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九十章竭力出手

第三百九十章竭力出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這種不安李劍元自己並不知道,可是在無形當中已經開始影響了他此時的狀態。

咚!

吞天塔一顫,並沒有被李劍元這一劍擊潰。

見此,蕭雲心中微喜,「看來這吞天虛塔的威力不錯啊!」

雖然蕭雲早就知道了自己踏入滅神訣第三重後催動吞天塔肯定將有著更強的威力。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這演化出來的吞天塔會那麼的強悍。

剛才這李劍元這一擊可是真的要快達到元丹四重境的威力了啊!

這種力量根本不是現在的蕭雲可以抵擋。

「那麼,就該我強力出手了吧!」在將李劍元那一擊擊潰後,蕭雲雙眸一凝心神便是開始控制吞天塔,在蕭雲的心神牽引下,只見得那吞天塔光芒一閃,便是向著前方騰飛而起。

呼!

巨塔騰飛而來,在塔底氣旋攪動,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

這氣旋就如同連接了九幽似乎可以吞噬萬物生靈。

在這種吞噬力的牽引下,李劍元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是不寒而慄。

「這寶塔太恐怖了。」李劍元皺眉,他從來沒有感覺到一股這麼大的壓力。

這巨塔竟然讓他的心神出現了一絲畏懼的波動。

而這種波動他可是已經很多年都沒有產生過了啊!

「得拼了!」李劍元雙眸一閃,那張稜角分明的臉龐上露出滿臉凝重的表情,旋即在他眉心光芒閃爍,隨著一股極為強大的劍意噴涌而出後,一柄一次長的小劍便是浮現而出。

這武魂之劍終於是被這李劍元再次催動而出。

只是這一次武魂之劍的氣勢儼然不是上次可比。

呼!

當這武魂之劍出現後,耀眼的劍光以李劍元為中心綻放開來。劍光迸發而出撕裂著虛空,引出了一陣陣呼嘯之聲,那般聲勢。端的是極為驚人,讓得外面的修者都是感到一陣驚訝。

「劍風入颶風呼嘯。難道是那李劍元催動了武魂之劍?」台下,那肖少傑頗為詫異的說道,雖然他看不清那比賽台當中大戰的情況,可是從那劍風呼嘯聲來看那氣勢顯然是極為恐怖啊!

「我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劍意,的確是李師兄催動了武魂之劍!」李子龍眸露驚訝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蕭雲使了什麼手段竟然能逼得李師兄動用這武魂之劍?」

旁邊那些南海劍派的修者心中也是詫異不已。

他們可是知道武魂之劍對於李劍元來說意味著什麼。

這可是劍武魂修者的最終底牌,為殺手鐧,一般絕不會輕易動用。

若是當初李劍元與蕭雲同境界時一戰動用了這武魂之劍眾人暫且還可以接受。

可是如今李劍元全力出手。憑藉這那元丹三重境的修為應該碾壓蕭雲才是啊!

怎麼反而被逼到了這地步,竟然再次催動了武魂之劍了?

這在南海劍派的修者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蕭雲該何等逆天才能將李劍元逼到這個地步啊!

「這蕭雲真是深不可測啊!」在南海劍派那弟子群當中,薛爍眸子微眯,不由微微深深吸了口氣,對於蕭雲他和敬佩,可是在此次對決中他卻並不看好這青年。

因為李劍元同樣不凡,還高出了兩個境界。

就算蕭雲再逆天也難以獲勝!

可是現在看來這局勢又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啊!

這原本鐵定李劍元勝的念頭也在眾人的心中慢慢的動搖著。

當那如同颶風一般的劍嘯聲傳出後,全場幾乎是一片嘩然,引得了無數人關注。

在這種議論聲下,甚至連那些正在關注寂無與那謝子玄一戰的修者的眸光也被吸引了過來。

這些人都是來自北原自然是想看寂無兩人的對決。

再者。蕭雲和李劍元的對決在他們看來那結果肯定是那元丹一重境的蕭雲慘敗。

可是當聽到附近那些議論聲後,他們內心也是一震,帶著滿臉詫異與好奇關注起來了這一戰。一時間,蕭雲和李劍元這一戰的關注度儼然大大的超過了那寂無與謝子玄之戰。

在這種氣氛的渲染下,顏詩妃姐妹以及天元宗,荒盟的成員都感到無比的振奮。

莫名間,眾人的血液也開始在沸騰,那眸光瞅向那前方比賽台時有著火熱不斷湧現。

對於蕭雲能否獲勝,他們也是頗為的期許啊!

而當台下掀起了一片嘩然的時候,在那比賽台上,李劍元身前的那柄武魂之劍此時已經化為了一柄巨大的利劍懸浮於空。在這利劍中心處依稀可以看到一柄一尺長的小劍。

至於這小劍的外圍那則是無窮的劍氣和劍意凝聚成的劍身。

在這柄巨劍上散發出一股極為驚人的波動,那種波動。足以橫掃元丹三重境的修者了。

「這武魂之劍應該可以與那元丹四重境的修者爭鋒了吧?」望著那柄在瞬息間演化成的巨劍,蕭雲也是不由深深吸了口氣。這李劍元之強的確不是常人可比啊!

「元丹四重的威力?那麼,就戰吧!」蕭雲雙眸一凝,吞天虛塔幾乎是沒有一絲停歇直接向著前方的巨劍鎮壓而去,那塔下的氣旋攪動,將前方浩瀚的劍氣盡數吞噬。

武魂之劍,破盡萬物!

當武魂之劍徹底凝聚成時李劍元雙眸一凝,那柄能有三十米長的巨劍便是當空斬下。

嗡!

巨劍斬下蒼穹都似乎被撕裂了。

這一劍威力極強,完全就是以一種極為狂霸的方式要斬盡一切。

在這巨劍當中蘊含著一股無上的劍意。

這劍意讓得虛空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