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三十五章拉攏?

第三百三十五章拉攏?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刷!

張宗藝長刀舞動,凌厲的刀芒迸發而出,如同天河縱橫四方,讓得那蒼穹都在顫抖。

身為元丹二重的修者,張宗藝如今催動靈器出手,那等氣勢真的可以攪動風雲了。

附近狂風大作,刀芒耀眼,恐怖的波動讓得所有的人都為之心悸。

「呵呵,張師兄如今動用了靈器,如此戰力,足以橫掃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了!」

「那小獸很強,不過想必難以與之張師兄的絕世刀法爭鋒!」

「這可是靈器啊!就算是低級的也不是凡器可比!」北玄宗的弟子皆是露出滿臉喜色。

「該死的。」吳必安眉頭緊鎖,此時他還在蕭雲身邊呢。

如今那張宗藝全力出手,那股恐怖的波動連他都感到心驚膽戰。

呼呼!

刀芒撕裂天際,好像是長河一般向著蕭雲斬來,那等恐怖的波動讓得附近的人心驚。

梁君宇,費葉卿等人連連後退眸中皆有著一股忌憚之色湧現。

就連那羅九和萬行山也是眉頭緊鎖,如此攻勢,連他們都難以應付。

「元丹境二重果然不凡啊!」李尊等人微微嘆息,身子也是退到了後方。

眾人皆是眸露凝重,為蕭雲捏了一把汗。

這北玄宗的確強大,不是他們天元宗可比,眾人此時也是知道了玄元戰場的殘酷。

如他們這種宗派想脫穎而出太難了。

「刀中有勢,可惜沒有意。」蕭雲眸子微眯,感應著那股刀勢,隨後便是搖了搖頭。

這張宗藝修為不錯,可是對武學的領悟還差了幾分,甚至還不如羅九。

他所有的優勢也僅僅是修為及靈器罷了。

蕭雲依舊站立在原地並沒有出手的意思。

呀!

刀傾覆而下。伊伊那寶石一般的眸子眨動,它又是一躍而起,星矢一般掠向虛空。

不過這次它並不是簡單的出手。那毛茸茸的小爪子一動取出了掛在脖子上的小鼎。

小鼎被取出,伊伊身上便有著一股玄妙的真元湧出。宛若符文一般注入了鼎內。

呼!

霎時,那小鼎符文蠕動,有著五彩的光芒綻放開來,一股浩瀚遠古的氣息波動隨之席捲而出,那種波動震人心魄,如同有著遠古神獸要蘇醒,恐怖的氣息讓人心神戰慄。

那波動席捲四方,瞬息就壓蓋了那驚天刀芒所擴散出來的氣勢。讓得所有的修者皆是一驚,露出滿臉詫異之色,這種波動,甚至連那南洺城內的人也是為之動容。

「這小獸不簡單啊!」在城內一處高樓上,此時有著十幾個青年正關注著城外的動靜。

若仔細看去,這些人皆氣勢不凡,有著元丹境的修為,最中間的那個青年眸光深邃,氣息內斂,他在這人群當中卻給人一種人中之王的感覺。此時他那眸子也是掠過一絲訝異。

此人名為寂無,正是北玄宗的大師兄!

在伊伊將吳必安打敗之際這些人就已經出現在此,只是那時他們並沒有將蕭雲等人放在心上所以便派了那張宗藝出去。可是此時那股古老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後,眾人皆是眸露凝重。

這種氣息讓他們感到忌憚。

當小鼎的符文被激活後,彩光綻放,這鼎也變成了一尊能有十米高的巨鼎。

只是此時這巨鼎卻被一隻還不到兩尺高的雪白小獸捻著,那副場景顯得頗為滑稽,讓人感覺好笑,不過在好笑的同時,眾人的臉色馬上便是變得凝重無比了起來。

呀!

伊伊捻著巨鼎,身子一躍便向著那漫天的刀河轟去。

巨鼎橫掃天際。綻放出五彩的光芒頓時就淹沒四方,那張宗藝及他施展出來的刀芒皆被淹沒。旋即眾人便是見到那巨鼎幾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氣勢將那漫天刀芒擊潰。

「這是什麼法器?」張宗藝心中驚訝,那巨鼎橫掃而來彩光綻放。如同大道光芒籠罩了虛空,要淹沒天地,一種無力感由心而生,他感覺自己的身子都快要被束縛住了。

如此詭異的感覺讓他驚訝。

「這是元丹境可有的實力嗎?」這讓張宗藝驚駭之下心中也是狐疑不已。

砰!

只是瞬息,那巨鼎便將他那一道道凌厲的攻擊擊潰,向著本人鎮壓而下。

巨鼎很高,能有十米,那彩光綻放時依稀可以看到有著一尊神獸隱現,那種古老的威勢震人心魄,驚恐下,張宗藝將全部力量注入那刀中,然後奮力向著那巨鼎斬去。

咚!

長刀斬在巨鼎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鼎鳴聲,可是這張宗藝全力的一擊並沒有撼動巨鼎一分,伊伊持著巨鼎幾乎是以碾壓的氣勢轟來,那張宗藝身子一震,便被轟飛數百米遠。

動!

旋即,張宗藝的身子狠狠的撞擊在城牆上。

一股強大的餘波如同秋風橫掃而來,北玄宗的弟子心驚不已,早就一個個退到了城內的虛空,這一擊的氣勢太恐怖了,就連元丹境的修者都感到心驚,所以沒有人敢逗留。

噗!

張宗藝身子摔落而下,狼狽落地,口中有著鮮血噴出,那臉色一片蒼白。

這次伊伊催動了巨鼎,那氣勢之強簡直不是常人可比,讓這張宗藝受傷不輕。

「這小傢伙竟然那麼強悍?」在蕭雲身邊的吳必安見得此幕,他的心都忍不住咯噔一跳,眸光瞅向那氣息孱弱的張宗藝時不由感到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逼得這小傢伙竭力出手啊!

若是這小傢伙以此對付他,那還不直接掛了?

想到這裡吳必安不由打了一個哆嗦,露出滿臉怯怯之色,再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