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魔門敗類 >第二千七百零六章 忍痛

第二千七百零六章 忍痛

小說:魔門敗類| 作者:驚濤駭浪| 類別:仙俠武俠

比試是從中午開始,入夜之後,雖然沒有人再退出,但痛苦的『哼哼』聲卻一直不絕於耳,到了快要天亮的時候,終於先後有兩個女子受不這痛楚,哭泣著退出了。

一旦看到有人堅持不住,緊接著又有幾個人也跟著退出,而痛苦聲也變小了一些。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到了第三天即將中午的時候,忽然一名看上去也不是很起眼的男子主動到:「幾位大人,我已經煉化完了,還想要一滴!」

見到有人主動再要一滴,愈念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和之前一樣,撒了一滴到他身上,而那個人也立刻重新開始煉化,只是這一次,還沒多久,一直不聲不響的他,忽然也痛苦的呻吟起來。

他如此表現,立刻吸引不少人注意,而愈念卻冷笑道:「這鍛體甘露,一般來說,煉化一滴後需要休養一段時間這才能煉化第二滴,連續煉化,痛苦將是之前的三倍以上,所以你們還想要第二滴的人,要多考慮一下,可別怪我不提醒你們。」

聽到他這麼說,不少人都沉寂了,而愈念目光掃過眾人,臉上浮現出一絲鄙夷。

接下來當時間再次抵達午時的時候,又有幾個人要了第二滴,不過同樣一個個痛苦的大叫起來。

林皓明瞧著,想了想也要了一滴,再次感覺到一點清涼之後,林皓明沒有學著其他人發出叫聲,只是裝出咬牙堅持的樣子。

沒多久之後,先後三名要了第二滴鍛體甘露的人退出了比試,而他們的退出也讓更多的人害怕和擔心起來。

之後雖然還有十多人要了第二滴,但大多數人卻沒有要,也沒有離開,而林皓明知道,這些人裡面肯定不少已經煉化第一滴,只是不想那麼快要第二滴,也不想離開。

就在午時過去沒多久,愈真忽然臉色一沉,道:「沒有要第二滴的人,不管是煉化太慢還是故作依舊處於煉化之中,現在都出局了!」

聽到這話,足有二三十人,臉上頓時顯露出一片懊惱,林皓明注意到,和自己一起獲得前三的鏡海和白虛也都在裡面,看上去這兩個傢伙是想取巧的多,只是他們也不考慮一下,這比試怎麼可能真給他們取巧。

差不多一個時辰之後,又有十幾人先後退出,而此時剩下的人已經在十個以內了。

這十個人之中,反而並沒有鱗甲族、石人族這樣一貫以身體強悍聞名的種族,反而大多都是人族或者和人族更為接近的種族,很顯然,到了這個階段,已經不是比試身體,而是達到意志力比試的階段,能以人族這樣孱弱身體走到現在的人,意志力顯然要比其他種族強大的多。

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又有幾個人先後退出,如今在銀色月光之下,還依舊堅持的人,已經只有四個,除了林皓明之外,還有兩男一女,那兩個男子,其中一個就是最先要第二滴的人,而第二個則是一名頭髮赤紅如火的傢伙,而唯一的女子,則是一名看上去二十來歲,眉目間英氣逼人的女子,這是因為太過痛苦,如今顯得有些嬌弱。

比起一般人,林皓明算起來對元剎族了解的更多,元剎族之所以招募女子,更多的還是作為照看和守衛所用,畢竟元剎族融合轉化需要的都是年幼的女童,想來這些女子,多半作為守衛或者守護存在,就像龍美守在龍雲怡身邊一樣,女子表現的越強,想來能守衛的對象等級也更高,而且她們若是有後代,還是女孩的話,也有機會融合成為真正的元剎族人。

林皓明本以為,頂多一夜就會有人繼續退出,但是讓林皓明沒想到的是,那三個人就算再痛苦竟然也繼續堅持了下來,當最終徹底煉化了第二滴鍛體甘露之後,幾個人先後躺在了地上不停的喘息,彷彿整個人死了一般。

林皓明倒是表現的稍好一些,但也渾身大汗的大口喘息。

「你們四個還不錯,現在給你們半個時辰休息,半個時辰之後如果誰還想要第三滴的可以跟我說,不過提前告訴你們一聲,就算休息半個時辰,但煉化第三滴痛處,還在第二滴的一倍以上。」或許能堅持到現在不容易,愈念口氣也沒有之前那麼冰冷。

聽到一倍以上的痛苦,幾個人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那個女子在休息之後,第一個要求要第三滴。

有了人帶頭之後,那個第一個要第二滴的人,也要了第三滴,林皓明見此也同樣要了,而最後一人雖然臉上已經有了畏懼之色,但這個時候也不甘心落後,同樣要了第三滴。

對於林皓明來說,不管要幾滴,都只是感到有些清涼而已,但是對於那三人,劇烈的痛苦讓他們再也熬不住的嚎叫起來。

林皓明倒也不能顯得與眾不同,所以也露出極其痛苦的樣子,只是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嚎叫,而是咬緊牙關,苦苦的忍受。

到了這個時候,完全就是比誰能忍受的時間更長,而很快那個最後要第三滴的人,第一個人認輸了。

見到有人認輸,緊接著那個第一個要第二滴的人,也跟著認輸,顯然他也堅持不下去了。

那個女子望著林皓明,卻絲毫沒有要認輸的意思,雖然她痛苦的樣子徹底讓她的臉都扭曲了。

望著那女子痛苦的樣子,林皓明倒是有些無奈,畢竟自己堅持到現在,就是打算奪魁的,所以不管對方到底為此付出多少,林皓明也只能說抱歉了。

當然,為了表現的更加真實一些,林皓明此時展現的模樣彷彿也痛苦到了極點,只是因為毅力的堅持,這才沒有認輸。

時間就這樣又緩緩的過去,而隨著時間推移,那個女子望著林皓明的眼神越發怨毒,顯然她她如今身上痛苦都怪到林皓明身上。

林皓明對此雖然也猜測到一些,卻也不予理會,只是裝出苦苦堅持的模樣,就這樣一直到了深夜。

望著處於痛苦之中的兩個人,四姐妹臉上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望著夜越來越深,兩個人似乎也快崩潰了,愈往有些擔心的問道:「大姐,他們這樣下去,身體會不會奔潰,要不要阻止他們?」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