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十四章暴起

第十四章暴起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劍門上院弟子每月只有一次機會進入魔墟,誰也不想放棄這個機會,因此這次被困在此地的上院竟然多達千人!

他們也是該有此劫,魔墟一直以來都是上院弟子的歷練場,雖然也偶有上院弟子在歷練時喪命,但從未出過大紕漏,因此劍門高層的鍊氣士對魔墟的關注不多。

上院弟子進入魔墟歷練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誰都不曾料到,此刻竟然形式逆轉,上院弟子變成了獵物,而魔墟的魔族則成了獵人,狩獵劍門的弟子!

方圓百里之地,近千位上院弟子來回奔逃,有的聚集在一起抵抗,有的則東躲西藏,一**魔族則在來回掃蕩,搜尋這些上院弟子。

不知多少上院弟子被擒,手腳被捆綁在一根根擔子上,無力掙扎,如同豬玀一般,被兩個魔族肩抬擔子向魔墟深處走去,不知被送到何處。

還有不少上院弟子甚至在抗爭中被殺!

魔墟數以萬計的魔族蜂擁而來,遍布方圓百里的範圍,讓剩下的上院弟子能夠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小。

「上古時人族卑微,在我魔族面前就是兩隻腳的羊,只有做犧和牲的命!從前我魔族祭祀用的牲口,都是人族!」

諸多魔族掃蕩之時哈哈大笑,打擊那些敢於反抗的上院弟子的信心,詭異的笑聲傳來。

「一排排人族捆綁在擔子上,放在火上烤,抹上油烤得噴香!」

「一刀捅下去,人血放滿盆,敬天地之靈,祖先之靈,讓祖先的靈品嘗美味的人血!」

「這些卑微的牲口居然造反,鎮壓我們,如今是該讓這些牲口知道誰才是天地的主人了!」

……

鍾岳、庭藍月、河承川等人聚集在一起,連番多次遭遇魔族的掃蕩圍剿,上百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其他人都在混戰之中被擒,也有人被殺。

剩下的這十幾個人也個個帶傷,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傷口,狼狽不堪,即便是實力最高的鐘岳、庭藍月和河承川也沒有好過,在幾次戰鬥中險些被變異魔族斬殺。

鍾岳得到的那具異魔屍骨因為太重,背著不利於戰鬥,被鍾岳丟在戰鬥之中,只剩下異魔屍骨的手臂,兩口錚亮的大鐮刀被他留下,當成兵器。

這兩口玄鐵鐮刀長達八尺,一人多高,雖然不是魂兵,但鋒利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鍾岳祭魂其中,玄鐵鐮刀來去如風,一刀下去切割魔族肉身幾乎沒有半分阻礙!

只是,這裡魔族實在太多了,而且從前在此地歷練,變異魔族蹤跡難尋,而現在變異魔族多得令人髮指,幾乎每百頭魔族中便有一頭變異魔族!

即便是鍾岳,在與其他變異魔族的戰鬥中也幾次死裡逃生,雖然他已經斬殺了一頭變異異魔,但異魔在魔墟中只是最低級的魔族,地位還不如蛛魔,其他變異魔族的實力,都要比變異異魔強橫許多!

其他種族的變異魔族有的羽毛乃是金精組成,鋒利至極,有的蛛絲堅韌無比,玄鐵鐮刀需要連砍十幾刀才能砍斷,有的骨骼長在體外,骨骼乃是金屬組成,如同厚重無比的鎧甲,各有厲害之處。

經歷這些場戰鬥,河承川等人也見識到鍾岳的強悍彪悍之處,奔雷劍訣在他手中變得犀利無比,人擋殺人魔擋殺魔!

而且,鍾岳可以在施展奔雷劍訣的同時,祭魂在玄鐵鐮刀之中,鐮刀所過之處成片的魔族倒下,比祭魂魂兵的庭藍月還要強橫幾分,令人側目。

只是如今處境實在兇險,變異魔族越來越多,鍾岳的實力雖高也沒有多大用武之地,不是那些變異異魔的對手,因此眾人只是驚訝一下,更多的則是擔憂他們的處境。

「我們若是一直沒有離開魔墟,肯定會被劍門高層察覺異樣,然後進入魔墟查看。」

庭藍月給眾人鼓勁道:「咱們只需堅持兩三天時間,便會有鍊氣士下來,平息這場暴亂。」

「兩三天時間?只怕堅持不到了。」

河承川露出苦笑,抬頭看天,只見天空中一群又一群鷹魔飛行,穿梭來去,銳利的鷹眼搜尋上院弟子,道:「庭師姐,這裡的魔族越來越多,變異魔族也是越來越多,我們能夠堅持一個時辰都是僥倖了!」

一位女弟子嘆息道:「若是有人能夠逃出魔墟,稟告兩位長老便好了。」

鍾岳閉目凝神,暗自觀想,魂魄來到識海之中,道:「薪火,你有沒有辦法逃出去?」

「這裡的低等魔族太多,憑你們的實力根本無法逃脫。」

薪火小童很是乾脆,道:「而且我還感應到魔族鍊氣士的氣息,雖然都是小角色,但對你們來說還是太強了。我感應到這魔墟之中,還有一些秘密,隱隱透露出古老氣息,很是陰暗、邪惡……」

「魔族鍊氣士?」

鍾岳不由打了個冷戰,鍊氣士是何等強大,對於他們這等上院弟子來說幾乎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這魔墟中竟然出現了魔族鍊氣士,看來的確極為不妙!

「除了魔族鍊氣士,還有陰暗邪惡的古老氣息?難道比魔族鍊氣士還要強大?」

「比魔族鍊氣士要強大太多了,但是這些古老氣息好像被鎮壓起來,也好像是陷入沉睡,或者已經死了,只是隱約間流露出一絲氣息。」

薪火小童細細感應,道:「我感應到這些魔族鍊氣士在準備一場大祭祀,將這些古老氣息喚醒,若是真的將他們喚醒的話,樂子就大了,絕對可以讓劍門的土鱉鍊氣士大亂一場!伏羲神族的少年,你若是將身體交給我來掌控,我倒可以帶著你一人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