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不死武尊 >第三百九十四章寂滅之力

第三百九十四章寂滅之力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轟!

巨響傳出,牽引了無數人的心神,各派的修者都緊緊的注視著前方的比賽台想要看看兩人這第一次交鋒孰強孰弱,到了現在,這蕭雲與寂無的一舉一動都被眾人所關注。

兩拳對擊,很簡單的轟擊在了一起,拳頭交擊之處碰撞出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如同金鐵交擊迸發出的火光。

雖是簡單的交手,可是雙方卻已經進行了一次真正的試探。

拳頭交擊的瞬間,那荒寂之氣便是極為霸道的要淹滅一切,使得萬物皆寂。

這氣息很玄妙,讓蕭雲拳頭上的天炎都是微微一動,略微露出幾分忌憚。

「連天炎都可寂滅嗎?」感受著這細小的波動,蕭雲對這荒寂武魂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雖然他的天炎只是略微悸動,並沒有完全被湮滅,可是已經可以說明那荒寂氣息的不凡。

一些細小的差距在平常看不出什麼高低,可是在真正決戰的時候優勢便可顯現而出,這也是為何同為天才的謝子玄竟然會敗於寂無手中的原因,經過這一拳蕭雲也算了解了寂無的實力。

嗡!

在那荒寂氣息侵蝕而來的時候,一股濃郁的戰意迸發而出,當即便是反擊而去。

戰意無形,也不可撲捉,可是它卻比有形之刃還厲害,方一迸發而出便是將那股寂滅之氣給抵擋了下來,玄便是以一種頗為狂霸的姿態向著對方狠狠的反擊而去。

「這是什麼意境?」拳頭上的細微波動寂無也是感應的一清二楚,當自己那寂滅之力將那火炎鎮壓時他還微微一喜,感到自己似乎佔據了上風,可是當這股戰意出現後他臉色不由一沉。

看來這蕭雲真的有著幾分底蘊啊!

當憑這股戰意就已經不是一般的人可敵。

在驚訝下,寂無體內氣息奔流向著對方衝擊而去。

嗡!

在這種交鋒下。兩個人的身子皆是一顫,旋即被一股強大的波動給震退了出去。

這一次交鋒也算是不分上下。

身形倒飛,兩人皆是飄落於地。那姿態到也不算狼狽。

這次交鋒雖然沒有太大的波瀾,不過也讓得兩人了解了對方的底子。

「蕭雲果然不凡。」寂無落地。他長發舞動,嘴角露出溫和的笑容,顯得頗為大氣從容,「接下來,我將全力出手,呵呵,我們雖是朋友,不過這第一的寶座我可是不會輕易放棄哦。」

「一樣!」蕭雲微微一笑。不過那雙眸子當中閃爍的光芒卻略顯凝重。

如今他也該全力出手了。

呼!

蕭雲手掌翻動,天炎戟出現在手。

當天炎戟出現時,一股強大的波動也從這寶戟上瀰漫而出。

因為修為的差距,他不得不催動天炎戟內的血脈之靈。

對此,寂無早就有所預料,他手掌翻動,一桿銀槍便是出現在手。

這銀槍光芒閃爍,耀眼奪目,雖然不是頂級靈器,可是那質地也不是普通的靈器可比。

寂無雙眸一凝。長槍一震,一股極為濃郁的荒寂之氣便是在他那長槍上不斷凝聚。

待得這股寂滅之氣彙集在長槍上後,寂無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凌厲了起來。

似乎此時的他就如同一桿長槍。可寂滅天地。

寂滅九槍!

驀地,寂無長槍一震,便是向著蕭雲殺去。

刷刷!

長槍挑動,似乎雲動,一股黃寂之氣如同河流一般從那長槍上席捲而出。

這荒寂之氣籠罩四方,如同化為了一片荒蕪的世界。

而與此同時,在這荒蕪之氣內銀芒閃爍,一道道攜帶著寂滅之力的槍芒便是向著蕭雲攻伐而去。

槍很快,如同奔雷。那槍芒更是如同閃電,撕裂了天地。攻伐而下,瞧那氣勢。似乎真的有著一種寂滅萬物的氣勢,在這種氣勢下,就連遠處一些修者都感到了一種無力。

他們似乎感覺到自己被荒蕪的氣息所籠罩。

在附近都是一片荒蕪,只有死亡,沒有生機!

在這種情緒下,眾人感覺自己似乎根本無力一戰!

這就是荒寂武魂的魅力所在。

「這寂無真不簡單啊!」感受著這種波動,萬行山等人都是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氣。

天炎七式!

當寂無出手之際,蕭雲也是出手,他身子騰飛於空,天炎戟當空斬去,那紫芒閃爍,當即便是撕裂出了一個缺口,槍戟角擊,兩人立即便是展開了極為猛烈的交鋒。

天炎七式威力極強,每一式都被蕭雲融入一種氣勢,已經接近自己的武道真意了。

只是蕭雲的紫炎武魂也不過才元丹一重境,所以威力略顯不足。

好在此時蕭雲還將那戰武魂的力量加持在當中,使得這天炎七式威力大增。

再者,蕭雲還催動了天炎戟的血脈之力,此時交手,竟然已經可以和寂無爭鋒了。

只是這天炎獸一直沒有出手,似乎在等候一個最佳的機會。

因為每次催動天炎獸都將消耗蕭雲極大的靈魂力,所以不動則已,一動必將給予敵人沉重的打擊,不然也就失去了這天炎獸存在的意義,所以雖然將之演化了出來那巨獸卻一直懸浮在蕭雲身前。

鏘鏘!

比賽台的上空,蕭雲和寂無不斷交手,斗得竟然不相上下。

蕭雲底牌太多,一時竟然拉開了境界帶來的差距。

寂無也是不凡,不僅身具武魂,那每一種施展起來也是擁有這一種大勢。

不過很顯然,此時他還沒有竭力出手,一直在試探蕭雲,想要慢慢逼出後者的底牌。

「是出手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