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破碎之月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力的訪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力的訪客

小說:破碎之月| 作者:素手織夢| 類別:其他

男生宿舍中,手持訓練徽章的莫林猛地睜開了眼眸。

他像做了個噩夢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氣,臉色十分蒼白,撲到了窗口拉開窗帘,午後的陽光一涌而入在他的視野中燒灼出一片片短暫失明的黑色盲區,就彷彿一朵朵妖異的黑色玫瑰在綻放凋零。

少年躲在窗口那片陽光下,愣愣地凝望著前方水汽氤氳的長湖,突然覺得這幅場景朦朧而陌生,一時分辨不出眼下到底是現實還是幻境。

他已記不清之前一共看到了多少場戰鬥,在那個漫漫無盡的夜晚,他只記得耳畔永遠有交戰的怒吼廝殺聲,地上永遠有絆腳的殘破屍骸,身旁永遠是冰冷的明晃晃的兵刃,每一次抬起頭也都能看見月神的光耀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不詳血色。

從黃昏時進入荊棘嶺防區開始,年輕的派克老爹率領第七軍團近半的兵力,以雷霆之勢強硬地衝垮了最先遇到的兩個攔路的亡者兵團,後面四個兵團見勢不妙乾脆放棄了各自的營地將兵力集結在了一起,仗著地勢欲圖拖住第七軍團前進的步伐。

但老爹沒給他們機會。

他早已調度了最為精銳的幾個兵團,在夜幕下飛速繞過了敵人防守的關口地勢。

等到年輕的派克帶領著第七軍團主體軍隊行至那關口前時,那幾個精銳的兵團也已出現在敵人的後方,包抄合圍之勢加上兵力又數倍於對方,激烈的軍陣絞殺下沒多久便擊潰了那四個兵團,將其盡數殲滅。

這一戰老爹又踩碎了四顆腦袋。

最後兩個亡者兵團的團長几乎聞風喪膽不敢再戰,只遠遠地派出了無人指揮的骷髏與行屍妄圖拖延他們的行軍速度,自然是一盤散沙不堪一擊。

但亡者並不是老爹這個夜晚面對的唯一敵人。

為了阻擋他們前往冰霜要塞,那幾個亡者兵團紛紛回撤了防線上的士兵,讓本就複雜的荊棘嶺防區一下變得千瘡百孔,不知有多少小型的夢魘獸群順著防線的缺口滲透入了這片區域。對於混亂而言,在這千百道起起伏伏的山嶺之中,第七軍團分布緊湊的大量兵力就如同黑夜明火一般耀眼,吸引著夢魘獸群從四面八方湧來前赴後繼地瘋狂進攻。

少年覺得與老爹隨行的兵團所發生的戰鬥中至少有一多半敵人都是混亂。

另外他還注意到,即使在戰況最激烈的時候——軍團圍攻那四個亡者兵團時,老爹麾下的特殊編隊依然沒有參戰,那是十多個已越過了塵世之線的強大職業者,其中有八九位隨軍一起前去支援冰霜要塞,剩下的被留在了蘭格防線。

同樣的,亡者中似乎也沒有大戰士或者大魔法師出手,哪怕最後那幾個兵團長都被老爹踩碎了腦殼這場戰鬥依然控制在了世俗戰爭的範疇。

而在對抗夢魘獸時,為了給普通士兵減少行軍壓力,特殊編隊的強者則紛紛出手,經常一個人便吸引住一支小型的夢魘獸群進攻,少年還看到其中一位大魔法師使用五環魔法冰封了一條陡峭山谷的出口,將無數咆哮嘶吼的夢魘獸堵在了山谷之中。

可即便如此,這個長夜,大小戰鬥依然持續不斷,傷亡士兵的數量也越來越多。

地勢逐漸升高,呼嘯的寒風也愈發冷冽,但派克老爹的行軍速度卻沒有絲毫減慢,除了戰鬥和短暫的休整外,一隊隊戰士們就像狂奔的馬群一般不知疲倦地行軍,等晨曦終於姍姍來遲地亮起來時,周圍已是茫茫一片雪白。

不再有亡者兵團橫亘於前,也不再有夢魘獸群尾隨於後。

——他們已橫穿了整片荊棘嶺,走進了延綿高聳的冰霜山脈。

那影像幻境中初升的朝陽照射在漫山積雪上,明晃晃的白雪就如同此刻窗外的陽光一般刺眼。

莫林眯起眼眸,看著宿舍窗外氤氳的長湖,輕輕抿了抿乾渴的嘴唇。

心裡依然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他又想起了暑假時老爹一邊搖頭一邊嘆氣對自己說的話:

「血月之戰的資料維克多學院里就有,你自己去查吧,只要記著不管你看到了什麼,我都是你的派克老爹,這點是不會變的……可一定要記著這點……」

沒想到那個一貫和藹可親整天笑呵呵的老爹也曾有如此殺伐血腥的時候……少年搖了搖頭,也難怪老爹不願意親口和自己說那些往事。他眼前還浮現著影像中年輕的派克老爹重重的鋼靴踏碎一個個敵人的頭顱。

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踏碎……

莫林苦笑了一下。

自己連在模擬競技台上殺個人都有點下不去手,本來戰鬥中一擊斃命的擊殺原則到了自己這變成了一擊使對手喪失戰鬥能力的生擒原則,要是被祖父他老人家知道了恐怕要大罵自己沒用。

還要再加上半年不能吃肉的酷刑……

雖然低階亡者很少有自主的意識波動,像骷髏和行屍基本都只能聽從上級命令行事,但從亡者第三序列的種族開始,其實和生者在意識上已沒有太大區別,最常見的便是幽靈,他們就有自己一脈相承的文化與傳統,也同樣可以接觸魔力之海受到魔力洗禮並學習魔法使用卡牌。

在伊露維塔,搗蛋鬼聯盟里就有一位四年級的學長,波利歐斯特,他就是天賦極佳的幽靈,目前在自然與生命學派學習。

更別提那些能擔任軍團長的屍巫與黑武士。

而老爹甚至連俘虜都沒想留,直接一腳一個統統踩死。

要是自己恐怕下不去這樣的死手。

不過又能怎樣呢,少年愣愣地思考著,難道真像那個枯手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