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五十章劍意衝天

第三百五十章劍意衝天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請!」當李劍元做出那手勢後,蕭雲眸光也是一凝,他身形一動便是向著前方的演武台掠去,出奇的是,他竟然將伊伊交給了顏詩嫣,如此舉動讓得各派的修者皆頗為驚訝。

看來這蕭雲是真的打算憑藉著自己的實力與這李劍元一戰啊!

「那李劍元真的會壓制修為嗎?」費葉卿等人眉頭緊鎖,心中有些擔憂。

若是戰到了癲狂之時,一旦那李劍元爆發出元丹二重境的實力,豈是蕭雲可敵?

咻!

兩人身形掠動向著不遠處的演武台掠去。

附近的一些修者則是湊到旁邊開始默默觀看,甚至一些已經登記好了身份的修者也沒有急著離去,都圍在了旁邊,南海劍派在南荒也是略有名氣,如今他們門中的強者出手,也正好可以摸清一下對方的底細,對於這種機會眾人自然不會錯過。

畢竟不久後大家可都將成為競爭對手啊!

能提前了解一下那些強者的實力也是一件好事。

那百蠱門與千機門的弟子已經登記完畢,此時也圍在了旁邊觀看。

剩下一些人則是在排隊的同時也投來關注的眸光,似乎也不願意錯過此次好戲。

演武台上,蕭雲和李劍元遙遙對立,兩人都一言不發,雙眸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

李劍元,南海劍派天劍峰年輕一代最為耀眼的天之驕子!

陳劍與陸元皆是從小被李天淮撫養長大的孤兒,從這兩人的名字來看便可以知道李劍元天賦是何等的不凡,甚至有人曾言,就算陳劍與陸元兩人也比不上一個李劍元。

所以,李劍元在南海劍派年輕一代可謂是一個代表性的人物。

對於他出戰,南海劍派的人都充滿了信心。

蕭雲。天元宗崛起的黑馬,突然名動五大派,可是相比李劍元而言。名氣還是不夠。

不僅如此,李劍元已經踏入了元丹二重境。就算他動用准元丹境的修為一戰,可是那對修鍊的感悟依舊在,這是不可改變的本質,在無形中就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所以對於這一戰,天元宗的弟子還是有些擔心的。

特別是那顏詩嫣,她滿臉擔心,懷抱著伊伊時玉手都緊握了起來。

「這蕭雲哥哥,幹麼要和這傢伙一戰啊!」顏詩嫣滿臉擔心。若是讓那寂無出手多好啊!

旁邊的顏詩妃卻是沉默不語,她雖然心中也擔心,可更多的是期許及信任。

演武台上並沒有禁制光幕護持,兩個青年在上面對視而立,一股詭異的氣息也是從他們的身上瀰漫開來,那種氣息開始影響著附近的空氣波動,無形中讓人感覺呼吸都是一滯。

身處在演武台附近,眾人就感覺那虛空有著天幕傾覆而下一樣。

呼呼!

李劍元雙眸劍光閃爍,一股無形的劍勢從他身上迸發而出,如同狂風驟起席捲四方。

在這種劍勢下。旁邊的修者都是感覺到了讓人心悸的氣息,一些低階的修者甚至連連後退,那種劍勢給人極為危險的感覺。他們根本不敢靠得太近,不然真的會被傷及。

那種劍勢很快就如同風暴一般肆虐開來,將整個演武台給籠罩。

呼!

在這種劍勢風暴的肆虐下,蕭雲的衣袍隨風鼓動,他雙眸微眯,一臉淡然,似乎在感應天地之勢,陷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當中,任由那凌厲的劍勢向自己席捲而來。

劍勢雖無形。可是卻真的可以撕裂山石,有著極為驚人的力量。

可是蕭雲卻不作一絲抵擋。身上也沒有強悍的丹元湧現。

他就如同身處於暴風雨中任由那雨水拍打而來。

不知不覺,蕭雲竟然有著一種要與天地相融的感覺。那劍勢似乎不在是劍勢而是威風,輕輕的拂過,帶來的只是一種清爽,那眼角有著一絲淡淡的享受之意浮現。

當台下的人瞧得蕭雲這表情後都是露出滿臉錯愕。

「那劍勢難道不能影響他?」一些青年眸中露出驚訝的神色。

他們身處在演武台下方都被那股劍勢所攝,心中生起一股寒意,可是那身在台上,完全被劍勢籠罩的青年卻露出一絲享受的表情,他真的是一個準元丹境修者嗎?

一些元丹一重的修者皆是滿臉詫異。

這種劍勢可是足以讓元丹一重的修者感到心驚膽戰了啊!

「這是種意境嗎?」方鼎眸子微眯,有著一絲迷茫之色湧現。

「看來這蕭雲天賦不凡啊!」陳千嵐禁盯著前方,喃喃自語。

北玄宗,北蒼門,大玄門等等認識蕭雲的青年都是眸露詫異。

這些人雖然知道蕭雲底蘊渾厚,可是也僅僅是認為他依靠那小獸罷了。

可是如今看來這個青年似乎自己也是不簡單,有著過人之處。

隨著對蕭雲有了新的認知,眾人對於這場戰鬥也是更多了幾分期許。

「他這是感應那劍勢?」寂無眸中閃爍出一抹精光,「看來他已經觸摸到了武道真意,現在在感應他人所悟,想要不斷驗證,領悟,這蕭雲到真的有些能耐啊!」

憑藉著過人的眸光,寂無赫然發現了一絲什麼。

蕭雲此時的確在感悟那劍中之勢。

到了現在,蕭雲對意境的領悟已經到達了一個瓶頸區,很難在進一步。

此時他能做的就是不斷驗證,領悟,然後將之徹底化為自己的武道真意。

「以心感應,這劍道之勢竟然也可如同那清風拂面。」蕭雲心中不斷驗證,似撲捉到了一些什麼,卻又還沒有完全得以驗證,曾經他以心感悟,領悟了火中一絲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