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四十一章救於危難中

第三百四十一章救於危難中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呼!

只是瞬息就有著五頭元丹境妖獸向著蕭雲襲來,只是那股恐怖的波動就讓人感到心悸。

見此,旁邊的修者感到頗為詫異,這蕭雲也太心急了吧,難道裡面真的有著他什麼重要的人物被困,竟然會使他那麼奮不顧身的出手,這青年的舉動讓人感到驚訝。

不過那城牆上的安七夜等人卻在嘴角一扯,露出滿臉譏笑。

「這小子竟然敢身先士卒,獨自闖入獸群,他當自己是元丹三重境的修者嗎?」安七夜嘴角間浮現出一抹獰笑,他眸子微微眯起,緊緊的盯著前方一副準備看戲的模樣。

一個準元丹境的修者罷了,竟然敢如此大膽,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看你如果破局?」褚培元也是冷冷一笑,如今有五頭元丹境妖獸一起襲來誰可抵擋?

只怕就是寂無也得全力出手才可以應付吧?

「這蕭雲倒是性情中人。」見蕭雲隻身闖入前方寂無也是微微一怔,眸光瞅向前方時略露讚賞,既然前者會一往無前的前行想必是有著幾分底蘊,再者有那小獸在想必也可保其安然。

所以寂無倒沒有太過擔心。

呀!

就在那些妖獸來襲時,伊伊身子立起,那雙寶石般的眸子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小傢伙爪子一動,那掛在脖子上的小鼎便被取出,綻放出一片耀眼的彩光。

當那彩光綻放開來後小鼎驀地膨脹,化為了一尊能有十米高的巨鼎,一股浩瀚古老的氣息波動也是隨之瀰漫開來,那種波動方一瀰漫開來,四方的獸群就是微微一怔眸露茫然,心神似乎受到了影響。

鼎中的氣息如上古聖獸所有。那種波動充滿了威嚴,讓這些妖獸靈魂都在顫抖。

在獸族中,血脈至高。有著森嚴的等級。

血脈強者那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足以讓低價血脈者心神顫慄,不敢生出一絲冒犯。

如今伊伊鼎中的氣息散發出來。赫然牽引出了這些妖獸靈魂中那最純粹的一絲悸動。

特別是那些准元丹以下的妖獸皆是露出惶恐,竟然停止了出手。

吼!

幾頭元丹境的存在先是一怔,眸露茫然,旋即便是露出凶光。

這些蠻獸靈智略開,已經算是妖獸,有了自主的意思,所以很快就從那種震懾中清晰了過來,它們也知道那小傢伙是催動某件上古留下的聖器。並非它自己的氣勢。

就算是自己的實力顯然這些妖獸也不會買賬。

因為獸族中除了有著森嚴的血脈等級外,還有著另外一點。

那便是一種源自骨子裡的狂傲不羈,擁有著挑戰一切的血性。

它們信奉自己也可以成為那些至高的存在,所以對於一些實力不高卻擁有極強血脈的存在,它們在骨子裡還會有著挑釁的情緒產生,只是若對方實力極強這種情緒則會被敬畏所代替。

所以很快,那五頭元丹境的妖獸便是繼續奔襲而來。

轟!

浩瀚的波動瞬息便將蕭雲給包圍。

呀!

伊伊眸子一凝,它如同雪球一般掠起,小小的爪子捻起一個巨鼎便是向著那些妖獸掄砸了過去,那模樣別提多彪悍了。一片彩光從鼎上綻放開來,幾乎將前方的幾頭妖獸盡數籠罩。

「咦,那是什麼?」當伊伊捻著巨鼎。向前砸去時,那在城牆上等候看蕭雲笑話的安七夜與褚培元等人眼瞳皆是驟然一縮,露出滿臉詫異之色,「那不是一隻呆在蕭雲肩膀上的寵獸嗎?」

「這小傢伙也能一戰?」安七夜露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起來,他愣愣的盯著前方,心中甚不是滋味,那可是一隻立起來也才不過兩尺的小獸啊!

剛才瞧它那毛茸茸,眸光靈動的模樣還當之是一隻養著好玩的寵獸呢。

可是現在這寵獸竟然還主動出手。

在仔細一看。那小傢伙捻起的巨鼎光芒綻放,將幾頭妖獸所攪動起來的波動儘是淹沒。儼然就是一副勢不可擋的模樣,如此實力。已遠非一般的元丹境修者可比了啊!

「尼瑪,連寵物都這麼彪悍,這蕭雲到底是什麼人物?」安七夜心中狂呼。

很難想像,在南荒會有這等靈獸。

「莫非這傢伙是天都域一些大家族的後人?」褚培元眸露詫異,喃喃道。

「有可能。」安七夜點頭,除了天都域,誰還能有這等底蘊?

在南荒哪個准元丹境修者能擁有這樣的寵獸?

在仔細一看,那小傢伙捻著的鼎似乎也不是一件普通的靈器啊!

這種寶鼎只怕是已經超過了一般的靈器吧?

砰砰!

眾人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在狂跳。

這一幕太讓人感到震撼了,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轟!

而這時,伊伊直接是捻著巨鼎將前方兩頭阻路的虎鱷獸給轟飛了。

那頭元丹一重境的虎鱷獸直接被轟得眼皮一翻昏死了過去,就連那頭元丹二重的也是身受重傷,口中吐出了妖血,至於那旁邊幾頭偷襲而來的玄陰天蜈直接被那股餘波給掀飛。

五頭元丹境的妖獸,在伊伊的手下竟然不堪一擊。

遠遠看去,可以看到城外的虛空彩光綻放泛起陣彩色的漣漪,旋即五頭元丹境的妖獸便是倒飛而出,如此一幕瞧得那安七夜以及褚培元與他們的師兄弟皆是一震。

「太彪悍了!」安七夜等人眸子都立了起來,露出滿臉驚訝,一隻小獸而已,竟然有如此實力,簡直讓人錯愕,難以想像這是眼前發生的一切,可事實卻又是如此。

在驚訝的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