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九十一章驚為天人!

第三百九十一章驚為天人!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然而,在李劍元凝聚武魂之劍的時候,蕭雲卻並不是以天炎戟出手。

魂海滔天!

蕭雲眸光一凝,隨著一聲輕喝響起,在他那雙眸子當中,如同有著大海在翻滾旋即一股恐怖的波動便是從他的眉心噴涌而出,那波動最後化為了一個無形的大海將前方的李劍元給籠罩在當中。

緊隨著的是一股極為攝人的靈魂波動傾覆而下。

這波動,震人心魄,讓得李劍元的雙眸為之一滯!

強大的靈魂波動突如其來,使得李劍元露出滿臉驚訝。

對於蕭雲的強大靈魂力李劍元早就有所預料。

可是此時這靈魂力來的太快了,幾乎是在李劍元心神最疲倦的時候傾覆而下。

當靈魂力籠罩下來,他的心神就是一顫,腦海內如同有著驚雷炸響,發出陣陣嗡鳴。

雖然靈魂被震懾,可是李劍元心神並沒有徹底沉淪,還保持著一絲清醒。

身為劍修,心神如劍,無比的銳利,堅定,很難被外力所干擾。

武魂之劍,給我破!

在那種情況下,李劍元雙眸一凝,依舊是催動著那武魂之劍向著蕭雲斬去。

刷!

劍光一閃,武魂之劍便是攜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勢斬來,連那魂海都無法束縛它,被斬出了一道裂縫,凌厲的劍光直取蕭雲,那氣勢依舊凌人,不是一般的修者可比。

對此蕭雲早就有所預料,他雙眸一動,眉心識海,一根短矛隨之急速射出。

滅神之矛!

呼!

滅神之矛從蕭雲的識海內射出,一股屠神滅魔的氣息從這根短矛上瀰漫開來。

這氣息瞬息就將李劍元那武魂之劍的凌厲劍意給抵擋了下來。

「這是什麼靈兵?還是你的武魂之刃?」當這滅神之矛出現的剎那,李劍元那顆心終於是忍不住一顫。一種驚懼在心中開始飛速的滋生,這桿斷矛烏光閃爍,可是當中散發出的波動讓他駭然。

那波動。就連他的武魂之劍都無法堪比。

滅神之矛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就與李劍元那武魂之劍撞擊在了一起。

槍尖對劍尖。烏光與劍光碰撞,耀眼的火光頓時綻放開來!

只見得那武魂之劍一顫,光芒暗淡,就被一股古老而攝人的氣息波動所淹沒。

呼!

那武魂之劍一顫,直接便是被掀飛,向著後方掠去。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波動也是隨之席捲而出,李劍元被一股強大的靈魂波動所攝,腦海嗡鳴。心神終於是難以抵擋,陷入了短暫的失神,被那股波動給掀飛於空。

這一次交鋒滅神之矛儼然佔據了上風。

不過這滅神之矛也是被武魂之劍給震得微微後退,氣勢銳減。

這是因為蕭雲此次催動吞天虛塔耗竭了大量的靈魂力,所以催動出來的滅神之矛威力並沒有那麼強大,只是相比以前而言,卻無疑是有了一個巨大的提升,不可同日而語。

「魂元印!」滅神之矛被蕭雲收入了識海內,旋即他心神一動,那魂海翻滾一個巨大的魂元印便是被凝聚而出。這魂元印浮現在空,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靈魂波動。

呼!

蕭雲心神一動,魂元印當空一顫。旋即便是向著那倒飛而去的李劍元鎮壓而下。

巨印如掌,從天拍來,那心神暫時失守的李劍元根本就沒有抵擋之力。

「靈魂印?」不過,在那魂元印擊來的時候,李劍元終於是被一種巨大的危機感驚醒,待得他眸光一動,便是看到了一個散發著靈魂波動的巨印向著自己狠狠拍來。

可惜,縱使他心神恢復,此時想要抵擋為時已晚。

砰!

李劍元眼睜睜的看著那巨印不到放大。旋即落在自己的身上。

一股強大的力量鎮壓而來,讓得他的身形直接從那比賽台飛向了遠處的虛空。

與此同時。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吐出,他眸光暗淡。就連心神也是受到了損傷。

這一擊,已然傷到了李劍元的根基。

靈魂受傷,若是沒有那些逆天靈藥,只怕是很難恢復到巔峰狀態了。

當那鮮血吐出後,李劍元的身子便是頗為狼狽的落在了地面上。

咚!

一聲巨響也是在李劍元落地時響徹了開來。

這聲音,吸引了無數道眸光,可是當眾人瞧得那聲音源頭的那個模樣狼狽的青年後,那顆心卻是猛然一跳,在那內心深處有著一抹極為震撼的情緒在開始攀爬而升。

李劍元竟然敗了!

此時,全場的修者那內心深處幾乎都掀起了驚濤駭浪。

堂堂的元丹三重境境修者,覺醒了劍武魂的劍道天才,竟然會如此慘烈的敗了!

而且還是敗在一個元丹一重境的青年手下。

在仔細一瞧,那李劍元此時嘴角淌血,氣息孱弱,眸光也是暗淡無光儼然是受傷不輕。

也是在那魂元印擊來時李劍元身上的一件靈級鎧甲抵擋了大部分的力量。

不然,在那種力量,以及靈魂力的震懾下,他此刻只怕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啊!

甚至還會殞落!

李劍元落地所帶來的聲音逐漸消散,可是全場的修者依舊是愣愣的將之盯著。

似乎到了此時,眾人依舊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很難想像,剛才那劍氣凌人,讓得所有人為之忌憚的劍道天才在竭力出手後還會慘敗。

那打敗他的人該多麼的強悍,多麼的恐怖啊!

念及此點,眾人眸光一轉便是將視線向著那比賽台瞅去。

此時,比賽台上餘波散去,那籠罩在蕭雲身上的火光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