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七十章元丹境

第三百七十章元丹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原來他是不屑動用這種力量與李劍元一戰嗎?」

「看來他對自己很有自信啊!」在得知了此中情況後,就連別的門派的修者對蕭雲也是充滿了深深的敬意,唯有心懷道心的人方敢撇去自己的底牌,以真實實力與敵一戰吧!

這南區天才數千,當中有幾人能如蕭雲這般?

「你,你能放開我嗎?」在眾人全場議論紛紛的時候,那朱義偉眸光閃爍苦著臉道。

「放了你?」蕭雲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冷意,道,「你剛才還想殺我,佔據這星台,你以為我會放了你嗎?」對於這種狂妄無比的人蕭雲心中並沒有一絲好感。

「我剛才只是有眼不識泰山,蕭兄,不,蕭大爺你就放了我吧。」朱義偉露出滿臉苦澀,連忙哀求道,若是早知道這蕭雲有此等底蘊他也就不會這麼貿然的動手了。

「放了你可以,將積分交出來吧。」蕭雲眸光一閃,淡淡的說道。

不讓此人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到時候,豈不是人人以為他蕭雲好欺負,都來襲殺他了。

「積分?」聞言,那朱義偉露出一臉苦澀。

「你不給?」蕭雲眸光略冷,盯著那朱義偉道,「那麼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待得這話語落下吞天雀那爪子上火光閃爍,一股炙熱的火炎便是向著那朱義偉席捲而去。

「我給,我給!」當感受著那股炙熱的火炎襲來,朱義偉眸露驚恐,連忙點頭。

那種烈火焚體的感覺他可是不想在感受了啊!

說完他手掌一翻一面淡銅色的腰牌便是浮現在了掌心。

蕭雲手掌一翻掌心也是出現了一面腰牌,當中光紋一閃,便是有著一個符文沒入了那朱義偉掌心的腰牌當中。旋即一股信息便是被那符文包裹而來,回到了他的腰牌當中。

而在這時候,蕭雲腰牌中的積分儼然達到了六百點。

「六百!」見得這個數據。蕭雲淡淡一笑,此時他的腰牌上的銅色也深了一些。

在玄元戰場登記了身份後。各派弟子都可以相互掠奪積分,以增加自己的排名。

另外還可以獵殺妖獸增加積分點。

這是正常的遊戲規則,蕭雲此舉也並不為過。

「那麼,你就給我滾吧!」在獲得了積分後蕭雲眸光一冷,便是給吞天雀傳音。

吞天雀心領神會,那巨爪一動便是鬆開了被捏住的朱義偉。

不過在鬆開那朱義偉時它巨爪化掌便是向著後者狠狠拍去。

砰!

巨爪拍在那朱義偉身上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的骨骼都震得斷裂了起來。

在一股炙熱的火流衝擊下朱義偉如同那斷線的風箏向著後方倒飛而出。

只是瞬息,他便是跌落了星台,墜落於最下方的星河上。

朱義偉落地。長發凌亂,雙眸暗淡無光,那呼吸也是變得孱弱了起來。

這一次他是真的受了重傷,修為受損,想要恢復只怕難矣。

「他娘的,這點實力也敢在這裡囂張,還想搶這星台?」吞天雀眸中火光閃爍冷哼道。

若不是蕭雲讓它留這朱義偉一命,它早就將之一把就捏碎了。

咚!

當這朱義偉落地後,那星台上的唐正河眼角不由得一跳,那心中有著寒意升起。

憑藉著靈識感知。他可以發現那朱義偉此時已經身受重傷,就算恢復只怕也難以達到巔峰了,這一次吞天雀算是傷了此人的根基。給予了朱義偉慘痛的教訓,這讓唐正河憂心。

呼!

在唐正河眸露擔憂時,蕭雲的眸光一動便將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蕭雲還沒有開口那唐正河便是不由連退兩步,那嘴角抿動,露出滿臉緊張。

雖然他有著元丹二重大成的修為,可是比那朱義偉也強不了多少,連朱義偉都如此輕易的被擊潰,就算他出手想必也討不了什麼好,故而當蕭雲那眸光落在他的身上時他的心徹底驚懼了起來。

「你不是想要奪取這星台的控制權嗎?」蕭雲眸光凌厲。宛若刀鋒一般將那唐正河盯著,「怎麼。你現在知道害怕了?」那話語充滿了冷意,對於這種人必須給出強勢的姿態。

「我。」唐正河眸光閃爍。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身為天河門的強者,他一向高高在上,可是此刻面對蕭雲卻是一陣無力。

若是服輸,難免丟了顏面。

可是出手唐正河又沒有一絲取勝的把握,這讓他一時進退維谷,不知該如何是好。

瞧得此幕,那天梯上各派的修者也是不由砸了咂舌。

堂堂元丹二重境的修者,可是在蕭雲沒有卻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了。

如此一幕,太匪夷所思了。

「這蕭雲只怕可以與寂無等人爭鋒了吧?」許多青年心中暗忖道。

「將積分留下,然後給我滾!」見那唐正河一言不發,蕭雲眸光一閃冷哼道。

「將積分留下?」唐正河眉頭微微一皺。

「你不願意?」蕭雲眸光凌厲如劍,冷冷的盯著那唐正河。

剛纔此人狂妄無比,要強行奪取這星台,若不是因為不想浪費時間他豈會放過此人?

只是這天河門也是一個不小的勢力,一旦鬧得太大也不好。

畢竟在這玄元戰場蕭雲以及荒盟都還沒有達到能力壓群雄的地步。

所以現在還必須隱忍,掌控好分寸。

「願意,我願意。」唐正河略微遲疑,旋即深深的吸了口氣,瞅向前方的蕭雲道。

在他話語落下時手掌翻動,一枚腰牌便是浮現而出。

「那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