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四十九章無需庇護

第三百四十九章無需庇護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見李劍元向著蕭雲走去,旁邊的李子龍,陸元也是跟隨而來。

至於一些半步元丹及真元境的修者則是緩緩尾隨。

在眾人向著蕭雲走來時,一股異常凌厲的劍勢也是如同雲霧一般向前傾覆而下。

在這種劍勢下,那些還在排隊的人一個個都退到了旁邊,似乎生怕被捲入這場是非中。

到了現在,許多人都對這群突然出的劍修感到頗為畏懼。

因為那為首的幾人太強大了,一個個身上劍勢逼人,連元丹境修者都感到心悸。

至於一些普通修者在這種氣勢下感覺靈魂都要被刺穿,根本不敢久留。

而在眾人退開的時候,那眸光也是有意無意的都彙集在了蕭雲身上。

憑藉著那強大的感知力,眾人都可以發現那南海劍派的人弟子似乎與此人有仇啊!

「這南海劍派頗為霸氣,據說上一屆的弟子曾經在南區也過很不俗的表現。」

「這小子是誰,怎麼會惹上一群這麼狂霸的劍修者?」

「才准元丹境而已,這小子多半要慘了。」

「他似乎與寂無一道,寂無應該會維護他吧?」

「我看難,為了這麼一個人得罪這群劍修太不值得了,再說了,那南海劍派為首的那人氣勢極強,人站在那裡就如一柄利劍,可刺透蒼穹,只怕寂無與之也是在伯仲之間。」

李劍元一步步走來,氣勢凌人,立即引起了一群人議論。

在這些人看來蕭雲一個準元丹境的修者如今被這等人物給盯上了那種下場必將頗為凄慘。

望著那一步步走來的李劍元,就連寂無的眉頭都緊緊皺了起來。

憑藉著靈識感知,寂無赫然發現那李劍元也踏入了元丹二重巔峰境,兩人的修為可謂不相上下。在加上這李劍元本身具有劍武魂,然後自身對劍道的造詣也是不凡。

劍道,可謂是武道之王。代表著銳利,不可抵擋。

如此一來。想要戰勝此人太難了。

「元丹二重巔峰?」蕭雲眉頭輕挑,嘴角間只是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對於李劍元那步步緊逼的強大氣勢,他似乎並不以為意。

這李劍元的確不凡,境界也高,可是他比蕭雲也足足大了一歲半。

蕭雲自信若是給予自己相同的修鍊時間及資源,他一定可以超越此人。

所以根本沒有必要因為對方境界高就感到自卑。

「你就是蕭雲?」李劍元步子停下,如同王者君臨天下,身上一股凌厲的氣勢瀰漫開來。使其長發舞動,迎風飛揚,他那雙如同有著劍光閃爍的眸子冷冷的斜瞥著蕭雲說道。

這李劍元英俊不凡,此時那模樣就如王者睥睨一個螻蟻,語氣中儘是質問之意。

李子龍等人停在了李劍元的身後,並沒有跟上來。

因為他們知道此時是這李劍元的主場,沒有人敢去槍他的風頭。

「不錯。」蕭雲傲立於原地,被那李劍元如此逼視著他依舊是不為所動,臉上看不出一絲情緒波瀾,這般淡定的模樣倒是讓得遠處一些不認識蕭雲的修者感到詫異不已。

「那李劍元可是元丹二重境的修者。被此等人物逼迫,這小子怎麼還沒有一絲感覺?」

「他不怕死嗎?」各派的修者皆以頗為怪異的眸光將蕭雲盯著。

那模樣就好像看到一個怪物一樣。

要知道,這青年可是只有準元丹境啊!

「難道他指望寂無出手?」有人心中狐疑。

不過這些人也只是在旁邊猜測。並沒有多言。

倒是寂無等人眉頭都緊緊皺了起來。

方鼎與陳千嵐等人神經繃緊,都圍在蕭雲的身邊,一副劍拔弩張的模樣。

對於寂無等人,李劍元直接就是無視,他始終只是盯著蕭雲。

「很好。」李劍元眸子微眯,嘴角掀起一絲冰冷的弧度將蕭雲盯著,旋即冷幽幽的說道,「聽說你天賦不凡,曾經力敗我南海劍派的陸元。薛爍,卻不知你可敢與我一戰?」

「這傢伙竟然直接挑戰蕭兄?」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一片嘩然之聲。

「他可是元丹境的修者啊!」

「真是不要臉!」聞言。北玄宗,北蒼門。海嵐宗各派的弟子皆是一臉冷厲。

一個元丹二重境的修者竟挑戰准元丹境的修者這不是欺負人嗎?

就連旁邊那些看戲的修者也是感到不恥。

「呀!」

在蕭雲的肩膀上,伊伊呲牙咧嘴,眸中有著凶光閃爍,若不是蕭雲示意它早就出手了。

「閣下身為元丹二重境的修者,以此實力挑戰准元丹境的蕭兄,我看不合適吧。」寂無一步邁出,站在了蕭雲前面,他雙眸凌厲,盯著前方的李劍元一字一句的說道。

雖然他認為蕭雲不凡,可畢竟靠的是那小獸,為外力。

若是雙方挑戰,讓這小獸出手應戰顯然是不合乎情理,不然就算勝了也將被人詬病。

如此,對蕭雲名聲也不好。

再者,身為這幾個門派中修為最高的人寂無也認為自己應該在這時站出來才是。

若真的蕭雲出手,只怕是拼盡全部底牌也難以取勝。

可是他卻不一樣了,他自信可與李劍元一戰!

「你是何人?」李劍元眉頭一挑,雙眸中有著劍光閃爍,凝視著寂無冷冷的說道。

「北玄宗,寂無!」寂無雙眸深邃如星河,臉上波瀾不驚,他與那李劍元眸光對視,一字一句的說道,同為天才,對於這李劍元他沒有感到一絲畏懼,反而有著幾分火熱。

只有這樣的對手才讓他感到戰意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