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二十四章蠻橫

第二十四章蠻橫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這十幾日以來,他都是在一門心思修鍊,對於其他事一無所知,待到傳經閣再次開啟的這一天,只見許多上院弟子談論的,往往是年終的那場無禁忌對決。

「我剛剛進入上院沒多久,還不知上院弟子居然對無禁忌對決如此看重!」

鍾岳一路走來,從這些上院弟子身上感應到一股肅殺之氣,心中不禁感慨道:「不過這也正常,無論是寒門子弟還是名門大族的子弟,十六歲不修成靈,都會被驅逐下山,因此這場無禁忌對決恐怕是所有上院弟子成為鍊氣士的希望!當然,我若是達到薪火的要求,倒可以不用藉助靈空殿便可以修成靈。不過薪火的要求極高,簡直堪稱變態,以我現在的本事遠未達到他的要求。」

傳經閣外,甚至還有不少弟子出手較量,不僅有各種觀想戰鬥之法,還有圖騰神柱以及魂兵這等寶物,很是激烈。

數以百計的上院弟子在一旁圍觀,分為一個個戰圈,各有兩位弟子爭鋒,手段百出,各種觀想之法被施展出來。

甚至鍾岳還看到有人身現羽翼,振翅飛在半空之中,魂兵來去如電,在空中爭鋒,絢麗奪目的戰鬥手段層出不窮!

「這是做什麼?咦,怎麼上院中多出許多陌生面孔?」

鍾岳凝目看去,只見參加戰鬥的一方都是陌生面孔,與上院弟子對陣,突然,半空中一位上院弟子被打落下來,重重墜地,倒地不起,好在沒有損傷性命。

顯然,這不是一場單純的較量那麼簡單,同門較量點到為止,而這些人出手太重,不像是同門較量!

「噗——」

突然,鍾岳看到一個戰鬥圈子中一個熟悉的身形高高飛起,被對手一擊送上半空,無力的向地上摔去。

鍾岳心念一動,精神力飛出化作蛟龍,將那人接住,輕輕落地,鍾岳大步上前,道:「河師兄,這是怎麼了?他們是誰?」

被擊飛出戰鬥圈的正是河承川,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怒道:「這些傢伙是在內門修行的外門弟子,來上院砸場子的!」

「在內門修行的外門弟子?」

鍾岳微微一怔,頓時醒悟過來。想要成為內門弟子跟隨劍門的堂主或者長老修行,須得修成靈,成為鍊氣士。不過大氏族都有一些特權,大氏族的核心子弟會被族中的鍊氣士收到身邊,隨時教導傳授功法,指點修行。

比如有虞氏的虞飛燕,她便可以隨時上山向有虞氏的鍊氣士請教修行上的難題,不過虞飛燕不喜歡住在內門,而其他氏族的核心弟子則往往住在內門,與上院弟子平日里很少碰面。

這些人雖然在內門修行,但依舊是外門弟子,等到年終的無禁忌對決時也必須前來考核,如今無禁忌對決日期臨近,便有不少這樣的弟子從內門趕來。

至於為何向上院弟子出手,則是因為他們這些人對上院弟子的實力也很陌生,因此想要摸清上院弟子中都有那些高手對自己有威脅力。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這次來的人,是十大氏族中水塗氏和黎山氏的核心子弟,不僅我被打了,庭師姐也被打了!」

河承川吐出口中的血沫子,怒道:「太不講理了,說好了不下重手,結果庭師姐被他們打成重傷!」

「水塗氏?」

鍾岳眼中精光一閃而過,心中一股怒火湧出,面色卻絲毫不變:「水塗氏!水塗氏的鍊氣士,與魔族勾結,放出天象老母,水塗氏的高層將水清妍師妹召上山,結果水師妹被天象老母寄生,魂飛魄散!嘿嘿……」

「抬手便是蛟龍飛出,這位師弟實力不錯,不知有沒有興趣較量一二?」

擊傷河承川的那位弟子目光落在鍾岳身上,笑道:「我觀你觀想出的蛟龍,帶著雷霆圖騰,似乎蘊藏著奔雷劍訣,你應該也是蒲老先生的門下吧?蒲老先生門下弟子的本事,我都領教過了,實在稀鬆。不過你不同,竟然將蛟龍圖騰與雷霆圖騰結合,看來你是得到真傳的人,有些本事。」

他的目光極為老辣,不愧是跟隨鍊氣士修行的弟子,單單眼界見識,便要比上院弟子高出許多。

鍾岳面色如水,如古井無波,輕聲道:「你是水塗氏還是黎山氏?」

那位弟子笑道:「水塗氏水令山。」

鍾岳點頭,邁步向前走去,河承川忍住傷痛,連忙抓住他的手,低聲道:「鍾師弟,不要下重手。水塗氏是十大氏族,你已經得罪了田風氏,與他較量平手也就算了……」

鍾岳輕輕掙脫他的手掌,臉上露出笑容:「師兄放心,我有分寸。」

「不要下重手?」

那水塗氏水令山啞然失笑,道:「應該是我不要下重手才對。實不相瞞,剛才與他交手,我只出了七分力。這位師弟,你可以痛痛快快的全力出手,希望你能有點像樣的本事。」

「好。」

兩人距離十丈遠近,鍾岳輕輕眯了眯眼睛,嘴角動了動:「水塗氏……」

轟!

他腳下青石板轟然炸開,四下崩飛,而在鍾岳站立的地方,突然間地面沉陷,出現一個深達尺許的腳印,腳印的形狀有如龍爪,比尋常人的腳印大了十幾倍,彷彿是一頭兇惡至極的蛟龍突然發力,把地面踩塌!

鍾岳的身形一瞬間縱出,在縱出的一剎那,龍吟震蕩傳來,只見他的身體四周一頭惡蛟龍身扭轉盤旋,飛一般圍繞他的身軀、軀幹,纏繞起來!

水令山眨眼,眼睛再次張開時,鍾岳已經站在面前,手臂纏繞著粗大無比的龍軀,整條手臂倍