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九十三章荒寂武魂

第三百九十三章荒寂武魂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在那最為耀眼的比賽台上,蕭雲和寂無兩人對立。

自從落於這比賽台上後這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靜靜的站立在原地。

如此異常的舉止讓得這片虛空的氣氛卻是變得更加的緊張了起來。

因為眾人都是知道這是兩人在蓄勢,等他們出手之時必將展現出驚天一戰!

寂無,為北玄宗天之驕子,身具荒寂武魂,實力深不可測,如今力敗謝子玄堪稱為北原第一人,如此人物,在南荒天才少年當中也算是那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了,幾乎少有人可比。

蕭雲,乃天元宗弟子,一直深藏不露,本不被人看好,可是卻連敗強者,越級而戰,成為了此次南區排位戰名副其實的黑馬,雖然他只有元丹一重,可到了現在,再也沒有人敢對他有著一絲輕蔑之意。

如今兩人一戰,可謂是真正的絕頂交鋒,也是天才之間的碰撞。

究竟誰能獲得第一,誰也不敢妄下結論。

此時各派的弟子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觀戰了!

「也不知他們兩人誰會取勝啊?」荒盟內,安七夜眸子微眯,緊緊的盯著前方的比賽台,那語氣當中儘是唏噓之意,若是以前,他絕對不會認為蕭雲可和寂無一戰。

可是在蕭雲力敗李劍元後,安七夜已然將這青年放在了一個極高的位置。

這絕對是一個可以傲視南荒天才的妖孽級人物!

「蕭師弟能力敗寂無,拿下第一嗎?」天元宗內的萬行山等人卻是略顯緊張。

除了緊張外眾人眸中更多的是期許。

希望蕭雲可以再次創造奇蹟。

兩人還沒有開戰,台下的氣氛已經變得十分緊張了起來。

驀地,在比賽台上,寂無眸光一閃,一股強大的荒寂氣息便是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

這種氣息如來自遠古洪荒。充滿了一股讓人心悸的波動。

荒寂!

這是一種極為蒼涼的氣息,方一瀰漫開來,就籠罩了天地。使得這片虛空的氣息都為之一變,如同化成了一個荒寂的世界。蕭雲身處當中頗為清晰的感覺到了那氣息的變化。

那種氣息讓得他心頭一動,似有感觸。

荒,代表著荒蕪,寂,代表著死亡枯寂,枯敗。

先荒後寂,以此命名為武魂的名字,從此便可以想像出寂無這武魂是何等的強大。

當這股荒寂的氣息瀰漫開來後。蕭雲隱約可以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生機都似乎有些影響,就連那情緒都受到了那股荒寂的氣息所牽引,讓他感覺自己真的置身在一個荒寂的天地。

在這種天地內,蒼茫荒蕪,讓人感覺不到希望,一種負面情緒也是隨之滋生而出。

這氣息竟然可以無形中影響他們,最終主宰他人的心神。

「這荒寂武魂真神奇!」面對這氣息,蕭雲並沒有排斥反而是用心感受想要去琢磨這荒寂武魂的不凡之處,了解當中的一絲奧義,只有如此。自己的眼界才能更加的開闊。

他任由那種氣息將自己籠罩,侵入心神。

與此同時,他在感受著自己的細微變化。

到了元丹境後只有不斷的感悟天地奧義才可以繼續提升自己對武道的見解。

這寂無的武魂越神奇對蕭雲的吸引力就越大。

「這氣息可以讓靈魂迷茫。體內的丹元也會不知覺的被這荒蕪之氣給慢慢的侵蝕。」只是略微感應,蕭雲很快就發現了這荒寂武魂的不凡之處,這武魂蘊含著玄妙的大道氣息。

「還沒有一戰,就已經於無形當中傷敵,的確是難得一見的武魂啊!」

蕭雲心中忍不住暗贊了一句,對於這寂無他也是高看了一眼。

如此看來這寂無的武魂只怕比趙政那天幕還要略微強上了那麼一分。

「這荒寂武魂的確很強,在上古時期也是頗具威名,不過這小子的武魂並沒有那麼純粹,再者他也沒有真正領悟到當中的奧義。想要達到一個巔峰,還需要不短的時間。」吞天雀開口道。

「哦。」蕭雲眸露好奇。「這荒寂武魂有什麼特別之處?」

「這荒寂武魂若是大成,可讓得大地荒蕪。寂滅萬物,嘖嘖,如此神通若是真的修至大成,也可以與那排行靠前的武魂爭鋒了,甚至在上古時期這荒寂武魂就排行在十九!」吞天雀說道。

「排行十九?」這讓蕭雲感到頗為驚訝。

如此說來這寂無潛力極大啊!

「你想錯了。」吞天雀說道,「這寂無雖然也是荒寂武魂,可是並不是真正的上古荒寂武魂,失去了許多的本源印記,他的老祖也只是傳承了那麼一些稀薄的荒寂武魂的本源烙印,等於是延伸出來的血脈,已經稀薄,縱使他達到了老祖的地步,也無法達到那武魂鼻祖的高度。」

「還有這麼一說?」蕭雲一愣,心中有些狐疑。

「就如你的戰武魂來說吧!」吞天雀說道,「你傳承的是風月國那位老祖的血脈本源,可是他也只是一個分支罷了,你傳承的本源印記並不純粹,雖然得到了戰武魂的一些特性,可是成長起來還有限制,想要真正的踏上巔峰,除非找到那鼻祖的本源。」

「不能真正的踏上巔峰?」蕭雲眉頭一彎,如被人澆了一盆冷水。

「那是自然。」吞天雀說道,「事實上,這個天地間那些得到武魂傳承的人可以達到先祖那個高度的人極少,那些人都是逆天的存在,有著巨大的機緣,所以武魂之道並非那麼簡單。」

「你不早說。」蕭雲心中鬱悶,不由白了吞天雀一眼,以前他還期待著自己憑藉著戰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