去。

「蕭師弟?」萬行山眉頭一挑,當即便是向著那道赤光所在瞅去。

咻!

卻見得在不遠處的天際,赤光掠動,蕭雲御使著赤翼飛舟正向此急速趕來。

「是蕭師兄。」聽得那熟悉的聲音,天元宗的弟子感到莫名的振奮。

雖說蕭雲只是在上次比賽中排位第三,還不能與萬行山堪比,可是在當他出現之際眾人心中就有著一種莫名的自信湧現,心中的煩擾頓時消散,腦海中也是有著一幕幕畫面浮現,不論是力敗陳劍與陸元,還是在丹元台奪冠,這些事情本來都被人認為不可能。

可是這個青年偏偏都完成了。

就在前些天,他甚至越級一戰,力敗那同是天之驕子的邱雨寒。

眾人似乎覺得只要有蕭雲在,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

在無形中蕭雲已經成為了天元宗這些弟子的靈魂支柱。

「還有同門趕來嗎?」虛空中那北玄宗的林天旭眉頭一挑,也是循聲望去。

不過北玄宗的弟子並沒有慌張。

在南荒各大疆域,雖然宗派林立,可是能與北玄宗堪比的宗門太少了。

他們可不相信,這個擁有著數十名真元後期圓滿境弟子的宗派也能與北玄宗堪比。

這樣的門派頂多也就只有依附強派的命運,不然的話想在這片戰場立足可沒有那麼簡單。

咻!

虛空中赤光閃爍,蕭雲駕馭著赤翼飛舟遁來。

當停在那片虛空時,他眸光一凝,掃視了一眼那林天旭等人,旋即便是飄落于山崖下。

在剛才蕭雲遠遠的將靈識釋放出來已經觀察到了這裡的波動。甚至連那林天旭的話語也被他清晰聽見,讓他臣服於人顯然是不可能的,身為武者必須有著應有的氣節。

所以他當下便極速趕來。

羅九眸光如刃。也是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那虛空中的北玄宗弟子。

萬行山見得蕭雲等人到來,眉頭也只是略微舒展。那臉色依舊顯得很凝重,對於如今的局勢感到不安,他瞅向蕭雲及羅九道,「羅師弟,蕭師弟,對於此事你們意下如何?」

雖然羅九和蕭雲趕來後天元宗暫時實力比林天旭等人強,可是這只是北玄宗的一小部分實力罷了,誰也不知道北玄宗到底有多少元丹境的強者。一旦雙方撕破臉皮以後必將成敵。

所以萬行山心中充滿了擔憂。

參加玄元戰場,每個宗派保守可有一百個名額,可若你這個宗派在玄元戰場上一屆百宗大戰脫穎而出,那麼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名額,如此也就可以給那些實力強大的宗派更多的機會。

這北塵宗在上一屆成績比天元宗強,此次來這裡的弟子顯然不止一百人,所以如今的對於萬行山來說的確是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要不就是一戰,可如此依賴必將面臨北玄宗這個大敵。

若是屈服,那將丟盡顏面。

「一個北玄宗而已。我們此時若依附於他,以後還怎麼在這玄元戰場揚眉吐氣?若遇到那些強大的宗派豈不是要跪伏求饒?如此一來,這輩子也別想出人頭地。只能成為附庸,成為最墊底的人,連百宗大戰鬥沒有資格參加。」

「反正我是絕不會屈服於任何人。」蕭雲態度很堅決,他是寧折不曲的人,只有戰死,沒有投降的道理,不管其它人如何決定,他是肯定不會屈服於這北玄宗。

「玄元戰場本就危險無比,我們既然敢來。就應該做好面對一切困難的準備豈能輕易屈服於人?」羅九眸光如刀芒在閃爍,話語中帶著幾分凌厲。他也是一個有著自己道心的人,不願屈服於人。

「不錯。我們豈能屈服於人?」雷泰眸中有著凌厲的雷弧閃爍,一冷哼道。

「不錯,絕不屈服!」趙政與李尊也是開口附和,語氣顯得頗為堅定,擲地有聲,他們都自認不凡,如今也只是起點低罷了,若有足夠的資源,一樣可以成為強者。

若此時就屈服於人就等於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絕不屈服,要戰便戰。」

「誰若犯我必將還之。」王磊,梁君宇等天元宗的弟子也是開口高聲道。

戰!

戰!

一時間,天元宗的弟子都士氣高漲,剛才還動搖的心得以重新擺正。

他們來這玄元戰場是為了心中的夢。

一個強者之夢,豈能因為一時的困難,一時的壓迫就投降認輸?

若是如此,他們根本就不配成為一個強者。

所以,只有一戰!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聽得天元宗那些弟子高昂的聲音,虛空中那北玄宗的修者卻是皆皺起了眉頭。

「這些傢伙到有幾分骨氣。」

「有骨氣又如何?瞧他們的陣勢,九十六人才三名元丹境修者,這點實力也想在玄元戰場脫穎而出?還成為強者?簡直是可笑之極,我看他們連南荒各大宗派都無法脫穎而出。」

北玄宗的弟子皆是冷冷一笑。

天元宗眾人的高昂士氣,在他們眼中只是小丑的掙扎罷了。

「林師兄,怎麼辦?」一位元丹境的修者眉頭微皺,問道。

林天旭擺了擺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

「我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是選擇依附我北玄宗還是與我為敵?」林天旭眸光一凝,沉聲道,「若與我北玄宗為敵,你們這點人馬頃刻將滅。」他的話語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