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二十二章空谷紅衣(周一求推薦!

第二十二章空谷紅衣(周一求推薦!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鍾岳墜地的同一瞬間,他的精神凝聚所化的另一條蛟龍已然來到虞飛燕身邊,猛地將這少女纏住,施展出馭雷橫空,連續撞倒一株株大樹,堪堪落下。○

但虞飛燕魂不守舍,識海被心魔控制,落地時還是連栽十幾個跟頭,這才停下。

好在她雖然沒有刻意去煉體,身體卻也比尋常人強橫不知多少,並未被摔傷,只是白皙的皮膚上多出幾處青淤的痕迹。

這少女還是驚魂未定,目光中充滿了恐懼,心魔依舊未消。

「師姐,救命啊!」

上空傳來桃黛兒大呼小叫的聲音,鍾岳抬頭看去,只見那紅衣少女手舞足蹈從半空中掉落,不過速度卻是很慢。

「咦?這種觀想法門很是奇特,觀想的是雲氣。」

鍾岳細細看去,只見桃黛兒周身有雲氣纏繞,放慢了她的下墜速度,心道:「蒲老曾經說,雲有雲靈,雲被人膜拜,便不會消散,久而久之便有了靈性。桃師姐可能走的路子,便是雲靈的路子。」

雲靈飄渺,無定形,無定性,可以化風,可以化雨,可以化雷,可以騰空而起,可以落入山間,是很玄妙的一種靈。

虞飛燕回過神來,畢竟是女院實力位列的第一的大師姐,很快觀想魚龍,將識海中的心魔煉化,瞥見桃黛兒從上空跌落,連忙快步跑過去,道:「桃桃,我來接住你!」

噗通。

桃黛兒從她前面墜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七葷八素。

「師姐,你是故意的!」

「不是。」

虞飛燕收回沒有接住桃黛兒的雙手,臉色淡然:「桃桃,我很想接住你,但是沒接住,我失手了。」

桃黛兒爬起來,揉著屁股,嗔怒道:「你分明就是故意的,才不是失手!」

虞飛燕偷偷看了遠處的鐘岳一眼,悄聲道:「真的沒有,剛才我便失手了一次。」

「胡說,你分明是出了丑怕一個人丟人,這才也讓我摔一跤。」桃黛兒憤憤道。

兩個少女低聲吵吵,突然瞥見鍾岳又在山林中尋到一塊大石頭,竟然又背在身上,打算攀到崖頂,兩個少女對視一眼,向他走去。

「鍾師弟……」

虞飛燕沉默片刻,這才道:「謝謝。」

鍾岳觀想蛟龍,笑道:「應該的,畢竟師姐跳下來時也是毫不猶豫。兩位師姐,我還需要修鍊,便不陪你們了。」

「誰要你陪?」

桃黛兒啐道:「我們又不喝酒!」

虞飛燕挖她一眼,道:「師弟這是在修鍊?」

「不錯。踏過生死之間,激發潛能,戰勝大恐懼大恐怖,竭力求生,這便是我的修鍊方式。」

鍾岳笑道:「師姐剛才也經歷了生死之間,應該知道滋味如何。」

「生死之間……」

虞飛燕深深看他一眼,突然身後呼的一聲張開兩道黑色翅膀,振翅而起向崖頂飛去,道:「既然你在修鍊,那麼我你之戰便等到改日!」

「師姐,你又把我丟了!」

桃黛兒連連跺腳,連忙觀想雲氣,身體慢慢悠悠的飛了起來,慢吞吞的向山崖上空飛去,向鍾岳道:「鍾師弟,我們下次再找你來陪,我先走一步……喂!你等等我,不要爬得這麼快!死雲,臭雲,你倒是飄得快一些……」

鍾岳攀到崖頂之後,桃黛兒還在半山腰上飄著,不過那黑衣少女虞飛燕卻已經不翼而飛,應該已經走遠了。

「飛行之術,的確玄妙。觀想雲、鳥,皆可以飛行,若是馭雷飛行,速度固然快,但消耗也是極大,而且沒有羽翼飛行靈動。待到下次講課日,我看看是否能夠學到一種飛行法。」

他感覺到,飛行法無論是對他這等上院弟子還是鍊氣士,都極為重要,不僅在戰鬥中有用,即便是日常趕路作用也不小。

呼——

鍾岳背負大石,縱身跳下山崖,途中經過桃黛兒身邊,他躍下山崖登上山崖,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個時辰,只見那紅衣少女依舊竭力向崖頂慢悠悠的飄去。

鍾岳墜落掀起的大風,將這少女颳得不斷往下沉,惹得她大呼小叫。

過了不久,鍾岳背負大石攀上山崖,桃黛兒又是大呼小叫,讓他慢一點。

「鐘山氏,你再敢從我身邊跳下去,我便跟你沒玩!」

那紅衣少女再次被鍾岳跳下山崖帶起的颶風吹落下百丈之深,終於動怒,嬌怒道:「你敢再做一次,我便在庭師妹面前說你調戲我,讓你沒有好果子吃!」

鍾岳背負大石再次經過她的身邊,認認真真道:「我與庭師姐真的沒有關係。」

桃黛兒縱身一躍,跳到他的背上,眉開眼笑:「你背我上去,便算你們沒關係。」

鍾岳只覺身上也沒有增加多少重量,心知這女孩身子輕,柔若無骨,而且還觀想雲氣來減輕重量,免得自己背不起她,心道:「桃師姐倒是個體貼的人,剛才也跟著跳下山崖,有這種心腸,難怪會有那麼美妙的歌聲。」

「桃師姐,不如唱支歌來聽聽?」鍾岳提議道。

「不唱。」

鍾岳作勢要將她扔下去,嚇得少女連忙抱住他的脖子,道:「我唱,我唱!你這人這麼壞,我真不知庭師妹喜歡你哪一點兒!」

桃黛兒在他背上輕歌曼語,清唱一曲,空谷歌聲,空靈無比,一曲歌聲還未落下,鍾岳已經帶著她來到崖頂。

桃黛兒坐在湖邊,腳丫撥打湖面,口中歌聲未落。

鍾岳跳入飲馬台的湖泊中,清洗身上的汗水和污垢,歌聲如同少女的指尖拂過他的心靈,帶走身心的疲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