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魔門敗類 >第二千七百零五章 鍛體甘露

第二千七百零五章 鍛體甘露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仙俠武俠

林皓明望著站在,門口院子里的少女。

少女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模樣,但一雙眸子里透著沉穩,可見這少女要麼就是實際年齡很大,要麼就是心智極為沉穩,當然也有兩者都有。

「是李公子吧,我叫玉蓮,是愈真大人派來伺候公子的!」少女不等林皓明詢問,主動介紹起了自己身份。

「我現在要休息,除非有什麼重要事情,你可以敲門告訴我,否則的話最好不要打攪我!」林皓明不打算和這玉蓮有過多糾葛,所以擺出了冷漠的樣子直接吩咐道。

玉蓮似乎對此也沒有什麼在意,答應了一聲,隨後又說道「每日午時會有食物送來,玉蓮就放在公子房門外,申時我回來收!」

「好!」見她也沒有什麼拖泥帶水的,林皓明答應了一聲,隨後就走進他說的房間里。

接下來的三天,還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知道玉蓮通知林皓明,要和家人分別了。

林皓明既然頂替了李玄映的身份,那麼自然也要用好,在別人注釋之下,上演了一幕不舍的辭別。

讓林皓明有些意外的是,在要重新登上龍龜的時候,田詩涵竟然撲進自己懷裡,當著數千人的面,主動吻了自己,雖然時間不是很差,但眼中流露出的情意綿綿和不舍,著實讓林皓明有些佩服此女演技,但也有些狐疑,這個女人在這個時候主動親吻自己的目的何在?

林皓明不清楚,不過接下來的事情也早就已經安排好了,等時間合適,李家和田家都會因為一場海難消失掉,他們也不會再出現於赤龜島,元剎族的人想要追查也追查不到什麼。

接下來的日子,林皓明就一直待在龍龜之上,四姐妹也沒有來找自己,不過從龍龜走走停停,已經看到的島嶼,林皓明知道,類似之前的選拔還在繼續,而且不知道要持續多久。

數個月之後,林皓明倒也習慣了龍龜上的生活。

這龍龜比起天界看到的,要大十倍不止,速度也快的多,甚至林皓明懷疑,天界的龍龜可能只是魔界龍龜混血後代。

就在林皓明以為,會這樣一直持續到抵達元剎族的時候,這天,玉蓮忽然敲響了林皓明的房門,告訴林皓明,所有人要去集合。

所謂的所有人,並非是在龍龜上的所有人,而是有資格進入龍龜二層的人,集中的地方也在二層的一處空地上。

林皓明目光掃過這些人,發現加起來只有一百多人,比自己原先預想中要少的多,而白虛和鏡海也在其中,並且這兩個人還湊在了一起,雖然他們也看到了,林皓明,可能是因為之前林皓明從不和任何人打交道的關係,所以兩個人也沒有主動過來的意思。

當所有人都到齊之後,愈往和愈稀分別出現在人群的左右兩端,而愈真和愈念站在所有人的正前方。

就在所有人望著愈真、愈念姐妹的時候,愈真也掃視了一邊所有人,隨後緩緩道「好了,又到每年一次的排名比試了,今年多了十一個人,同時也是最後一次比試了,現在我們已經朝著元剎海航行,不到半年就會抵達,而這次除了增加的人外,外層也選拔出了三十名強者,最後除了座次之外,一百名之外的人,都會被退到外層去。」

愈真說完之後,愈往和愈稀兩邊,分別走進來十幾個人,顯然就是那三十名住在外層的強者。

對於愈真的話,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違抗,不少參加過的人,也在幾個似乎是厲害角色的人身上反覆掃過。

「這最後一次的比試不是要你們互相比斗,也不是要爭奪什麼,規則和過程出乎你們意料的簡單,同時也要承受讓人無法承受的痛苦。」這回輪到愈念開口了。

聽了這番話之後,所有人都好奇,而愈念此刻從懷裡取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小瓶子,也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但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詢問,只是等著這四姐妹解釋。

愈念倒是沒有讓人等多久,直接打開小瓶道「我這瓶子里的東西名為鍛體甘露,對你們來說,絕對是好東西,不過嘛,一旦使用,就會讓你們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現在開始,你們每隔一丈就地而坐,我會給你們每人一滴,一般來說三天左右能夠吸收完成,若是吸收了,可以要求再來一滴,當然如果覺得太痛苦,那就認輸,而在整個過程之中,誰先忍不住痛苦,我可以幫他解除痛苦,但也等於退出了。」

聽到這番話,所有人都面面相覷起來,聽說過鍛體甘露這東西的人臉色都不好看,甚至是其中一位石人族人,那粗擦的臉上也泛起了愁容,可見這鍛體甘露盛名在外。

所有人都按照愈念的意思做了,愈念則對著瓶子一點指,瓶子里清澈透明的液體就冒了出來,隨後彷彿天降甘露一般,落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並且一接觸皮膚就立刻滲透了進去。

林皓明也感覺到了一點清涼,但之後就沒有多少感覺了,畢竟他可是返虛境後期的存在,而在這裡的人,都是千歲以下,道胎境,而絕大部分都是道胎境後期,只有少數幾個種族以中期的實力,立足於這裡。

沒多久之後,林皓明就注意到,周圍有人發出了痛苦的呻吟,雖然在努力的壓制著自己,但聲音卻變得越來越響。

林皓明知道,若是自己毫無反應肯定會讓對方起疑,所以臉上也露出了些許痛楚的表情,但人卻依舊靜坐不動,而類似於他這樣的人,也有不少。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過去,不到半個時辰之後,終於有人熬不住痛處大叫著跳了起來。

「廢物!」愈念看到之後,忍不住罵了一句,根本不去管他,倒是愈往過去,幫其解除了痛苦,但人也被帶走了,而過早的出局似乎也預示著,他整個人在之後命運。

接下來差不多兩個時辰之內,接連有四五十人都忍不住痛苦先後退出,不過兩個時辰之後,還能堅持的人,說明不管毅力或者身體忍耐性上都足以承受這一滴鍛體甘露,很長一段時間內再也沒有人退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