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五十四章略露崢嶸

第三百五十四章略露崢嶸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在剛才,幾乎是全場的修者都在為蕭雲擔憂,就連王磊,趙政等天元宗的弟子也是為蕭雲捏了一把汗,很顯然,他們對於蕭雲能否取勝也沒有太大的信心,畢竟那李劍元太強了。

蕭雲以身體抵擋那武魂之劍更是讓得眾人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將之當成是瘋狂之舉。

可就是這瘋狂之舉後蕭雲卻是強勢出擊,改變了局勢。

這種局勢的逆轉也只是發生在幾個呼吸間而已,讓人一時都難以接受這種變故。

可這終究是事實,所以當在略微震撼後一片鼎沸的驚呼聲也是在場中響徹了起來。

「這蕭雲真是怪物啊!」方鼎深深的吸了口氣努力將心情平復下來,搖了搖頭笑道。

「何止是怪物,他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啊!」陳千嵐眸光流轉,頗為感慨的說道。

「這傢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安七夜也是一臉凝重,說道。

能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擋那李劍元的武魂之劍,如此舉動都做得出不是瘋子是什麼?

這樣的人保不定下次就用更加瘋狂的手段,如此人物,誰敢惹?絕不可輕易為敵啊!

與此同時安七夜深深吸了口氣,還好自己當初沒有與這蕭雲徹底決裂啊!

寂無深深吸了口氣,並沒有多言,可是從他那眉宇間神色的變化來看,顯然是對蕭雲的看法也在此刻完全改觀,如今的他再也不敢將這青年只當成一個神秘的人物了。

這絕對是一個有著無限可能的天才。

「是個天才,潛力無限!」在這片校場遠處的樓台上,一個身穿火紋勁裝的青年眸光一凝說道,此人雙眸光芒閃爍,如午夜那幽靈之火。給人一種極為妖異的氣息。

在他身邊有著數個青年,身上都有著一股炙熱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

在他們的衣襟處赫然有著九離二字。

這些人赫然是九離天火門的弟子,他們早就進行了登記本來已經離開了這校場。只是被這大戰驚動這才來此觀看,饒是高傲的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那個青年的不凡之處。

剛才這開口的人自然便是九離天火門的大師兄。謝子玄了。

「這青年天賦,魄力都超越常人,可是修為太低了,若是真的竭力一戰他很難取勝,剛才那南海劍派的李劍元也是一時措手不及才會被他所趁,我看下次他們在交手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在謝子玄身邊一個身穿青色火紋衣衫的青年淡淡的說道。

「不錯。」旁邊的幾位九離天火門的弟子皆是點頭說道,「在玄元戰場境界太低始宗寸步難行,到了真正的角逐時候可沒有誰會與他同境界一戰。所以這蕭雲想要走遠,難!」

這些人雖然承認蕭雲的天賦以及魄力,可是對他的未來並不看好。

謝子玄眸子微眯,也沒有多言,那眸光反而是多瞅了一眼前方校場中的寂無與李劍元。

這李劍元雖敗,可壓制了境界,若真的一戰,極少有人可與爭鋒。

「這次南區也就是這幾個對手吧。」謝子玄眸子微眯,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一戰震驚了許多的人,可是那些元丹兩重境的強者也並沒有太將蕭雲放在心上。

對於他們而言。憑藉著自己手中的底蘊以及修為根本無需忌憚這個青年。

「這青年很不錯啊!」在那高台上,兩位來自天都域的域使相視一眼,皆是微微點頭。

他們實力非凡。見識也不是常人可比,剛才蕭雲與那李劍元一戰所展現出來的天賦被他們盡數感知,如此年輕就能感悟到一絲天地奧義,將自己與天地自然相融,這太難得了。

而且這青年每次出手都似乎蘊含著某種勢,舉手投足間都有著一種強者風範。

這樣的天賦就算放在天都域也算是頗為耀眼了。

「可惜他境界不夠啊!」那個身形消瘦的男子嘆了口氣說道。

「這倒是。」那虎背熊腰的男子也是搖了搖頭道,「如此修為想要在玄元戰場脫穎而出太難了,除非他有著大氣運,或者他的底蘊遠遠不止表面這樣。不然……」說到後面,他只是一臉惋惜。

在玄元戰場有著莫大的機緣。可是也伴隨著危險。

在這裡就算你天賦異稟,可若實力不夠也有可能夭折。

如此天才若是夭折於此太可惜了。

不過。天地規則便是如此,天才萬千,能走到最後的又有幾個?

所以這兩人也只是略微嘆息,並沒有太多的想法。

天才夭折的事情他們看得太多了,早就已經麻木。

演武台上,蕭雲眸光掠動,在淡淡的撇了一眼那李劍元後身子一動便向著台下飄落。

「蕭師兄!」當蕭雲飄然而落,那天元宗弟子皆是帶著滿臉振奮的表情迎了上來。

「蕭師兄,你真彪悍,竟然連李劍元都被你打敗了。」王磊憨厚一笑,擾了擾頭道。

「呵呵,何止是彪悍,蕭兄簡直就是瘋狂,竟然敢以肉軀抵擋李劍元那武魂之劍的攻擊,若是我,就算有著靈級的鎧甲護身也不敢冒險啊!就算能抵擋那一劍也非得被那無上劍洞穿了五臟六腑不可。」那北玄宗的吳必安走了上來,擠眉弄眼一笑。

在瞧得了蕭雲剛才出手那般瘋狂的舉動後他也是脊背一陣發寒。

現在想想,當初若不是那雪白小獸出手,是蕭雲親自出手的話那下場肯定更慘。

若是惹怒了這樣的『瘋子』自己能不斷手斷腳嗎?

所以當蕭雲落地後吳必安馬上前溜須拍馬,希望可以化解兩人的仇怨。

當然,經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