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十二章劍氣驚雷

第十二章劍氣驚雷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蒲老說的那個人,原來是他!」庭藍月心神震蕩,獃獃的看著半空中那個馭雷橫跨長空,手握雷霆,如同傳說中掌控雷電的神靈一般的身影。+◆頂+◆點+◆小+◆說,23wx

傳經閣中,蒲老先生說得到他真傳的只有一人,所有弟子都以為蒲老說的是自己,最終庭藍月擊敗其他人獲勝,折服眾人,讓眾人以為蒲老說的那人是她。

庭藍月唯獨沒有與鍾岳較量。

鍾岳在演練奔雷劍訣時極為笨拙,當時庭藍月也未看出鍾岳劍法的奇特之處,所以她也認為自己得到了蒲老的真傳。

而現在,庭藍月看到半空中的鐘岳,觀想雷霆,馭雷橫空,施展出奔雷劍訣,春雷炸響,雷音滾滾,這才知道,只有這等奔雷劍訣,才是真傳!

春雷開寒冬,雷光耀九州!

鍾岳的奔雷劍訣與蒲老所傳的奔雷劍訣在招式上大相徑庭,那一株雷樹劈落,枝枝杈杈,都是奔雷劍氣,在奔雷劍訣中並無這一招,但是庭藍月卻從其中看到了與蒲老相同的神韻。

什麼是真傳?

這才是真傳!

學得最像的,只是學,而真傳則是領悟到精髓神韻,將老師傳授的東西,變成自己的知識,融會貫通,不拘於形!

最讓庭藍月震撼的還不是鍾岳的奔雷劍訣,而是他身後的那尊燧皇虛影,那是他以精神力顯化,凝聚出的燧皇形態。

那種威嚴,庭藍月遙遙望了一眼便感覺到無邊的霸道,似乎可以碾壓諸天,讓一切臣服!

「不過,他的膽子太大了吧?」

庭藍月心頭亂跳:「那變異異魔天生圖騰紋纏繞周身,豈是這麼容易對付的?」

她距離鍾岳還是很遠,只見下方那頭變異異魔雙臂翻飛,化作雪亮的刀光,皮膚下浮現出的圖騰紋越來越亮,面孔猙獰,竟然迎著雷光縱身躍起,閃電般向半空中的鐘岳殺去,不躲不避,攻勢霸道無比!

咔嚓!

雷樹劈中那頭變異異魔,異魔被劈得皮肉綻開,破開的肌肉皮膚,都被燒焦,慘不忍睹。

庭藍月心中卻暗道一聲不妙,奔雷劍訣對付異魔這等魔族極為有效,但那是普通的異魔。普通的異魔心臟被骨包包裹起來,利刃都難以刺入其心臟中,唯有雷霆化作劍光,能夠毫無澀滯的刺入,將其斬殺。

而變異異魔不同,變異異魔的全身骨骼包括骨包都已經全部被無比純凈的玄鐵替代,玄鐵引導雷霆,導入全身玄鐵所化的骨骼,傷不到他的心臟!

不僅傷不到心臟,甚至連其大腦也無法傷到分毫,變異異魔的大腦被玄鐵所化的頭骨包圍,奔雷劍訣根本無法刺入其中!

鍾岳奔雷劍訣的威力比庭藍月施展時要大了數倍,但是也不可能威脅到變異異魔的性命。

而且,庭藍月看到鍾岳身後的那種異象,以及他精神力觀想出的雷樹劍光,便知道鍾岳的奔雷劍訣威力雖大,但對精神力的消耗也是極大!

這種程度的消耗,持續不了多長時間,精神力便會耗盡!

精神力耗盡的話,變異異魔想殺鍾岳簡直輕鬆無比!

「鍾師弟用奔雷劍訣對付變異異魔,非常危險!」

果然,那頭變異異魔雖然被雷樹劈中,但是勢頭卻絲毫未減,下一刻便來到鍾岳腳下,犀利無比的刀光閃電般向鍾岳斬去!

而在此時,鍾岳腳下雷光滋啦作響,電光四濺,將他的身形從半空中平平挪開十多丈,避開變異異魔的雙刀。

咔嚓!

又是一株雷樹劈出,劈落在從半空墜落的那頭異魔身上,異魔被劈得全身肌膚炸裂,身不由己向地面跌去。

鍾岳也難以繼續馭雷橫空,身形也在向下墜落,同時雙手交錯,一株又一株雷樹相繼劈落,斬在異魔身上。

庭藍月向前疾奔而去,心道:「鍾師弟畢竟是剛剛進入上院,沒有經歷多少戰鬥洗禮,戰鬥意識薄弱。他用這種大消耗的招式,只怕剩下的精神力不多了,希望還能來得及救他……」

咚、咚。

一人一魔先後落地,隨即雷霆滾動之音和異魔的吼聲傳來,接著碰撞聲,大地震動,亂石紛飛!

鍾岳和那頭變異異魔落下的地方是一處山坳,庭藍月急切間無法看到戰鬥實況,只能看到鍾岳精神力所化的燧皇在急速移動之中,應該是鍾岳與那頭變異異魔戰鬥時,不斷移動身形。

「鍾師弟落地的話,便要吃大虧了。異魔不會飛行,他在空中可以壓制異魔,但落在地面上,變異異魔的速度便會無比驚人,以他的速度根本無法避開異魔的攻擊……」

她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見鍾岳精神力所化的燧皇高高彈起,緊接著鍾岳的身形也隨之彈起,流星般飛出山坳,如同遭到重擊!

看到這幅景象,庭藍月心中一沉,鍾岳飛出山坳,分明是遭到了異魔的重擊,被擊飛出去!

變異異魔擁有數萬斤神力,只怕輕易便可以將鍾岳碾碎!

她快速奔過去,卻見鍾岳踉蹌落地,腳下不斷錯步後退,將變異異魔的力量卸去,沒有如她臆想中的那樣遭到重創。

反而,鍾岳周身浮現出無比熾烈的雷紋圖騰,這些精神力所化的雷紋圖騰組合在一起,化作一條雷霆蛟龍纏繞在身上!

「蛟龍圖騰繞體訣?」

庭藍月飛速接近,心中又是一震:「他將煉體之法和蒲老所傳的奔雷劍訣融為一體,藉助雷霆之力,強化了身體的強度,難怪能夠承受異魔的重擊也沒死……」

她如今才知,蒲老說鍾岳得其真傳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