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九章胸襟氣魄

第九章胸襟氣魄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不用擔心,有我在區區一口魂兵還傷不了你。⊙頂頂點小說,23wx」

鍾岳識海中,薪火小童的聲音突然傳來:「不過我只能借你的身體出手,我出手之後只怕便會暴露,有不少人會打我的主意,你我只能亡命天涯了……咦?有人出手了!」

那魂兵只差一線便刺入鍾岳眉心,突然一隻手掌從一側探來,拇指和食指輕輕一捏,將刺來的魂兵捏在指間。

鍾岳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只覺魂魄都被魂兵中隱隱傳來的劍氣刺激得顫慄起來。

剛才這一幕險到了極點,讓他恍惚間只覺自己在生死之間遊歷了一趟!

「可惜!」

鍾岳識海中,薪火小童飛來飛去,嘆惋不已:「我還打算暴露之後,引爆被鎮壓在此地的那些魔魂,將那些魔魂釋放出來,把這座劍門山上所有人屠殺一空,然後你我浪跡天涯去尋找純血的伏羲神族……」

鍾岳打了個冷戰,薪火的這番話讓他覺得比剛才那一劍還要恐怖。

那魂兵猶自不斷震動,似乎要從這兩根指頭中逃脫出去。

「二伯,住手吧。」

這兩根指頭的主人乃是一個年輕男子,一身紫衣,形容俊美,目如星月,向田風氏老者笑道:「你暗中出手瞞不過鍊氣士,就算你殺了他也只會讓人笑話我田風氏的氣量。」

那田風氏老者心中一驚,連忙起身走出傳經閣,道:「你怎麼到上院來了?」

「左相生擊敗二伯,奪了我田風氏的碧空堂,壞了我田風氏的臉面,我田風氏豈能容忍?」

那年輕男子溫和一笑,道:「我此來便是前去會會他,看看他有幾分本事!」

那田風氏老者眼睛頓時亮了:「有你在,一定可以奪回碧空堂!」

那年輕男子搖了搖頭,笑道:「左相生做的卻也不錯,的確要給寒門弟子一個出頭的路子,碧空堂還是交給他掌管吧。我此次下山,主要是為我田風氏掙回臉面,將他擊敗,讓他知道我田風氏並非無人!」

他轉身看向鍾岳,躬身道:「我二伯無禮,我替他向你賠罪。」

鍾岳連忙還禮,對他不禁抱有幾分好感,道:「師兄是?」

「劍門鍊氣士,田風氏田延宗。」

田延宗起身,飄然而去,道:「二伯,不得為難他,我此次下山挑戰左相生為我族長臉,二伯不要讓我田風氏再丟臉了!」

那田風氏老者臉色陰晴不定,猛然拂袖返回傳經閣中。

「哈哈哈哈,左丘氏左相生師兄在否?」

田延宗人在半空之中,放聲大笑,笑聲傳遍群山:「田風氏田延宗,前來請教!」

鍾岳目送田延宗遠去,低聲道:「這個田延宗的胸襟氣魄,比左相生絲毫不遜,有此胸襟,有此氣度,也是豪傑……」

「無論是田延宗還是左相生,年紀都不大,二十許歲,比我也只是大了五六歲的樣子,便已經有這等氣象,這等胸懷,將來必然都會成為大荒中了不起的人物!」

「鍊氣士,他們才是我心目中的鍊氣士,真正的鍊氣士!」

鍾岳心神起伏有如大海,若是只看那田風氏老者的作為,鍾岳對成為鍊氣士並不神往,而看田延宗和左相生這二人,則讓他意識到什麼才是鍊氣士的心境胸懷!

「這次遭遇,讓你的心境突然開闊,沉澱,已經有了幾分的鍊氣士風度。」

鍾岳識海中,薪火小童讚許道:「將來你或許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鍊氣士,當然,鍊氣士這個檔次的土鱉,是遠遠不及純血的薪火傳承者的。」

鍾岳被他打擊慣了,並不放在心上,心道:「雖說田風氏不找我麻煩,但是還是沒有人將我收入門下,傳授功法。若是沒有戰鬥法門,我還是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比如剛才,那個上院弟子祭起魂兵,施展劍法,鍾岳便抵擋不住,只能靠小機靈來亂起耳目。倘若他也精通戰鬥法門,便不會只能躲避了。

只是現在雖說田風氏不找他麻煩,但上院的鍊氣士沒有人收他入門傳授功法,鍾岳便無法學到那些戰鬥法門,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實力。

「人生在世,胸中的志氣若是小了,就算天分再高也難能有所成就!他們不收我,難道我便不能主動去聽講么?只要能學到本事,又何必在乎名分?」

鍾岳眼睛一亮,邁步走入傳經閣,劍門的鍊氣士降臨上院,往往會在傳經閣中傳授上院弟子功法,今日傳經閣中便有十多位鍊氣士,各自教導百十位上院弟子,傳授他們修行的道理。

鍾岳走入一間靜室,站在角落裡,只見百十位上院弟子盤膝而坐,靜靜的聽台上的一位老鍊氣士傳道授業。

那位老鍊氣士見到他走進來,不由得微微一怔,輕輕頷首示意。

其他上院弟子也紛紛看來,老鍊氣士繼續開講,聲若洪鐘:「山有山靈,河有河靈,樹有樹靈,草有草靈,雲有雲靈,風有風靈,金有金靈,土有土靈,月有月靈,日有日靈!」

「感應天地之靈,便會在識海中形成相應的靈!」

「所謂靈,是圖騰之靈,祭祀之靈!」

「大荒子民,常年祭祀山巒,大河,神樹,靈草,風雲,日月,久而久之山巒河流樹木風雲日月便有了靈性,魂魄足夠強大的人,才會感應到天地間的靈性,然後接引到自己體內!」

「只有擁有靈,才可成為鍊氣士!靈和魂結合,便是靈魂,便是元神!」

「你們看,這便是我的靈!」

那位老鍊氣士頭頂突然浮現出一座劍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