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三十六章吞天吃醋

第三百三十六章吞天吃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拉攏他?」聽得此言,旁邊幾位北玄宗的弟子卻是眉頭緊鎖,有些不悅。

被人打臉了,此時反而還要拉攏,示好。

這算什麼事情?

這可不是他們北玄宗的作風啊!

只是那寂無如此決斷,他們也不敢在多言。

很顯然,雖然同是元丹境二重,可這寂無在北玄宗弟子群中卻有著絕對的威望。

城外,張宗藝受傷,氣息萎靡不振,那北玄宗的弟子也不敢在出頭了。

現在還貿然出頭那不是找虐嗎?

蕭雲將那儲物袋收起,淡淡的瞅了一眼那些北玄宗的弟子,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

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你太低調了別人反而不把你當成一回事,必須適當的展現出一下雷霆手段,如今伊伊出手連敗兩名強者,已然達到了震懾的效果,如此也就少去了許多的麻煩。

「這位兄台,小弟是有眼無珠,您就放了我吧。」吳必安眉頭緊鎖哭喪著臉求饒道。

「放了你?」蕭雲眉頭一彎,瞅向了那滿臉肥肉的吳必安。

「恩。」吳必安道,「你看,我那儲物袋內也有十二萬元晶石,就當是此次冒犯賠禮了,我這副臭皮囊反正你留著也沒有用,我腸胃不好,你就算拿我喂狗也沒有用啊!」

這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淚,說得自己極為可憐。

到了現在吳必安也不敢在狂傲了。

「下次眼睛放亮點,在仗勢欺人,可沒有這麼好運了。」蕭雲瞅了一眼吳必安說道。

「肯定,肯定。」吳必安連連點頭,心中也是舒了口氣。

伊伊心領神會,小爪子一動。那束縛在吳必安身上的詭異紋路盡數被收回。

呼!

束縛消散,吳必安立即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恢復,那種感覺讓他頗為留戀。

「多謝。告辭了。」恢復自由後吳必安連忙起身,他向著蕭雲抱拳。然後便向著前方飛掠而去,再也不敢在這裡多呆片刻了,那隻雪白的小獸讓他感到心懼留下了陰影。

明明是一隻可愛的小獸,可是動起獸來卻如此彪悍,讓他一想起來就感覺毛髮悚然。

見到這吳必安狼狽退去的模樣天元宗的弟子皆是不甚唏噓。

在之前此人還頗為狂妄,要教訓他天元宗的弟子。

可眨眼間卻避之不及。

而這一切改變都是因為蕭雲。

霎時,眾人都將眸光彙集在蕭雲的身上,此時的後者儼然成為了天元宗弟子的支柱。

「走吧。」蕭雲攤了攤手掌。旋即向著萬行山等人一笑,便是向著前方邁步而去。

「呵呵,走。」羅九朗聲一笑,大步邁出,緊隨著蕭雲而去。

雷泰眸光閃爍,也是緊隨而去。

眾人都感覺意氣風發,心中的怒氣完全得到了釋放。

「哎!」天元宗九十六名弟子一起向著城門走去,北玄宗的人只得在城牆上乾瞪眼。

這個門派看似很弱,可也不是能輕易得罪啊!

咻!

就在蕭雲等人走到了城門邊時,虛空中遁光掠過。又有著二十幾個青年向此遁來。

「是大師兄!」

「呵呵,大師兄終於來了!」

「有大師兄出手應該可以鎮壓此人了吧?」見得那為首的一個青年,城牆上那些北玄宗的弟子皆是露出滿臉振奮的神色。如今他們也只有指望他們的大師兄出手了。

「寂師兄!」吳必安眼睛一亮,連忙遁向前去,道,「寂師兄你可得替我報仇啊。」

這胖子見得師兄來此,馬上就換了一副臉色。

城門口,蕭雲連翻白眼,不過也沒有放在心上,他眸光一凝視線便落在了那寂無身上。

事實上蕭雲早就知道了此人在城內觀看,所以他也沒有太過火。

現在天都域的考核還沒有開始。沒有必要在此與這北玄宗徹底開戰。

所以蕭雲還留了一線。

見吳必安那副委屈的模樣,寂無眉頭微微一挑。並沒有多言,身形一動便是漂落於地。

「你看。寂兄連話都沒說肯定是生氣了,那小子要慘了!」

「不錯,寂師兄天賦異稟曾經斬了元丹三重的妖獸實力極強,加上他底蘊渾厚應該可以應付那小獸。」見寂無直接向著城門口落下,北玄宗的弟子一個個眸露期許,議論道。

這寂無為北玄宗的大師兄,被門中長者寄予了厚望,希望他可以帶領北玄宗取得一個好的名次,如此一來北玄宗也可以得到賞賜,所以他的底蘊之渾厚絕不是一般人可比。

如今寂無出手,北玄宗的弟子自然感到頗為振奮。

就連吳必安也是將眸子眯成了一條縫,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見寂無出現,蕭雲等人也停下了身形並沒有繼續前進。

既來之則安之,他到要看看此人意欲如何。

「寂師兄。」當寂無落地時,那受傷不輕的張宗藝也是爬了起來走到他身邊。

寂無微微點頭,示意他下去療傷。

張宗藝眉頭微皺,旋即這才退下。

「你好,我乃北玄宗弟子,寂無。」寂無走到蕭雲身邊丈許,旋即嘴角露笑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天元宗,蕭雲!」蕭雲一臉淡然,開口道。

「天元宗?」寂無眉頭一彎,眸露詫異,在他的印象中天元宗似乎並不怎麼強啊!

這次怎麼出現了這麼一個怪異的弟子?

「呵呵,剛才一切都是誤會,在此我代表諸位師弟向你道歉,還希望蕭兄莫要放在心上。」寂無在略微驚訝後旋即眸露笑容,向著蕭雲說道,那態度顯得頗為誠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