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八十四章越級獲勝

第三百八十四章越級獲勝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嗡!

虛空似乎在塌陷都凹陷了下去,那火環也是一顫垂落下來的火紋開始紊亂,已然無法在化為了一個封鎖四方的形態,那天炎獸的氣勢之強,顯然不是這靈器所能抵擋。

待得那巨掌落下,這火環直接是被擊潰,一股強大的火流便是攜帶著驚天之勢向著那肖少傑席捲而去,而此時的肖少傑,那臉龐上還有著一絲猙獰的笑容浮現呢。

似乎他正在等候著蕭雲被自己的天炎縛靈環給束縛住。

可是當這股強大的波動席捲而來後,他那雙眼瞳驟然一縮,臉上的表情也是為之僵硬,一種難以言說的驚訝表情隨之在他的臉上慢慢攀爬而升,他的視線盯著前方,簡直如同看到了鬼魅一般,有著一種無法置信的神色流露而出,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一股洪流淹沒。

砰!

一股強悍無比的波動席捲而來,將這肖少傑一舉便是掀飛於虛空。

旋即,遠處的修者便是可以看到這肖少傑的身子如同從天墜落的巨石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整個大地都是為之一顫,那聲響如同驚雷刺耳,引來了許多修者的關注。

而那些一直就關注著此戰的修者,則是一個個木若呆雞。

「少傑師兄竟然敗了?」

「這怎麼可能,少傑師兄可是有著元丹三重境的修為,如今還催動了天炎縛靈環,他怎麼會敗?那蕭雲可是只有區區元丹一重境的修為,他怎麼能越級獲勝了?」

「我去,連越兩級而勝,這他娘的還是人嗎?」當這肖少傑落地後,一片嘩然聲便是在這片巨大的演武場內響徹開來。在這種聲音的傳播下,幾乎整個南區的修者都為此側目。

霎時,那驚呼聲就如同那此起彼伏的海潮一般在這片虛空沸騰了起來。

「看來這蕭雲不簡單啊!」

「真是一匹黑馬!」

「卻不知他能否與寂無。謝子玄那等強者堪比?」

一個元丹一重境的修者,卻越兩級而勝。如此戰績,足以驚人。

一時間各派的修者已然開始將蕭雲與寂無謝子玄那等天驕之子相提並論了起來。

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潰一名元丹三重境的修者,如今的蕭雲已然有了這個資格。

畢竟這肖少傑在九離天火門也只是僅次於謝子玄的存在啊!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肖少傑落地,氣血在翻滾,嘴角有著血液流出。

此時他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雙眸眺望著前方,當視線落在那個迎風而立的青年身上時露出滿臉詫異以及不解,他實在難以想像。剛才那蕭雲是怎麼破開了自己那天炎縛靈環。

剛才蕭雲的反擊太快了,肖少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強大的火流波動淹沒。

由始至終他都沒有看到天炎獸的出現。

只是隱約間他聽到了一聲獸吼,以及一股似乎來自蠻荒的恐怖氣息。

可此時放眼看去,蕭雲手持著天炎戟屹立在比賽台,他長發飛揚,衣袍隨風而動,配合著那挺拔的身形以及俊逸的面容,顯得飄逸出塵,遠遠看去就如同一尊戰神臨塵。

此時天炎戟的氣息已經收斂。台下的青年都不知他是如何取勝。

唯有那高台上的兩位域使,他們那眸子卻是有著一絲精光閃爍。

「區區元丹一重便能控制如此強大的血脈之靈,看來這蕭雲真的不簡單啊!」范域使雙眸漆黑。此時眯著眼睛將那比賽台上的蕭雲盯著,那嘴角間露出幾分期許之色。

「的確很難得。」丁域使微微點頭道,「靈器固然可貴,可是沒有足夠的實力也難以駕馭這等至寶,看這蕭雲的模樣駕馭這血脈之靈顯然是得心應手,他的靈魂力非常人可比啊!」

「或許這可以成為他的底牌吧。」范域使點了點頭道。

「倒是個不錯的傢伙。」丁域使展顏一笑,隨後略帶著一聲嘆息,說道,「可惜他修為太低了。若是再強上那麼幾分,或許此次可以問鼎南區第一。現在么,卻有些困難啊!」

「呵呵。我看不然。」那范域使一笑,帶著幾分狡黠的笑意瞅向旁邊的丁域使道,「不如你我賭上那麼一場如何?」

「賭?怎麼賭?」丁域使一愣道。

「我賭這蕭雲問鼎南區第一。」范域使笑道。

「你如此有信心?」丁域使眸光詫異,問道。

「信心到不至於,只是越來越看好這青年,加上在這裡也頗為無聊,不如賭上一場聊以怡情。」范域使舒展了全身的筋骨略顯慵懶的說道,在這個戰場內任職可是差點憋壞了他啊!

「這倒也是。」丁域使點頭,旋即笑了笑道,「既然是賭,怎麼也得添點彩頭吧?」

「那是自然。」范域使聳了聳肩笑道,「若是你輸了,就將那紫玉迷心壺給我吧。」

「紫玉迷心壺?你這酒鬼,原來是惦記我這寶物。」丁域使白了一眼旁邊的范域使道,「這酒壺可是源自古之遺迹,那泡出的酒水迷人心醉,人未醉,心已醉,更重要的是那酒水可以增加元嬰的心神之力,你這老小子,倒是真會選擇賭注啊!」

「怎麼?你不敢?」那范域使眯著眼睛笑道。

「有什麼不敢。」丁域使眸光一凝,掃視了范域使一眼,旋即道,「那麼你輸了的話,就將你得到的那滴萬年地心乳給我吧,呵呵,我可是知道你還沒有將它煉化。」

「萬年地心乳?」聽得此言,那范域使眼角不由微微抽動,笑罵道,「你這老小子,也好意思惦記我這寶物?這可是老子差點丟了性命得到的寶物,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