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魔門敗類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 平安城(下)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 平安城(下)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仙俠武俠

林皓明和謝若蘭兩個到的時候,兩族的人已經都到了生死台邊了。

主持生死台決鬥的,是人族在這裡輪值的一名神變境頂峰修士,林皓明倒也認識此人,是梁萬濤的一名記名弟子。

當初修建這裡,除了魔馨之外,梁萬濤也過來做了不少事情,所以這裡也有他一份利益,這也是林皓明好謝若蘭默許的。

梁萬濤也知道,人族大權不在自己手裡,自己名為族長,實際上只是兩個人的副手,而早就有這樣覺悟的他,當然也知道自己過來這裡,就是給自己好處,當然前提是派人協助魔馨把這裡管好。

所謂生死台並不只是一座高台,事實上根本就是一出角斗場,四面還布置不少看台,一旦有角斗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會吸引不少人過來,林皓明和謝若蘭實際上也是因為這個被吸引過來的。

到了這裡之後,林皓明才知道,除了比斗之外,人族這邊還會開設賭局,這也是角斗遲遲沒有開始的原因,拿別人的生死來賺錢,也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但的確是一條賺錢的妙招。

這盤口是按照出手兩個人狀況來設定的,不管最終結果如何,莊家都會抽取一成的手續費用。

這樣做一來保證角斗收益,其次也可以讓更多的人放心,畢竟收水這種事情,就是為了讓各家安心才收的保護費,如果收了保護費還耍陰招那是砸了牌子的事情,看各族踴躍的樣子,林皓明知道,這規矩執行的很好。

等了足足有一個時辰,雙方的人才正式登上生死台,而主持者比試的人,也特意的把兩個人情況宣揚了一番,也算是製造氣氛。

此刻林皓明注意點,整個生死台周圍聚集的人數足有過百萬,也幸虧這地方足夠大。

比試的兩個人林皓明自然都沒有見過,輪實力來說,饕餮族的低對方一個小境界,但魔音族沒有饕餮族天賦高,所以基本上處在同一水平上,真正比試結果如何還真勝負難料。

果然,就和林皓明預測的一樣,兩個人各種功法寶物齊出,一時間打的難分難解,足zújiāo手了大半個時辰,饕餮族的那人才依仗身體優勢,以傷換命,一招斃命解決了那魔音族修士。

按照規矩,比試勝利者,那饕餮族的人,還把被斬殺的魔音族修士東西作為戰利品取走了,而魔音族哪一方看到結果,一個個臉色鐵青,不過卻也不敢發作,畢竟一旦觸犯到人族底線,人族是毫不留情的,這也是為什麼在這裡,各族能夠如此相容。

在比試結束之後,在這裡的上百萬人很快就消失了,對於他們來說,這裡只是一場有趣的遊戲而已。

接下來,兩個人又在平安城逛了幾圈,確定一切都按照原本預定的發展,於是打算離開平安城了。

原本兩個人是計劃一路往上,看看邊境地帶,然後結束這次行程,謝若蘭回到魔天城,而林皓明則去尋找突破契機。

但是沒想到,就在出城的時候,兩個都發現了異樣。

和進城一樣,出城的時候人族只要拿出身份牌就可以,但是他族修士檢查則要仔細的多。

林皓明和謝若蘭同時發現,這出城的人,竟然就是前幾天生死台旁邊那幾個魔音族修士。

如果只是這幾個人也就算了,讓林皓明更加意外的是,那個梁萬濤的記名弟子竟然也易容跟在了後面,隨和和他們不在一起,但明顯發現他一直注意那些人,看著他們出城之後,也立刻出去了。

作為梁萬濤的記名弟子自然有極大的權力,混出城這種事情實在簡單不過,而林皓明和謝若蘭跟著出城後沒多久,竟然發現,他和那幾個魔音族人聚集到了一起。

如果只是喬裝跟蹤他們也就算了,可現在事情明顯有些不對勁,本來想要直接北上的兩個人也就跟在了他們後面。

以兩個人的修為,跟蹤這些人,對方根本不可能發現,而這些人沿著路走了一段距離,隨後忽然朝著一旁的山林中而去了。

兩個人跟著他們走了足有上百里,到了一處隱秘的山林中,這些人才停了下來。

梁萬濤的記名弟子,這個時候也率先開口道:「幾位何必如此小心,魔馨大人正在閉關,城中的事情基本上都有我在打理,誰會查?」

「嘿嘿,高道友說的沒有錯,但是前幾天我師弟在道友主持的角斗之中被對方活活打死,我們實在不得不小心一些!」幾個人之中一個看似為首之人此刻也解釋了一番。

「你們應該知道,生死台的規矩,我不可能為了一條人命破壞了規矩,否則我是否還能坐著那個位置都不知道了!」梁萬濤幾名弟子有些不客氣道。

那魔音族首領卻冷哼了一聲表示不滿,不過也沒有再提,很顯然他也知道對方說的沒有錯。

沉寂了片刻之後,他似乎調整好了心態這才開口問道:「事情都準備好了吧?」

「放心,只要你們做的沒有問題,那麼這件事就會成功,魔馨大人這次閉關少說需要二三十年,等二十年後她出關,再要追查也已經來不及了,你們佔據的地盤也早就消化了,不過你們給我的東西確定準備好了?」梁萬濤的記名弟子追問道。

「高道友,我們以後還要在平安城討生活,這裡比起魔音族來說好太多,我們可不想就這樣回去,所以你放心好了,而且只是區區幾枚丹藥,高道友無需緊張。」那首領安慰道。

「閣下口氣未免太大了,如果是貴族太虛前輩說這話還差不多,能有助於進階太虛的丹藥,我能不重視嗎?」梁萬濤記名弟子道。

「好了,算我口氣大了,我們現在去接人,等人到了之後,一切按照計劃執行,這次能否成功,都看高道友了!」那首領似乎不想在口舌上爭辯,口氣軟化了下來。

「好,以後再要見面不要約我出來,這樣反而風險大!」梁萬濤記名弟子再次警告了一番,隨後就這樣直接離開了。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