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六十三章摸清規律!

第三百六十三章摸清規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呼!

那個身穿青袍的青年漫步虛空向著蕭雲掠去。

此人身材修長,模樣俊逸,長發飛揚時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向著前方席捲而去,顯得飛揚跋扈,他停在了蕭雲的身前不遠處,還只是觸及到那星河的邊緣。

「蕭雲嗎?你的確是個天才,可你若以為憑藉這准元丹境的修為便可以在南荒成雄,那麼你就錯了,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因為你隨時都會夭折。」這青年眸光很冷,頗具挑釁的將蕭雲盯著,他嘴角掀起一抹冷厲的弧度,道,「記住,我的名字叫夏小涼,為正元門的弟子,呵呵,我想你會記住我的。」

說完,他手掌一翻,出現一桿銀色的長槍。

這是一件偽靈器,散發出迫人的氣息。

正天神槍,破盡星辰!

夏小涼眸光一凝,也不多說,直接便是手持長槍向著蕭雲殺了過去。

刷!

槍芒洞穿虛空,如同一道閃電,直取蕭雲的胸膛。

這一槍凌厲無比,氣勢凌人,雖然只是一件偽靈器,可是這夏小涼也著元丹一重巔峰境的修為,此時出手,那威力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堪比,憑此他也足以傲視蕭雲了。

也是如此,他才有著膽子出手,想要爭奪那靈丹。

見這夏小涼出手,那平台上的數百名修者皆是冷冷的將那屹立在星河當中的蕭雲盯著。

若是這蕭雲沒什麼本事他們也根本無需畏懼了。

「強勢兇猛,可惜不懼神韻,徒有其勢罷了。」望著那向著自己攻伐而來的凌厲長槍,蕭雲眸光只是微微一動,旋即嘴角便是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本來他對這元丹一重巔峰的修者還略有顧忌。若是真正的天才,只怕很難憑藉自己的實力一戰。

可是在感受著那一槍當中的氣勢後蕭雲心中的擔心頓時全部消散。

「對付你,還無需費神!」蕭雲淡淡一笑。旋即手指虛點。

嗡!

卻見得蕭雲連續點出兩指,那指芒閃爍。便是落在了前方的星河當中。

在那裡,星河流轉,剛好有著一片符文閃爍,那指芒一閃便是擊中一個符文。

刷刷!

蕭雲幾乎是連續點出兩指!

兩道指芒落在不同的符文當中,使得那片虛空頓時泛起了一陣漣漪。

「這蕭雲要幹什麼?」見蕭雲手指輕點星河,台下的修者皆是露出滿臉詫異的表情。

現在不應該是抵擋那槍芒嗎?

嗡!

也就在眾人心中感到不解時,那星河滾動,一股晦澀的波動瀰漫開來。

旋即當中一個符文閃爍。那星河一卷化為一條氣龍便是向著那夏小涼席捲而去。

呼!

這氣河捲動,當即便是將夏小涼那挑動的長槍給淹沒,那閃爍的槍芒也完全被籠罩。

只是瞬息,原本還氣勢凌人,瞬息就可出現在蕭雲面前的槍芒就這麼被淹沒了。

「這是星河之氣!」當那氣河捲來時夏小涼露出滿臉驚訝的表情,「這蕭元怎麼能催動這星河?」這讓他感到震驚不已,對於這片星河各派的弟子可是都手足無措這蕭雲怎能如此?

也就在夏小涼一臉驚訝的時候,那星河已經將他的淹沒,然後一股晦澀的波動便是侵入體內,他體內的丹元竟然可是被束縛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力量在逐漸失去掌控。

「我的力量被束縛了?」夏小涼臉色驟變,感到無比的無助。

「這符文果然有幾種能力。」見得此幕,蕭雲微微點頭。經過這次試驗他之前的想法終於達到了驗證,剛才他觸動的符文距離那夏小涼較近,在加上那夏小涼強力出手,成為了攻擊的目標。

「卻不知我此時出手會如何?」蕭雲心中一動,準備在試驗一次。

此時前方怒卷的星河已經停止了波動,符文也重新收斂了氣息。

夏小涼卻依舊被一股星河之紋束縛著身子。

火炎指!

蕭雲眸光一凝,驀地手指虛點,一道指芒便是向著前方的夏小涼洞穿而去。

刷!

一道紫芒洞穿虛空便是向著那夏小涼射去。

「不!不要!」指芒破空而來,發出極為刺耳的破空聲。夏小涼只覺眼前紫芒閃爍一股極為炙熱的氣息波動便如同海潮一般向著他席捲而來,那種波動讓他感到心悸。

現在的他丹元被束縛可是沒有一點抵擋之力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當紫芒划過虛空的時候。下方各派的修者則都是傻了眼。

剛才蕭雲明明沒有出手,他只是虛點了那星河罷了。怎麼就將那夏小涼給制服了?

如今見得那站立在原地,如同被枷鎖束縛的夏小涼,各派的修者心中不甚是滋味。

砰!

紫光一閃,那指芒便是在無數道眸光的注視下擊中了夏小涼。

這夏小涼幾乎是愣在原地,連抵擋都沒有抵擋。

這讓那天河門和正元門的修者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蕭雲此時也屏住呼吸,在感應著這片星河的氣息波動。

只有不斷驗證他才能了解這片星河,如此在這裡行走他也就可以多一分把握了。

指芒擊在那夏小涼胸膛間,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是將之給掀飛了出去。

啊!

虛空中,待得一聲慘叫響起,一個青年也是隨之倒飛而出,向著下方的平台落下。

那指芒擊在身上,簡直如同被利刃刺中,有著撕心裂肺幫的疼痛傳來。

如此劇痛,讓得夏小涼的臉皮都疼得扭曲了起來。

也是他身上穿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