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八十八章巔峰對決

第三百八十八章巔峰對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咚咚!

李劍元連退七步方才穩住身形,他眸子微抬,瞅向那前方的青年時有著那麼一絲訝色浮現,不過這抹驚訝之色也只是一閃即逝,很快,在他那嘴角便是浮現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

「這血脈之靈的確很強,看來你手中這火炎戟應該是一件不錯的靈器,不過若你想以此勝我的話,只怕並沒有那麼容易啊!」李劍元嘴角掀起一絲邪魅的弧度,似笑非笑的將蕭雲盯著。

只是話語落下後,在他那笑容當中一絲絲冷厲也是在慢慢凝聚。

似乎在試探了一翻蕭雲的底子後這李劍元也是準備要真正的竭力一戰了!

隨著一絲冷厲的笑容攀升,這李劍元那眸子當中一股強大的劍意也是隨之迸發而出。

當這股劍意迸發而出的時候,這片虛空狂風大作掀起了一陣漣漪波動,似乎有著無形之劍在震蕩虛空,在這比賽台附近千米之內都可以感覺到一股刺人生疼的劍意在瀰漫。

顯然,這一次李劍元已經動用了劍武魂的力量,那氣勢可謂是在瞬間得到了攀升。

無上劍意迸發而出,使得這比賽台完全化為了一個劍之世界,那凌厲的劍氣在肆虐,劍意雖無形,可是融合在那劍氣當中斬在人的身上卻比真正的利劍還要銳氣逼人。

在這劍意下,蕭雲那眉頭也緊緊皺了起來。

這李劍元在催動了元丹三重境的實力後,儼然勢不可擋,達到了一個難以企及的地步。

就連蕭雲等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實力,實力啊!」蕭雲心中微微一嘆,他的天賦很強,絲毫不弱於這李劍元。

可是卻因為修鍊較晚。起點低,導致了兩人境界的差距。

若是站在同一起步線上蕭雲確信自己不會比這李劍元差。

可事實便是如此,說再多也是無用。

因為事實就是事實。已經不可逆轉。

現在蕭雲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去超越這李劍元。

凝我無上劍意。斬天裂地!

當那濃郁的劍意迸發而出後李劍元雙眸一凝,那修長的手掌伸出,在那手掌緩緩上揚的時候,在他的身前,濃郁的劍氣便是呼嘯而來,一股無上劍意開始融入那劍氣當中。

旋即,一柄凝聚了無上劍意的長劍便是懸浮在他的身前。

這巨劍能有三尺寬,長達十幾米。綻放出耀眼的劍光,顯得氣勢凌人。

這就如同一柄神劍懸浮在空,那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得遠處的修者心頭都是一顫。

那無上劍意當中所攜帶的那鍾斬裂一切,破盡天地的氣勢,似可穿透人的靈魂。

在這種氣勢的威懾下就連那元丹三重的肖少傑,鄒荀等人都是不由露出滿臉凝重。

這種氣勢,已經可以橫掃元丹三重境的修者了。

「這蕭雲還能抵擋嗎?」在心中驚懼的時候,各派的修者也是不由將視線都彙集在了蕭雲的身上,如今這李劍元催動了無上劍意,簡直就如同劍神臨塵。不可戰勝。

蕭雲在這巨劍的凌厲氣勢下,顯得無比的渺小了起來。

顏詩妃姐妹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玉手緊握成拳。露出滿臉的擔憂。

可惜,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卻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如此局面讓這對姐妹感到頗為的無力。

以前都是蕭雲救她們,為她們遮風擋雨,可是自己卻只有在旁邊乾瞪眼。

要是自己也有強大的實力那該多好啊?

在此刻,這對姐妹內心對實力的渴望從來沒有那麼強烈過。

在她們那雙美麗的眸子當中那眸光也從來沒有那麼堅定過。

此時,一顆強者之心也在她們的心中慢慢的萌芽。

因為她們想有著那麼一天,可以為那青年去分擔……

「拿出你的最強戰力吧!」當那長劍被凝聚出來後,李劍元眸光一閃,雙手牽引那柄長劍便是向著蕭雲斬下。一聲略顯張狂的長喝聲也是從他的口中緩緩吐出。

嗡!

巨劍落下,虛空一顫。耀眼的劍光就好像是耀日綻放出的光芒一般籠罩四方。

蕭雲身處比賽台,感覺到萬千到劍氣撕裂了虛空正向著自己斬下。

這些劍氣。每一道都強悍無比,能切金裂石,讓他感到更加無力的是那劍氣之後的巨劍,那柄巨劍所散發的劍意擁有著斬裂一切的氣勢,那種劍意直刺他的靈魂。

若不是他靈魂極為強大,在這種劍意下都要受傷了。

「這次必須得竭力一戰啊!」蕭雲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血脈之靈,爆發!

蕭雲咬了咬牙,雙眸一凝,便是將那血脈之靈釋放出來。

吼!

天炎戟上火光迸發而出,隨著火炎湧現一尊巨大的天炎獸也是浮現在空。

此次天炎獸的身子略微凝實,氣勢也是有所增強,顯然是蕭雲加大了對那血脈之靈的釋放程度,才會讓它氣勢增加,不過這種釋放下,對於靈魂力的消耗也是極大。

再者,一旦超出了自己的控制,那麼就將容易遭到反噬。

一旦反噬,心神受損,那後果可是極為不妙啊!

戰!

當天炎獸的血脈之靈被釋放出來後蕭雲手持天炎戟便向著那柄巨劍迎擊而去。

刷!

戟芒閃爍,蕭雲持著天炎戟舞動蒼穹,可惜在那凌厲的劍氣下,這些戟芒根本還沒有接近那柄巨劍便已經潰散,如此一幕,讓得蕭雲眉頭不由緊緊一皺,這李劍元之強已非常人可比。

這也讓得台下的修者都不由為他捏了把汗。

「現在也就只看那血脈之靈能否與之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