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四章圖騰神柱

第四章圖騰神柱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靈丹妙藥?我這樣的寒門子弟,能夠吃飽便算是不錯了,只吃靈丹妙藥哪裡是我能承受得起的?」

鍾岳搖頭,提起這盞銅燈準備離開返回劍門,突然他停下腳步,又折了回來。薪火小童好奇的看著他,只見鍾岳從葯簍里取出葯鋤,花費大半個時辰刨了個坑,向那屍骨拜了拜,將屍骨請入坑中,然後填土,又拜了拜,這才起身提著燈離去。

燈內的小童目光山東,露出讚許之色,靜靜地等他做完這一切,見到鍾岳將燈掛在胸前,沿著石壁攀岩而上,忍不住道:「堂堂的神族,你竟然不會飛,竟然還要靠兩條腿走,真是丟神族的臉面!純血的神族天生神聖,尾巴一動便可以馭氣飛行。」

鍾岳攀上山崖,笑道:「我沒有尾巴,也不是神族,自然不會飛。」

薪火小童從燈里跳出來,在他的衣服上行走,摸了摸他的尾骨,搖頭道:「你有尾巴,只是沒有生長出來。我從前遇到的伏羲神族,都長著一條蛇尾,你的尾巴為何沒有長出來?你不信?那你摸摸自己的屁股,看看是否有尾骨的痕迹。」

鍾岳向身後抹去,果然摸到自己的尾骨,心頭微震。

「難道我人族真的是伏羲神族的後裔?不可能,我人族弱小,可以說是萬族之中最低微的種族,怎麼可能是神族中最為尊貴的皇族後裔?」

他定了定神,奮力向山崖上攀去,有薪火和這盞銅燈,黑霾無法侵入,很快鍾岳便登上崖頂,四下看去,只見黑霾籠罩天地。

「薪火,你能否看到這黑霧裡到底有什麼?」

「堂堂的神族,竟然不會用自己的神眼去看……是了,你的神眼也退化了。你摸摸自己的眉心,是否微微凹下?那裡便是伏羲神族的第三隻眼睛,神眼的位置所在!」

鍾岳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果然摸到一個凹下的地方,心中更是狐疑,暗道:「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中的燧皇,也是長了第三隻眼睛,難道我人族也有第三隻眼?」

那盞破破爛爛的銅燈光芒漸漸明亮起來,照耀的距離越來越遠。黑霾濃郁無比,但這光線卻彷彿能夠穿破一切陰霾。

鍾岳順著燈光向四下看去,心頭不由駭然。

只見一隻巨大的腳丫子從天而降,踩在深谷之中,這隻腳丫子沒有血肉,只剩下骨骼,白森森的,約有半畝大小!

他抬頭向上看去,只見在他面前一個白骨巨人屹立在黑霾之中,身上披著破破爛爛的鎧甲,鎧甲上布滿銅銹鐵鏽,斑駁不堪,彷彿經歷了萬千年的古老歲月侵蝕。

白骨巨人的骨骼之上布滿各種瑰麗花紋,有如圖騰的圖案遍布所有骨骼,邁開雙足向前走去,身後拖著一條長長的白骨尾巴,抖來抖去,不知是什麼種族!

突然,一面破破爛爛的大旗悄然無息從鍾岳面前滑過,在半空中飄飄蕩蕩,又有一隻只巨大的白骨大腳從天而降,無聲無息的在黑霾中走動,這些白骨大腳,單單腳面都要比鍾岳高出許多!

還有不少白骨巨人從地底飄起,加入到這支白骨大軍之中,而地面卻沒有絲毫破損。

這些白骨巨人骨骼遍布圖騰紋理,歷經漫長歲月而沒有磨滅,他們彷彿沒有真正的形體,遇山則穿山而過,遇水則踏水而行,跟在空中的大旗後面,只有遇到那些活著的生靈時才會將對方的一身血肉吸走!

又有一頭頭巨獸出現,身上掛著腐爛的血肉,顱骨中鬼火幽幽,白骨巨人跨騎著巨獸,有些白骨巨人身上還掛著各種飛禽走獸的血肉,血肉蠕動,很是詭異。

而在更遠的地方,有一面面破破爛爛的旗幟在半空飛舞,更多的巨人巨獸出現,只是距離太遠鍾岳的目力不及,看不分明,只能看到躍動的一朵朵幽幽的鬼火,那是白骨巨人白骨巨獸的眼睛!

原本劍門山附近蔥蔥鬱郁,山巒蔥翠,此刻竟然彷彿變成了鬼魅橫行的魔域!

「這些是魔魂,神魔死後怨氣凝聚不散,形成的魔魂!」

燈里,薪火小童低聲道:「怨氣這麼強,這裡一定發生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讓這些傢伙怨氣不散。而且,這些神魔死後的魔魂,到底是在尋找什麼?這些傢伙死了以後還要尋找的,肯定是什麼了不起的寶貝兒!」

鍾岳吃驚道:「他們是神族?」

「有神族也有魔族,不過多是低等神族。只有伏羲、女媧、華胥、弇茲等九大族才是真正的神皇一族,血統最為尊貴。你體內有伏羲神族的血脈,可惜太稀薄了些,連死掉的這些神魔都遠遠不如,不適合傳承薪火,否則你便是這一代的薪火傳承者了。」

鍾岳辨明方位,向劍門山走去。

待到他走出聚雲山,陰霾中的魔魂已經散去,又過了半日時間,陰霾也消失不見。

魔魂陰霾散去,燈里的薪火小童也沒了聲音,這幾日有這個稀奇古怪的小生靈做伴,鍾岳卻也不覺得寂寞。猛然間薪火小童不再說話,他倒覺得有些不太適應。

他掀開燈罩看去,只見燈芯上的薪火小童消失不見,只剩下一朵指頭大小的燈焰。

「薪火,你還在么?」鍾岳晃了晃這盞怪燈,問道。

「別吵我。」

燈焰晃動,隱約露出薪火小童指頭大小的腦袋,打個哈欠道:「我這幾日燃燈抵禦黑霾,耗費了太多的精神,需要休息。須得儘快找到薪火傳承者,寄居在他的魂靈上,否則我也堅持不了幾年便會熄滅。我睡了太久,大不如從前……」

他又昏昏沉沉睡去,鍾岳想了想,將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