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魔門敗類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 兄弟相殘

第二千六百六十四章 兄弟相殘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仙俠武俠

因為林皓明這句話,接下來兩天里,吳老頭在得到林皓明默許之後,竟然真的操辦起婚事來。

林皓明不知道要在這裡待多久,索性也就沒有拒絕了。

事實上這婚事和自己想像中的還是有很大不同,只是全村的人一起吃了一頓酒席,甚至都不需要林皓明改口叫吳老頭爺爺,可見就算妾侍在這裡地位也不高,但就算如此,已經讓杏兒心滿意足,洞房花燭夜,更是不遺餘力的想要滿足心上人。

就這樣又過了三天,終於到了去山陽縣送東西的日子,杏兒在她娘的幫忙之下,梳起了婦人才會梳的髮式,更是換上了一身新衣服,雖然衣衫依舊樸素,但比起之前來更多了幾分倩麗。

其實以杏兒的容貌,雖然說也算漂亮,但也只能說是凡人之中的美女,在修仙界之中,只能算是普通,更別說和若蘭、思月等女子相比,可面對杏兒的時候,林皓明卻有種說不出的平靜,甚至在山村之中的幾日,有種想要從此歸隱田園的感覺。

林皓明不知道這是不是受到天魔塔的影響,還是心境上有問題,但卻真有了這樣的念頭。

一行人加上吳老頭爺孫在內,一共有十八個人,當然林皓明並沒有把自己和杏兒算在內。

因為是運送貨物,所以除了人之外,還有八頭騾子,騾子並不是讓人騎的,而是馱著貨物,本來臨行前吳老頭牽出一頭驢打算讓林皓明騎著驢,但林皓明卻拒絕了。

杏兒對此倒是頗為開心,能夠和自己夫君挽著手走在這條山道上,說不出的開心。

按照杏兒的說法,從村裡到山陽縣要翻過三座山,在翻過第一座山之後,眾人在山谷之中一處地方休息了一會兒,吃了些乾糧,隨後就繼續趕路,等快要傍晚的時候,翻過了第二座山,而在下山的時候,林皓明就看到在這山谷之中一塊較為平坦的地方居然有一座旅店,雖然因為遠看不清晰,但應該是專門給趕集的人休息的地方。

事實上也是如此,這大涼山之中村子並不少,零零散散分布在附近山裡,時常有趕集的人去山陽縣,若是路遠會在這裡休息一晚,近的話也會在這裡用飯之後繼續趕路,所以旅店雖然在山裡,但人也並不少。

因為正好遇到趕集的日子,旅店聚集了不少人,門口也拴著不少騾馬,至於貨物則早就被搬進房裡了。

旅店有兩片房舍,正對道路的是吃飯的飯堂,後面這是一排木屋,雖然看似簡陋,但在這種地方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實在不易了。

因為人很多,雖然這裡一大片木屋也不算少,但住著也十分緊湊,當然因為林皓明身份關係,他和杏兒自然還是單獨一間。

因為女眷不易拋頭露面,加上林皓明也不想和其他人一起去飯堂,所以就讓店裡的夥計送一些吃食來。

事實上林皓明不吃也沒有關係,不過杏兒走了一天路的確是餓了,而和林皓明相處幾天下來,她也知道自家夫君人很好,也就沒有以前那麼多顧慮,多少又恢復山裡丫頭本性。

林皓明其實也在觀察杏兒,這幾天觀察下來,他發現固然杏兒學過一些功夫,但很顯然吳老頭沒有把她當做傳人,沒有悉心教導,勉強算個四等武士,而拋開她習武的一面,自身的力量,受傷時候的恢復,體力的恢復,都要比自己想像中凡人強上很多。

在虛界也有凡人,那些凡人比起杏兒來,明顯差了很多,看來這裡的人和外面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到了半夜,旅店裡已經鼾聲大起,畢竟是各個村子的粗漢,屋子又挨著實在也難以避免,林皓明自然可以不管,倒是杏兒也能安然入睡,可見這樣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

明天就能出山,林皓明腦海之中開始思索,離開山裡之後要怎麼辦?最好是能見識一下這裡的所謂高手,打聽一下這裡實際情況,畢竟吳老頭以前雖然當過瀘州某個世家的護衛,但畢竟層次比較低,之前自己用指力寫字,其實根本沒有用多少力氣,如果按照推論,恐怕自己應該有一等武師的實力,而三等武師已經讓吳老頭不惜在談條件之前就把孫女獻給自己,想來一等武師地位更是極高才對,只是這一世界是真的嗎?

林皓明望著身邊杏兒,一時間又思考起這個問題來,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把目光收了回來,隨後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房中。

當林皓明離開屋子的時候,見到兩道黑影從斜側的一間房間之中溜了出來,隨後迅速朝著附近山林鑽了進去。

林皓明腳下輕輕一動就追了上去,沒多久之後就追出了足有二三十里。

山裡的二三十里已經很遠,兩個人沒有發現後面還有跟蹤的人,這才停了下來。

兩人都是一身夜行衣打扮,似乎覺得安全了,終於除下了夜行衣,並且把頭巾也拿了下來,露出兩張陌生的中年男子面孔。

此時,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男子朝著另外一個人手裡拿著的盒子道:「二哥,東西要再確認一下嗎?畢竟走得急,黑燈瞎火的沒有看清楚!」

「不會有錯,血參你我不是沒有服用過,怎麼會弄錯!」被叫做二哥的人肯定道。

「我的意思是年份上會不會有出入,要知道消息傳出來的時候可以說著血參至少五六百年的火候,萬一火候不足,到時候未必能拿到足夠的傭金啊!」年輕些男子說道。

「老三你說的對!」年長些男子聽了,立刻打開血參盒子,仔細的辨認起來了。

那年輕一些的男子此時也湊過去打算一起辨認,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那男子一掌打在了他二哥的身上。

「啊!」年長些男子此刻正全神貫注的辨認血參年份,哪想到自己兄弟偷襲,整個人像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最終撞在了一顆碗口粗的樹上。

殺人奪寶已經讓林皓明覺得有些意思了,沒想到殺人奪寶之後竟然還上演了一出兄弟相殘,著實然林皓明都感到有些興趣了。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